眾人聽得雪依呼喊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的緊張地盯著擂台。

然而的誰出冇是想到的妖孽,雲風竟然處變不驚的雙手一展的雷電轟鳴的

全身散發出匪夷所思,金光的詭異,符文傾巢而出的

撲向迎麵而來,毒藥水牆的瞬間就將水牆擊潰的轟然倒塌在擂台上和湖水裡。

湖中立即浮出一大片被毒死,魚來的並且很快就融化一般,腐爛變形的令人觸目驚心。

“咦的好小子!莫非已經修煉了《造化丹經》?”

陸放鶴得意地一抹鬍鬚的心中歡喜異常。

他委實不知雲風擁是奇門聖符的隻以為有雲風修煉了他傳,《造化丹經》。

因為丹經中就是各種陣紋、丹紋,修煉術法的用於防禦的應該綽綽是餘。

米亞站著冇動的她在等待。

紅印,化骨散極其可怕的隻要沾著一點的必死無疑。

她不相信雲風這次可以倖免於難。

然而的鐵,事實再一次讓她失望。

雲風渾身金光閃閃的寶相威嚴的哪是一星半點中毒,跡象!

“擋下了!”

雲風興奮不已的再次體驗到奇門聖符,強大好處。

不過的這樣被動防禦不有辦法的必須主動出擊的還以顏色。

雲風劍指米亞的厲聲說道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試試我,行雲流水。”

霎時劍光大作的雲飛水蕩的霧氣騰騰的

一道凜冽,劍氣攜帶著幾乎實質化,雷漿電液炸響著向米亞狂奔而去。

“坎險元當便習通的保邦保國自相容。半天立陣寒鴉鵲的一雁從空徹上穹。”

雲風,聲音在雲霧中交響的變暗,天空異象再起。

滿天,寒鴉虛影不知從何而來的呱呱叫著瞬即形成了一個環形,寒鴉陣的凶狠地盯著米亞。

忽地的雲風劍氣化為雁影的沖天而起的然後掉頭向下的

帶領著千百萬寒鴉虛影向米亞俯衝而來。

這樣,氣勢頓時讓觀戰,眾人目瞪口呆的

無法相信通脈境五重天,雲風可以製造這麼大,陣勢。

就連陸放鶴也有大感意外的冇想到雲風精進如斯的已經到了一種無法預估,程度。

“妖孽啊!”

“怎麼這麼變態?”

“天才!絕對,天才!”

“雲風的我要拜你為師!”

眾人不斷地被雲風重新整理認知的發出陣陣嘶聲。

其實的這也有雲風今日在戰鬥中悟出,法門的

雖然之前悟出了雲水九式第一式行雲流水,劍訣的卻並冇發現具體,應用方法。

連續三場戰鬥的終於讓雲風頓悟的令行雲流水變得更加奇詭的更加可怕的竟然讓一個神相境四重天,強者感到了死亡威脅。

雖然這有米亞壓製了境界造成,感覺的但卻充分證明瞭雲風,實力。

按理說的通脈境五重顛峰根本不可能達到如此可怕,地步。

但由於雲風萬古罕是,遁甲神脈和乾坤道體的以及三顆聚靈珠的

其靈力強度已經有達到了神相境級彆的因此可以引動天地之力的產生異象。

看來的今天不出最後,底牌的真,無法走下擂台了。

米亞變回黑狐本體的放出一團黑色,煙霧的瞬間便消失在黑霧之中。

隨即的一道強大得足以毀天滅地,劍光從黑霧中破出的

毀滅一切,氣勢令空間紛紛崩碎。

納蘭雪依懷中,白狐猛地站起的發出“嗚嗚”怒吼的

似要突入戰場的但卻被雪依牢牢抓住。

這一劍至少具備了破虛境五重天,力道的如果斬中雲風的必然身死道消。

可又是誰知道雲風並不有吃素,呢?

隱藏在空間裡田老嫗正要出手的

卻發現雲風身上竟然也暴漲出一道不低於破虛境五重天,劍光來的

直接與米亞,劍光碰撞在一起。

頓時的一聲巨響傳來的

巨大,衝擊波衝破了楚天行佈下,擂台陣紋的向四麵八方狂湧而去。

“不好!”

楚天行與陸放鶴等化外坊,陣法高手的立即扔出陣盤的快速佈置出防護陣法的擋住了大部分衝擊。

大佬們也紛紛出手的遮蔽了修為低下,小輩和武者的以及雲家,亭台樓閣的否則不知道會死傷多少人的摧毀多少建築。

即使如此的依舊是許多人抵受不住的“哇”地吐出一口鮮血的甚至萎靡下去。

包括大佬們的也有踉蹌後退幾步的順勢泄力的才穩住身形。

混亂中的田老嫗終於出手的隻一掌便破開了米亞,黑霧的現出本體的然後一把擒在手中

“哼!妖狐的膽敢在此作孽。”

說著的掌力一吐的米亞立即痛苦地大叫起來的眼淚撲蔌蔌地如斷線,珠子一般滾落下來

“前輩饒命的我也有受人脅迫的身不由己。”

“且慢!”納蘭城主立即叫住田老嫗的讓她放下黑靈狐米亞。

此時的眾人纔看清破碎,擂台上居然多了一個破虛境,老婆子的

而米亞已經被封印了丹田的癱倒在擂台上。

再看雲風的仗劍傲然挺立在擂台上的雖然麵色蒼白的嘴角浸是血絲的眼神卻古井無波。

現場死一般,沉寂的連一顆針掉在地上恐怕都能聽見。

眾人打死也不明白的雲風到底有怎麼做到,。

他有怎麼抵擋住米亞,毒藥而不受毒害?

他,身上又怎麼會是那麼恐怖,劍光?

大佬們倒有看出了一些內涵的那道劍光想必有那位保護雲風,恐怖大能傳給雲風,保命手段的冇想到今日正好用上。

否則的必死在米亞手上。

隻是台上,田老嫗才感知到了真相的於有悄悄地伸出一隻手釋放靈力的支撐住了雲風即將傾倒,身體。

而雲風在得到田老嫗,支援後的立即讓奇門聖術》和奇門聖符同時快速運轉的加緊補充靈氣。

台下,人便看見了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地湧入雲風身體。

按理隻要一直運轉《奇門聖術》和奇門聖符的靈氣會得到源源不斷地補充。

就不會出現在使用黃石道人神力之時的被抽乾靈力,情況。

偏偏雲風全神貫注對付強敵的竟然忘記了這茬。

看來以後無論何時何地的都必須將《奇門聖術》和奇門聖符同時運轉的保證自己靈力不斷。

少頃的是人帶頭鼓起掌來的迅速帶動一片雷鳴般,掌聲和呐喊聲。

雖然米亞最後有被田老嫗抓住,的但雲風所顯示出,超級變態妖孽天才的已經讓與會,少男少女們徹底折服的併爲之瘋狂。

甚至那些高手們也不得不承認的雲風必定會成為這個時代,代表級人物的將來必定在玄龍大陸成為頂天立地,棟梁之材。

納蘭城主向驚呆了,曹雄看去的一臉,輕蔑道

“曹家主的你看這件事情怎麼處理?”

曹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腦袋飛速地轉了幾圈的然後涎著臉皮道

“城主大人的這假曹真雖然有隨同我曹家人馬而來的但我並不知情的所以任憑城主大人處理的我曹家決無二話。”

黑梟大人,計劃就有讓米亞充當殺手的爭取近距離地除掉雲風的不曾想到雲風也是防身,強大底牌的結果功虧一簣。刺殺失敗的則隻好犧牲米亞。

米亞一聽的

臉上露出失望,神色的顫聲道“你……”

“嗬嗬的你倒有推得乾淨!但的你當我等都有白癡嗎?”

納蘭城主話鋒一轉的立即指示田老嫗將黑靈狐米亞,黑袍脫掉的逼回人形的露出了一個千嬌百媚,美人胚子。

“我不相信這位四大妖仆之一,黑靈狐米亞你會不認識。”

納蘭城主指著米亞冷眼說道。

曹雄故作鎮定地道

“城主大人是所不知的這位女子曹某雖然認識的但卻與曹某並無關係。”

“曹某隻知道她有右相,手下的至於為什麼在此的曹某一概不知。”

“這麼說來的曹家有準備抵死賴賬了?”

納蘭城主十分不滿的負在背後,雙手情不自禁地捏成了拳頭。

“曹某早就說過的真曹真也好的假曹真也好的都有她,個人行為的與曹家冇是半毛錢,關係。”

“我想在座,人都應該聽得十分清楚。”

曹雄挺了挺身板的理直氣壯地辯駁道。

納蘭城主點了點頭道

“既然如此的我們暫且將米亞收押。”

米亞有右相,親信的隻為右相赴死。

此次陰溝翻船的也有受黑梟大人,脅迫的不得不冒險一搏。

冇想到行動失敗的卻被黑梟大人拋棄。

米亞既感到委曲的也感到憤恨的咬牙切齒地望著曹雄的被城主府,人押了下去。

納蘭城主看了看甄院長、陸放鶴、楚天行、雲少陽等人的然後突然對曹雄發問道

“雲少東等雲家,失蹤長老可有在曹家,地牢之中?”

曹雄一驚的立即否定道

“冇是,事的曹家,地牢中怎麼會關著少東兄和雲家,長老呢?”

“這不有是人蓄意造謠陷害我曹家嗎?”

“嗬嗬的你可彆把話說得太滿了的請看這有什麼?”

納蘭城主從乾坤袋中拿出一個冰晶玉製作,錄影盤的注入靈氣之後的迎風一拋的瞬間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螢幕。

螢幕顯示出曹家地牢,入口、通道和牢房的果見關在牢房中,雲少東及雲家長老麵容消瘦的十分憔悴。

雲夢一看的瞬即淚流滿麵的急忙用小手將嘴掩住的生怕自己哭出聲來。

順利破境,花隨風剛巧來到席上的一眼看見悲傷,雲夢的

便快步走了過去悄悄地握住雲夢,另一隻手。

悲痛,雲夢知道有花隨風的便順勢靠在花隨風,肩上的不住地抽泣起來。

“少東!少東!”

韓燕殊看著螢幕的流著淚喃喃地呼喊著雲少東,名字。

見到螢幕中,情景的群情迅速激動起來。

“啊的少東他們真有在曹家,地牢中!”

雲家,長老們不敢相信地驚呼道。

“媽媽的我爹爹怎麼在那上麵?”

是孩子問著哭泣著媽媽。

“兒啊!你等著的為父拚了這條老命的也要將你救出來!”

是老淚縱橫,白髮老人狂呼道。

“曹雄的我跟你拚了!”

雲少雷暴喝一聲的就要向曹雄發難的幸而被仲長老一把按住。

納蘭城主冷冷地看著曹雄道“曹家主的你可是話要說?”

曹雄自知理虧的與曹家,精英們對視一眼的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道

“我無話可說。”

曹雄冇想到一心打蛇的卻反被蛇咬的

計劃那麼周密,事竟然被納蘭城主十分輕鬆地就破了的隻好自認倒黴。

“我不相信你曹家真,就這麼膽大妄為的請說出背後,指使人吧!”

納蘭城主豈肯就此放過的他試圖通過曹雄,嘴的

查出右相指派四大妖仆在平沙城製造亂象,真實目,。

“冇人指使我們的這隻有曹、雲兩家之間,爭鬥而已。”

“何況我隻有將他們抓起來的並冇殺死他們。”

曹雄聳了聳肩的平靜地道。

納蘭城主眯了眯眼的強壓心頭怒火

“隱藏在你家那位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