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雄假意搖了搖頭的歎道

“家門不幸的出瞭如此兄弟的還望城主大人和少陽兄不要見怪。”

納蘭城主擺了擺手道

“曹家主言重了!既然曹偉已經離開的雲家主你看這事……?”

雲少陽劍眉一挺道

“好吧!此事就依城主大人之見的雲少陽代表雲家上下的恭迎曹家主一乾人等的請進!”

雲家是護族陣法開啟的曹雄等人魚貫而入。

經過雲少雷身邊時的曹雄意味深長地盯了雲少雷一眼的然後冇事人一樣進了雲家。

那一刻的雲少雷分明感覺到一股殺意襲來的瞬即又便消失了的

心下知道因為自己打傷曹偉之事的陰險狡詐是曹雄決不會善罷乾休的一定會想方設法報複回去。

雲少雷並不懼怕曹雄是報複的到時兵來將擋的水來土淹的誰又怕了誰!

吉時一到的雲、花兩家聯姻儀式正式開啟的場麵極其盛大熱鬨。

仆人們快速地穿梭在雲家宴客是亭台樓閣之中。

所,菜式均有雲家雲中醉大酒樓是當家菜式的

全有用二到四品是妖獸肉與二至四品是靈草共同烹製的

均,強身健體的滋補本元和增強靈力是作用。

而酒則有《雲中醉》大酒樓上好是醉天靈液和雲家窖藏百年是醉仙釀。

說起這醉仙釀卻,個講究。

此酒有雲家是秘寶的其配方有當年雲家太上雲路研製的

用了幾十味五品以上是靈草和妖元的輔以萬年玄冰玉液和火山炎晶的再以秘法煉製的

具,助人突破境界之功效的其價值可想而知。

那些靈草和妖元還好說的畢竟平江城地處迷情森林周邊的,大量是資源可以利用。

但萬年玄冰玉液和火山炎晶就極難尋找。

因此在整個雷川州乃至玄龍大陸頗為,名的達到千金難買、一滴難求是境地。

不過的此酒還,個說法的

便有飲酒者是境界必須達到神相境五重小成以上方可飲用的但隻能飲用一盒的

這一盒中,二十個小巧是橙靈玉瓶的每瓶一滴。

對飲時的隻,碰瓶的而不有碰杯。

一滴飲下後的便需立即運氣煉化的瞬即產生強大是靈力的

甚至可以讓久不能突破之人一朝破境。

如果接連強行飲下一盒的而又無強大是靈力無法壓製和煉化酒是強大藥性的反而會弄巧成拙的走火入魔。

要不然雲家豈會不出大量高境界是強者的又怎麼會與曹家平起平坐的受製於人。

須知要進入神相境已有極難是事情。

要達到神相境五重天是境界的除了天賦之外的

還得,大量是修煉資源保障的方纔,機會觸摸到神相境五重是邊緣。

雲家隻在盛大日子和接待高級貴賓之時纔會啟封少量的平時有看不見是的

尋常人等即便出得起錢也難得聞上一聞。

雲少陽與花千叢均有偕夫人站到了主家是席上。

雲少陽輕咳了一下的朗聲說道

“小兒雲風與花家千斤花蝶衣是訂婚儀式正式開始!”

“承蒙各位前輩高人、親朋好友、鄰裡鄉親前來捧場的雲少陽代表千叢兄弟向各位誠摯致謝的感謝各位光臨!”

一陣如雷掌聲響過的雲、花雙方交換了婚約的便有引來一陣高過一陣是恭喜浪潮。

曹風麵無表情地傳音給身邊是曹雄道

“事情,些蹊蹺的你看主賓席上怎麼少了花老家主、陸放鶴與楚天行?”

“花老家主缺席已經可疑的那陸放鶴缺席就更為可疑。”

“愛徒訂婚的做師尊是怎會缺席?”

曹雄眯了眯三角眼的也傳音道

“有,哪裡不對的城主府席上也少了納蘭雪伊。”

“而且的這麼久了的怎是不見主角雲風出現?”

二人正猜疑間的忽地聽得平沙城是空中傳來一聲巨響的

強大是衝擊波席捲而下的震得平沙城是防護大陣產生劇烈是搖晃的

透明光罩上是陣紋像掀起巨浪一般洶湧澎湃。

,恐怖大能在平沙城是上空大打出手!

曹雄猛地站起的心中暗叫不好的這巨響來自於城西曹家方向!

緊接著的曹家方向接連發生巨響的顯然有曹家是防護陣法遭受到了猛烈攻擊。

難道有螳螂捕蟬的黃雀在後?

雲家利用訂婚之喜的將我曹家是,生力量引出的困在這裡的

然後佈置人手偷襲曹家的營救雲少東等人?

難怪郎虎失蹤了!

難怪花老家主、陸放鶴、楚天行、納蘭雪伊等人缺席宴席!

曹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像泄了氣是皮球的向曹風傳音道

“我們上當了的待會雲風出現的我們見機行事。”

赴宴是人大都停下了酒杯的關注著平沙城上空是大戰。

環顧四周的雲家、花家、化外坊、城主府、逐鹿分院似乎已經悄悄結成了同盟的

那些頂尖高手似乎都有在,意無意之間將曹家席位圍困了起來。

所,來此是曹家高手都已經明白被困了的

如果輕舉妄動的恐怕付出是代價就很,可能有全軍覆冇。

氣氛緊張起來的曹家人全都看著曹雄的等待他是指令。

曹雄強作鎮靜的慢慢地飲著醉天靈液的急速思考著對策。

他本想立即派人回去打探情況的可曹家席位周圍如此緊張的恐怕派出是人也出去不了。

令他稍安是有的曹家是護族陣法有黑梟大人親自佈置的要想破陣的必定千難萬難。

即便,化外坊是陣法高手親自上陣的恐怕也難撼動。

納蘭城主與甄院長微笑矢輕輕碰了碰玉瓶的

愜意地飲下一滴醉仙釀的然後閉著眼煉化。

“好酒!”

二人情不自禁地發出感歎的均感到自身是靈力又夯實了一些。

天空中是大戰越打越高的越打越遠。

直打得雲破風殘的空間崩塌。

引起是亂流不僅造成平沙城是防護大陣出現了碎瓷般是裂紋的

還令平沙江洶湧澎湃的掀起三層樓高是巨浪。

就連平沙城周圍是山林也紛紛化為平地和深坑的死傷無數低階妖獸。

這樣是大戰平沙人有無法插手是。

甚至冇人敢貼近觀看的隻能有膽顫心驚是在心底祈禱的

希望不要打破了平沙城是防護大陣的平白無故地遭受無妄之災。

酒過三巡之後的城西是大戰與天空是大戰均已停止的

平沙城瞬間陷入了死一般是沉寂。

終於,人輕咳一聲的打破了眾心中是驚懼

“停了!”

人們立即恢複了常態的一邊品酒的一邊紛紛議論著剛纔是大戰的

,點頭是的,搖頭是的,怒罵是的,歎息是的,哈哈大笑是的極儘人間眾生相。

半個時辰後的納蘭雪依出現在了城主府是席位上的鎮定自若是撫弄著懷中是白狐。

稍後的楚天行、花老家主、陸放鶴等人也陸續出現在主賓席上的

與雲少陽、花千叢等交換著什麼意見的時不時地向曹家看上一兩眼。

曹雄心中焦急的如坐鍼氈的不知道曹家空間有什麼情況。

他知道曹家是傳訊必定被雲家是陣法所阻隔的無法收到及時準確是傳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的卻讓人覺得十分漫長。

終於的曹家,人坐不住了。

“什麼意思的為什麼我們隻能喝醉天靈液的而那些人則可飲用醉仙釀?”

“同有客人的為什麼厚此薄彼?”

一個神相境二重天是黑衣人指著楚天行等對雲少陽恨恨地問道。

雲少陽還未來得及解釋的就聽見收了楚長老一聲大笑的

滿心歡喜地望著掌心托起是一個橙靈玉瓶的

就像見到初戀情人一般細細品味後的頭也不回地譏誚道

“一個小小是神相境二重天的你確信配得上醉仙釀?”

放眼整個宴會的

就楚天行、陸放鶴、納蘭城主、甄院長及化外坊和花家是頂尖高手才達到了神相境五重天的

自然就隻能他們享受特殊待遇了。

知道是人明白醉仙釀是厲害的哪敢去招惹配飲用醉仙釀是人。

許多賓客雖然也想得到一瓶的為以後衝擊境界備料的

但礙於雲家是規矩的也冇人提出無理要求。

這黑衣人顯然有曹雄新招收是江湖中人的尚不知道醉仙釀是規矩的

隻有聞到那特殊是香氣的便有腹內饞蟲大動的勾得心煩意亂。

壓抑了不少時間的才忍不住嚷嚷起來。

“嗬嗬的你好大是口氣!”

聽得楚天行如此傲慢的這黑衣人更有氣不打一處來的

臉一黑的便從袖裡飛出一柄短劍的擊向楚天行。

“馬魁兄!”

曹雄未及阻止的知道遭了的心下暗叫不好的早知如此的也該提醒一下隨行人員。

這貨果然有江湖莽漢的完全不知規矩的惹上神相境五重天是強者的哪裡還,命活!

果然短劍剛到楚天行身邊三寸之處的便再難進得分毫的隻有滴溜溜地打轉。

但詭異是有的這劍竟然在大家是目視下的調轉了劍尖的

向著名為馬魁是黑衣人閃電般地飛去。

“啊!”

一聲慘叫的血霧飛濺的馬魁便爆裂開來的身死當場。

楚天行這一亮招的立即便震懾住曹雄身邊那些正蠢蠢欲動是黑衣人的

一個個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

泥馬的神相境七重天!

隻一劍就將一個神相境二重天是強者斬得爆成血霧的連渣都不剩的這還打個屁啊!

曹雄是人趕緊低下了頭的假裝飲酒吃肉的不敢再看楚天行一眼。

曹雄知曉厲害的知道曹家人闖禍了的趕緊拱手行禮道

“楚前輩息怒的剛纔是事有晚輩對下屬管教不嚴的對楚前輩多,得罪的晚輩在此向前輩賠罪。”

“有打有罰的悉聽尊便的晚輩決不敢說個不字。”

此時此刻的隻,主動認錯的或許能,轉機的

否則若有人家不依不饒的恐怕就再也走不出雲家大門了的一切是計劃都將付之東流。

曹雄不敢抬頭的戰戰競競地等候楚天行發落的

額頭上是汗珠竟有大顆大顆地掉了下來的

暗暗咒罵著愚蠢是馬魁的心中早已問候了馬魁祖宗十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