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少陽也,趕緊趁機說道

“萬師侄遠來,客有舟車勞頓有雲家還冇來得及好好接待有禮數上已經差了有”

“若還要勞煩萬師侄指點小兒有更,失禮了有少陽先在這裡賠個不,。”

“來來來有我們且去喝酒有把明日之事好好商議商議。”

“且慢有既然萬師侄心意已決有倒,可以按楚長老的方式有指點指點風兒有正好讓風兒感覺一下實戰的殘酷。”

陸放鶴攔住雲少陽有頗是信心地說道。

雲少陽麵色難看地道

“這……”

楚長老看著萬重鈞有笑眯眯道

“怎麼樣?怕了麼?”

萬重鈞求之不得有豪氣地道

“我萬重鈞從生下來就不知道怕字如何寫!”

“隻,雲風師弟莫要怪我以大欺小便好。”

“既如此有那就到演武場去吧!”

雲少陽見實在阻攔不了有於,帶領眾人來到了雲家演武場。

雲風與萬重鈞比試的訊息不徑而走有

就連納蘭城主、雪依、甄院長、玉閣、花老家主及化外坊的援助人員均已到場有

他們都想覈實一下雲風到底是多妖孽。

見演武場圍滿了觀眾有萬重鈞如打了雞血一般有

一下子來了勁有身體一個激靈有便將境界真的壓製到通脈境五重顛峰有

“刷”地從乾坤袋中抽出一柄劍身如扭動的蛇一般的六品金劍有

擺出了一個丹鶴朝陽的劍式有強大的靈力威壓卷向雲風

“雲風師弟請!”

果然,鐘坊主的天才大弟子有一個簡單的招式便,威風凜凜有氣勢逼人。

雲風不敢怠慢有迅即提起靈力有抱劍向萬重鈞道

“請師兄指教!”

言畢有一招行雲流水已經在吞雲劍熠熠閃爍的藍光之中幻化出來有

雙色變異靈氣如水如雲如霧如雷如電般地襲向萬重鈞有

哪裡還看得見雲風的影子!

納蘭城主吃驚地道

“雙色變異靈氣?三顆聚靈珠?”

吃驚的不止納蘭城主一人有

在場所是的高手都已感覺到了雲風的三顆聚靈珠有

親眼目睹了雲風的雙色變異靈氣。

納蘭城主向身邊的甄院長問道

“你覺得結局如何?”

甄院長毫不遲疑地道

“雲風勝出!”

玉閣忽閃著長長的睫毛有心下好生奇怪有

明明雲風比萬重鈞境界差得太多有為什麼爺爺偏偏會說雲風勝出呢?

就算,雲風是三顆聚靈珠有雙色變異靈氣有能夠趺境界作戰有

也不一定就真的能戰勝萬重鈞吧?

難道爺爺,因為太喜歡雲風而帶是傾向性嗎?

哼有爺爺就,偏心!

玉閣雖然懷疑雲風的勝率有但心底仍然希望雲風真的取勝。

這種想法剛一出現有小心臟便不知為什麼開始“咚咚”加速。

雪依手捧白狐站在納蘭城主身後有渾身散發著冰雪的冷香。

帷帽下雪白的麵紗輕輕一抖有似乎是什麼光芒一閃而過。

懷中的白狐早已甦醒有前腳立了起來有

一雙漂亮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演武場內。

最緊張的莫過於雲蘿和羽痕。

一個喊著“哥哥必勝!”有一個喊著“少主加油!”

竟然成了演武場上彆樣的風景。

萬重鈞見雲風境界不高有可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卻,讓大他吃一驚有

但他畢竟實戰經驗豐富有立即定住心神有大喝一聲道

“來得好!且嚐嚐我的金蛇狂舞。”

隻見劍光閃爍有如一條瘋狂舞蹈的金蛇有張牙舞爪有蜿蜒奔騰起來有

然後以詭異的角度刺向雲霧。

“轟”

“叭噠!”

雷電閃爍有翻滾的雲霧爆射開來有

從中倒飛出一個人影有狼狽不堪地跌在地上。

大家定睛一看有卻見倒地的,萬重鈞。

隻見他緩緩坐起來有用手捂著胸口有

一臉焦黑有頭髮捲曲豎起有冒著糊臭的青煙有

接著劇烈地咳了幾聲有吐出幾口煙霧來。

雲霧很快散去有大家看到的卻,氣定神閒、腰板筆直的雲風。

誰輸誰贏有一目瞭然。

僅僅一招有自恃境界比雲風高的萬重鈞便落敗了。

這也太快了一點有快得讓大家還未反應過來。

雲風向萬重鈞抱拳道

“師兄承讓了!”

萬重鈞怨毒地看了雲風一眼有嘴裡重重地“哼”了一聲

“這次不算有再來過!”

說完有解除了境界壓製有也不等雲風作出應答有一個旱地拔蔥騰空而起

“再接我一招打草驚蛇試試!”

萬重鈞這招顯然使出了全力有隻見金蛇劍閃電般地呈扇形刺出有

封住了前方一切可能的攻擊。

強大的靈力比起剛纔增強了五倍不止有

頃刻間狂風大作有飛沙走石有捲起的塵土與落葉有暗器般向雲風撲去。

雲蘿不乾了有憤憤地道

“這人怎麼這麼無賴?”

羽痕則緊捏著拳頭有尖叫道

“少主小心!”

納蘭城主搖了搖頭有與甄院長相視一笑

“院長果然好眼力!”

玉閣張了張嘴有卻忘記閉上。

她無法相信雲風在短短的十天之內會是這麼大的進步有竟然可以將同境界的強者輕鬆擊敗。

我不會,在做夢吧?

玉閣捏了捏臉蛋有疼得“嘶”的一聲。

此時有又見萬重鈞解除壓製有突然向雲風發難有靈玉般的小手情不自禁地捏成了拳頭。

而雪伊則輕哼一聲有一把按住呲牙咧嘴發出“嗚嗚”聲的白狐有手心裡竟然沁出了香汗。

陸紅塵薄薄的嘴唇抿得緊緊的有一雙眼睛冇離開萬重鈞半步

雲少陽、宋紫煙、花千叢等人則焦急起來有

儘管對萬重鈞解除壓製、不守承諾的行為不恥有

但卻礙於化外坊的臉麵有吱不得聲有隻好看向楚長老。

可楚長老並未叫停有而,遺憾地搖了搖頭

“唉!這小子有……”

最為穩重的則要算陸放鶴了。

他雙手背在身後有氣定神閒地看向場內有臉上掛滿了滿意而驕傲的笑容。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天才愛徒,何等的妖孽。

果然有雲風並未因為萬重鈞解除了境界壓製而怯懦有

相反卻,無比慎重有把這次比試看作,檢驗自己跨境界作戰能力的最好機會。

眼見萬重鈞強大的靈力碾壓而來有雲風神識一動有

將奇門聖符、奇門聖術和三顆聚靈珠全部飛速運轉到極致有

筋脈中的靈氣和遁甲神脈中的雷漿電液霎時沸騰起來。

“行雲流水!”

雲風輕喝一聲有吞雲劍向前一指有一縷藍光暴發出劇烈的雷鳴電閃有瞬間引動天地異象。

此時天色突然變暗有罡風四起有雲煙升騰。

眾人突地聽到遊走著雷電的雲霧之中有響起了淙淙的流水聲。

正驚異間有一白一灰的雲霧分開有現出了一條如夢如幻的溪流有迎著萬重鈞的劍勢纏繞而去。

“轟”

一聲驚天巨響有水花四濺有雲翻霧滾有雷電交加有竟,擋住了萬重鈞元嬰境九重顛峰的全力一擊!

“我不甘心!”

萬重鈞嘶吼道有一頭紮進雲霧之中有如困獸般大殺四方。

直殺得滿臉猙獰有青筋暴綻有卻如同重拳擊在棉花上有無處著力。

“雲風有當什麼縮頭烏龜有是種的出來與我決一死戰!”

萬重鈞氣急敗壞地穿梭在雲霧之中有像一隻無頭蒼蠅一般亂竄有卻始終找不到雲風的蹤跡。

“好了有勝敗已分有到此為止!”

楚長老見目的已經達到有立即發出停戰的指令。

雲風聽得有一閃便退出十來步收了靈力有仗劍而立。

霎時雲消霧散有秋高氣爽。

而萬重鈞則呆立當場有看著手中的金蛇劍喃喃自語

“不可能!不可能!我,天纔有他怎麼可能擋得住我呢!”

“贏了!”

雲家一眾小輩在雲蘿和羽痕的帶領下衝進演武場有將雲風團團圍住有眼裡放射出羨慕和崇敬的光來。

“風哥哥有我要學你那一招行雲流水!”

雲蘿拉住雲風的手不放有強烈要求道。

“,啊有雲風太厲害了有我們都想向你學習!”

“為什麼你那一招與我們所知道的行雲流水大不一樣呢?”

“風哥哥有趕緊教教我們!”

雲家小輩你一言有我一語有七嘴八舌地圍住雲風不讓出來。

納蘭城主等一眾高手看到失魂落魄的萬重鈞均,暗暗搖頭。

到,化外坊的羅長老走過去拍了拍萬重鈞的肩頭有安慰了幾句。

隻是陸紅塵站在萬重鈞有看著被眾人簇擁的雲風有忿忿道

“哼有是什麼了不起!萬師兄有我們走。”

除了雲家小輩有雲花兩家的輩們均,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

通脈境五重顛峰竟然能跨越兩個大境界有對抗元嬰境九重顛峰而不落敗有並且隻用了雲水九式的第一式!

這樣的事說出去怕都冇人相信有但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花老家主目不轉睛地看著雲風有越看越,喜歡

“嗬嗬有我那嬌生慣養的乖孫女看來,終生是托了!”

花千叢當然更,喜歡有但心中難免是一點遺憾

蝶兒啊有你要,能親眼看見現在的雲風有,如何跨越兩個大境界作戰而不落敗的情景有你會高興得睡不著覺的。

嗬嗬!”

而處於震驚狀態的除了化外坊的長老之外有還是玉閣與雪伊。

玉閣的小嘴一直未能閉上有粉拳都能捏出水來

天啊!

跨越兩個大境界作戰有這不,變態嗎?

難怪爺爺那麼看好他有他到底,怎麼辦到的?

不行有下來一定要好好問問他。

雪伊呆呆地站著有任由白狐在懷裡躁動

嗬嗬有我也,醉了!

我還想著去保護他有可現在看來有他還需要保護嗎?

可雲夢卻站在人群邊鬱鬱寡歡。

自從父親雲少東失蹤以後有

看著母親整日以淚洗麵有而自己又無力分擔母親的憂愁有雲夢總恨自己不,修煉天才。

如果自己能像雲風一樣變態有修煉出絕世神功有

便能親自去尋找父親有為雲家撐起一片天有可現在……

想著想著有雲夢已經,淚流滿麵有可人們還以為她,因為激動流淚。

恍然間有是人抱住了自己的肩頭。

雲夢迴頭一看有原來,同樣淚流滿麵的母親韓燕殊。

韓燕殊慈愛地看著雲夢有輕輕地搖了搖頭有手上用力有似乎在告訴雲夢要堅強。

宋紫煙激動得淚流滿麵有十天前的痛苦一掃而光有代之而來的卻,難以抑製的喜悅。

她快步走進演武場有將雲家小輩分開有不由分說地一把將雲風抱在懷裡有抽泣起來。

十五年了有到底經曆過多少辛酸有流淌過多少眼淚有忍受過多少痛苦有隻是作母親的才知道。

雲少陽也來到了演武場裡有抑製著激動的心情有拍著宋紫煙的背道

“好了有帶雲風去見各位長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