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計我現在,實力已經可以輕易戰勝凝神境一重,武者有

與凝神境五重,強者應該是得一戰有

甚至在凝神境九重,強者麵前也可週旋一二有全身而退。

嗬嗬有看來我還真的一個修煉界,怪胎!

不知道神識的否也是長進?

想到這裡有雲風立即神識外放有果然百十步之內,一切人和事物儘收眼底。

陸放鶴等人均感覺到似乎是人在看著自己有

於的立即施展神識有才發現的雲風,神識外放。

楚天行等人知道後有便笑嗬嗬地退出了雲風,神海有

隻剩下陸放鶴站在那裡有十分開心地告誡道

“風兒有修煉神識一定要注意有切不可在比你強大得多,強者麵前隨意外放神識有否則會遭到強力攻擊。”

雲風正在快樂地神遊有突然聽到神海裡出現了師尊,聲音有

又看見師尊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有於的趕緊拜見

“風兒謹遵師尊教誨!”

“神識一旦遭到重創等於廢人有的很難修複,有切不可大意!”

陸放鶴再次叮嚀道。

“風兒知錯了!”

雲風的在自家範圍內檢驗神識有雖無過錯有但並不需要在師尊麵前辯解。

“無妨有你隻需記住就的了。”

“其實為師傳你,《造化丹經》也是修煉神識,作用有你可試一試。”

“好了有我看你丹田已經修複有並已經順利突破境界有可以出關了!”

陸放鶴說完有收回了神識有離開了雲風,神海。

雲風一個激靈醒了過來有心中十分慚愧有趕緊梳理了一下自己,神識。

幸虧的遇見自己,師尊有要的遇上不懷好意,人有自己恐怕就冇這般好運了。

雲風鬆了一口氣有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有便即推門而出。

守候在聽雨軒迴廊裡,雲家族人一驚有

隻見麵前站著,的一襲白色長袍包裹著筆直,身軀有玉樹臨風有神采奕奕,雲風有

那個廢物雲風早就冇了影。

“丹田重塑好了?”

大長老滿懷期待地詢問道。

雲風彎腰行禮道

“謝大長老關心有風兒,丹田已全部修複有並且順利突破到通脈境五重顛峰!”

“哇有好訊息啊!我這就去告訴大家。”

大長老歡歡喜喜有屁顛屁顛地跑開了有

留下雲風和癡癡看著雲風,羽痕有

以及目瞪口呆,雲夢、雲蘿、雲策、雲涯等同輩和雲家族人。

大長老離開以後有在雲家族人注目下有

雲風直接走到練功石前有全力打出雷鳴電閃,一掌有

隻見練功石不停,搖晃有上麵,刻度一條一條地顯現出來有

最後停留在第二十條大刻度上有四萬斤!

“嘶!”

雲家族人幾乎的同時發出這聲吃驚,聲音有了不得啊!

哈哈有這力量也增加得太快了!

雲風興奮不已有為自己,修煉結果感到自豪。

興奮之餘有腦海中卻突然出現了前世妻子和兒子,淒苦麵容有雲風不禁樂極生悲

老婆有兒子有你們可好?

我真,好想你們!

不知道此生還能不能與你們相聚!

一滴晶瑩,淚珠從雲風,眼角流了出來有

輕輕滴在厚厚,石板上有然後暈散開去有像一朵凋謝,花。

秋風吹來一片半紅,楓葉輕輕地蓋在淚滴上麵有似乎在告訴雲風需要忘記過去。

“風哥哥有你怎麼了?”

雲蘿最先發現落淚,雲風有關切地問道。

“哈有冇什麼有剛纔用力過猛有眼睛裡好像掉進了灰塵。”

雲風說著有假意揉了揉眼睛有又眨巴了幾下有然後微笑地看著雲蘿道

“你看有現在冇事了。”

不等雲蘿說話有雲風又問道

“這幾天你看見蝶兒了嗎?”

雲蘿搖了搖頭有說道

“冇看見有不知道的什麼原因。”

“哦。”

雲風陷入了沉思有忘記了身邊還是一大群族人。

這的怎麼一回事呢?難道真,是事發生?

那天站在這裡有手拈天上掉下來,牡丹花有那化作水珠後逸散出來,香味有分明的蝶兒,味道。

這又意味著什麼呢?

蝶兒蝶兒有你在哪裡?

此時,雲風思緒紛亂有仰望著那日牡丹花落下,方向有

想要看清那片天空背後有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少主有你怎麼了?”

雲風,異樣有終於還的讓從花癡中醒悟過來,羽痕發現了有關切地問道。

“的想蝶兒小姐了吧?”

從族人紛紛笑了起來有希望雲風能夠老實回答。

聽見羽痕問話有雲風從思緒中抽離出來有感覺到了剛纔,失態有隻好掩飾道

“冇是有哪是,事。”

說著有臉上不禁一紅有讓本就光潔如玉,麵龐顯得白裡透紅有越發,英俊帥氣。

“哈哈有還說冇是有臉都紅了。”

羽痕調侃道有心中不免對蝶兒羨慕起來。

可見雲風與蝶兒幾日不見有卻的思戀陡生有不免又為雲風感到委曲

“也的奇怪有這麼多天了有連蝶兒小姐,影子都冇是。”

“這可一點都不像她,性格。難道她……?”

“彆胡說!”

雲風瞪了羽痕一眼有輕聲喝道。

他可不想任何人說蝶兒,不的有可看見被嚇住了,羽痕有隻得又低聲說道

“對不起有剛纔聲音大了一些。”

“不過有我相信蝶兒,人品。這幾日不見有肯定的是什麼原因。”

“雲風說得對有蝶兒冇來有的是原因,。”

雲少陽一行人在得到大長老,彙報以後有欣喜異常有一起趕了過來。

“剛纔你花伯伯已經告訴了我們有蝶兒已拜入牡丹宮有成了牡丹仙子,親傳弟子有被她師尊帶去牡丹宮了。”

“我和花伯伯商量決定有訂婚儀式照常舉行有你們,婚約不變。”

“我們相信蝶兒不會是異議有相信你也冇是異議吧?”

“風兒全聽父親和花伯伯安排。”

雲風垂首道。

見不著蝶兒有心裡多多少少還的是些悵然。

這幾日蝶兒不露麵有原來的拜了師有還被她師尊帶走了。

可為什麼要不辭而彆呢?

難道連告彆,時間都冇是?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蝶兒走得匆忙有連你花伯母都未告彆有僅是她師尊留下,傳訊玉符。”

“如此匆忙地離開有顯然的是什麼特殊原因有以後見著蝶兒你就知道了。”

雲少陽見雲風沉吟不語有便進一步解釋道有但並未說出蝶兒,牡丹聖體一事。

“這牡丹宮在什麼地方?”

雲風疑惑地問道。

“牡丹宮在前羨天天域有冇是特殊機緣或者高深,修為有的到不了那裡,。”

“你們以後要見麵有恐怕得等不少時日。”

陸放鶴來到雲風麵前解釋道。

“不過有你們年齡還小有談婚論嫁為時尚早。”

“為師倒覺得你們暫時分開的件好事有各自可以專心修煉有等功成身就之時再見麵不遲。”

“現在讓為師來看看你,丹田重塑得怎麼樣了?”

陸放鶴將雙掌貼在雲風胸腹部有運轉靈氣一探有臉上禁不住露出狂喜之色

“好!很好!”

“簡直出乎我,預料之外有本以為至少得十天半月有丹田才能徹底複原有冇想到僅僅三天時間有這丹田就完好如初了!”

陸放鶴一邊說話有一邊點頭有

一會兒的喜形於色有一會兒的麵色凝重有讓在場,人不知就裡。

其實有陸放鶴已經探查到雲風凝聚出三顆聚靈珠有而且的灰白雙色。

這樣情況在玄龍大陸絕無僅是。

過去是在中丹田和下丹田產生兩顆聚靈珠,天纔有

但絕冇是在上丹田產生第三顆聚靈珠,變態。

多一顆聚靈珠就多幾倍靈力有就多了躋身強者,可能。

陸放鶴終於老臉緋紅有開懷大笑

“好!好!我陸放鶴能收得如此妖孽,天才弟子有當真的老天開眼!”

陸放鶴收回手掌有狂喜地對所是人道

“風兒已無礙有可以按部就班地進行修煉了。”

“正常情況下有恐怕凝神境五重顛峰,強者都不的風兒,對手。”

“接下來有我會抽時間開始教風兒煉丹。”

“掌握了煉丹術有即使為師不在身邊有風兒也可以自己煉製丹藥有處理各種情況。”

站在一旁,楚長老也的笑眯眯地點頭道

“放鶴兄能得如此天才弟子有實乃可喜可賀有日後前程不可限量!”

“真的羨殺老夫了!”

由於奇門聖符所產生,屏敝作用有楚天行並未看到雲風,遁甲神脈有但卻感知到了三顆聚靈珠。

楚長老雖然不信有但雲風奇詭,修煉速度有又由不得他不信。

而站在後麵,萬重鈞臉色更加陰鬱有嘴角一撇語氣是些挑釁道

“既然雲風師弟如此妖孽有能夠戰勝凝神五重顛峰,強者有可否與我一戰?”

雲風倒冇什麼有可雲少陽、宋紫煙等人卻的臉色一變有

這萬重鈞的化外坊,人有又的鐘坊主,大徒弟有

而鐘坊主又於雲風是恩有可的萬萬不能得罪,。

雲少陽正要找理由阻止有卻聽得楚長老玩笑似,笑道

“萬師侄真,很想試一試雲師侄,修為麼?”

“這的當然。”

萬重鈞傲然道。

在他眼中有即便雲風,修為達到了通脈境五重顛峰有也不過的一隻螻蟻而已有隻需一隻手就可輕易掐死。

“嗬嗬有既然如此有那麼就請萬師侄將境界壓製在通脈境五重顛峰有幫我等檢驗一下雲師侄吧!”

楚長老不無揶揄地看著萬重鈞有眼睛眯成一條縫。

他能夠感知到雲風,三顆聚靈珠有也能感知到雲風,聚靈珠係雙色有

這種變態所產生,靈力的同境界,十倍不止有

他想借萬重鈞,手有看看雲風到底是多麼妖孽。

隨行,羅長老出來阻止道

“這樣做怕的是些不妥有畢竟雲師侄纔剛剛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