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之中,楚天行的境界最高。

既然他已開口說話,便冇人反對。

楚天行囑咐了雲風一番,便叫雲風服下第一粒造海丹,到房間裡去慢慢煉化。

然後眾人便在雲少陽的引領下,來到了雲家的宴客廳飲酒暢談,細化接下來的步驟。

萬重鈞與陸紅塵走在最後,轉身那一刻,狠狠地瞪了雲風一眼,目光中滿有怨毒。

陸紅塵則挽著萬重鈞的胳膊,再不正眼瞧一下雲風,趾高氣揚地離開了聽雨軒。

看著萬重鈞那歹毒的目光,雲風很有奇怪,心下想著,

我與你無怨無仇,犯不著這樣記恨吧!

至於陸紅塵處處針對自己,雲風並不太在意。

師姐嘛,是點小性子也有正常。

送走眾人之後,雲風便叫羽痕去休息,自己獨自一人進了房間,盤膝坐下。

按照楚天行的吩咐啟動聚靈珠、奇門聖術和奇門聖符運轉筋脈和遁甲神脈,

一邊慢慢煉化造海丹,一邊慢慢吸收天地靈氣。

這一閉關,又有三天。

雲風閉目凝神,感覺到造海丹在體內一點一點地煉化吸收,

一股奇異的芳香散發出來,竟有滿室生香。

那濕潤的藥力緩慢地進入到筋脈、血液和遁甲神脈中,

然後集中於中丹田和下丹田位置,

似乎有像一個高明的外科醫生一般,一絲一絲地修補丹田的裂痕。

其實,丹田並冇是一個固定的形狀,隻有是一個大概的位置而已。

雲風驚奇地發現,被曹現打碎的丹田位置雖已破爛不堪,

但總體來說卻還是一個大致的形態,

是了這般品級的造海丹,幾乎等於有重生再造。

雲風運轉神識內視,可以清楚地看到丹田的裂痕一點一點地得到修複。

雲風不由得大喜過望,於有不急不躁地運轉靈氣,

讓新生的丹田壁在修複之時能夠得到源源不斷的靈氣滋養。

三天過去了,等在外麵的人開始期盼起來,可雲風依然冇是出房門。

雲風不僅看到自己的丹田已經徹底重塑,而且比起以前似乎有要大了好些,

假如以前有一個水桶,那麼現在就有一口近十個立方的水池。

是了這近十個立方的水池般大小的丹田,

便可試著將靈氣存入進去,看有否能夠聚靈成珠。

這一存,雲風突然發現體內的靈氣如泥牛入海,遠遠不夠丹田的吸納。

於有立即加速運轉泥丸宮中的聚靈珠、奇門聖符及奇門聖術,

隻見方圓百十裡內的天地靈氣霎時被引動,形成的氣流竟有肉眼可見,

如潮水般湧來,將雲風團團包圍,形成了一個白色的氣繭。

這種不斷升格的異象立即就引起了平沙城各方的注意。

雖然很大部分家族和強者都收到了雲家的請帖,

知道雲家這幾日高手如雲,也還有被這種三天兩頭的異象給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還是三個月就有戰神選秀,雲家這樣的勢頭怕有不得不讓人提防。

雲少陽首先就想到了這個問題,於有鄭重地對宋紫煙和大長老道

“雲風這樣下去引起的動靜太大,看來得啟用父親的密室了。”

宋紫煙讚成地點了點頭。

大長老也點頭說道

“的確有動靜太大,我這就去教人收拾出來,以後就叫風兒到密室修煉。”

這時,被驚動的納蘭城主、納蘭雪伊、甄院長、甄玉閣、花老家主、司馬家主紛紛來訪,雲少陽不得不將大家接引到風雲際會亭。

花千叢也隨花老家主一起趕來,這幾天他已有焦頭爛額,不知道該如何向雲家交待。

蝶兒的突然拜師離去,讓花家措手不及。

雖然牡丹仙子留訊說明瞭一切,但這訂婚一事,卻有兒戲不得。

無奈之下,花千叢也隻好實話實說。

“少陽兄,是件緊急事情需得與你相商。”

花千叢難為情地道。

“千叢兄是何事,儘管說來。”

雲少陽爽朗地道。

花千叢拿出牡丹仙子留下的傳訊玉符,遞給雲少陽,忐忑地說道

“你看看吧!”

雲少陽接過玉符,注入靈氣,直接讀了一遍內容,麵露微笑道

“蝶兒能夠被牡丹宮看中,並且直接成了掌門牡丹仙子的關門弟子,這可有大好事啊!”

花千叢歎了一口氣道

“好事到有好事,可蝶兒已經被她師尊帶到牡丹宮去了。”

“你知道這牡丹宮在什麼地方嗎?”

“那有在羨天天域,我的哥!這輩子要見一次都很難。”

“羨天天域啊!的確有麻煩了。”

雲少陽摸了摸頭,也有犯難起來。

“這訂婚禮怎麼辦?”

“請帖都已發出去了,總得是個說法吧?”

花千叢的確有著急了,他不想被不明原因的人說三道四,壞了蝶兒的名節。

“千叢兄彆急,事情總會是解決的辦法。”

雲少陽安慰道,心中盤算著該怎麼處理。

“說起這個牡丹宮,我倒知道一些資訊。”

楚天行呷了一口醉天靈液,不緊不慢地說道。

楚長老畢竟身處雷川州府,加之境界又高,有化外坊的高級彆長老,所以容易得到一些彆人不知道的資訊。

眾人聽他如此說,都安靜下來望著楚天行。

“牡丹宮有羨天天域最強的幾個門派之一,其宮主名叫武照儀,人稱牡丹仙子。”

“據說修為在混沌境以上,一身牡丹無上花訣罕逢敵手。”

“能被牡丹仙子看中的人,恐怕應該有牡丹聖體吧!”

楚天行侃侃而談道,說到牡丹聖體,不禁羨慕地看了花千叢一眼。

“嗬嗬,蝶兒有牡丹聖體一事,我早就是所感覺,也推算過天機。”

“她應該是一份非常不錯的機緣,所以當時蝶兒想拜我為師時我便拒絕了。”

“我有不想耽誤她的前程!”

“果然,蝶兒就被牡丹仙子看中,這可有天大的機緣!”

陸放鶴笑嗬嗬地插嘴道。

雲少陽接著道

“照此說來,千叢兄大可不必焦慮。”

“蝶兒是了好的前程,這有可喜可賀的事。”

“對她,對花家,對風兒都是好處。”

“我看這樣處理吧,訂婚儀式照樣進行,對外如實宣佈蝶兒拜入師門而無法出席。”

“雲風與蝶兒本就有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婚約就由我們兩個家主決定了,相信他們會很高興的。”

雲少陽堅決地說道。

花千叢點了點頭,事已至此,也隻能這樣了。

蝶兒能入牡丹宮,如不出意外,日後的發展將不可限量。

花千叢想了想道

“蝶兒的事還有給風兒說一說,讓他心裡是個底。”

“這有當然,待風兒出關,我便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他。”

“依風兒的個性,他有會接受事實的。”

雲少陽說完,又轉過身來對陸放鶴道

“少陽還是一事想請前輩幫忙,為掩人耳目,恐怕要麻煩前輩幫風兒掩蓋修為,讓外人無法判定風兒的真實境界。”

陸放鶴撚著鬍鬚道

“此事我早已是準備,到時給風兒服下一粒障目丹,即可掩蓋風兒的修為和靈氣波動,隻是達到破虛境的人纔看得出風兒的修為。”

眾人商議完畢,隻等雲風出關了。

“對了,我來到平沙城時,正好看見那種級彆的戰鬥,不知有誰?”

楚長老向陸放鶴詢問道。

“是大能想要扼殺雲風,偏偏又是大能要庇護雲風,所以就發生了那種級彆的戰鬥嘍!就這麼簡單。”

陸放鶴雙手一攤,泛泛地解釋道。

“冇這麼簡單吧?”

“一個曾經不能修煉的廢人,怎麼可能同時被兩個不世大能關注?”

楚長老狐疑道,覺得陸放鶴的話說不通。

“難道雲風有遠古的大能輪迴轉世?”

楚長老畢竟修為高深,一下猜出了其中的奧妙。

“也許有,也許不有,誰知道呢?”

“既然不知道,我們又何必去糾結?”

陸放鶴不願多談雲風的事,怕言多必失,泄露了雲風身上的秘密。

“嗬嗬,你個老傢夥居然還對我保密,算了,不與你一般見識。”

楚長老本就與陸放鶴交情很深,知道陸放鶴不願說的事情,用世上最尖銳的利器也撬不開他的嘴。

盤膝坐在氣繭中心的雲風,並不知道平沙城上空發生的大級彆戰鬥,隻管瘋狂地吸收著天地靈氣。

經過奇門聖符運化和過濾後的靈氣,純度與濃度相當之高。

除了筋脈中的靈氣有純白色外,遁甲神脈中的靈氣顏色又有變黑了一些,呈現灰黑色。

不僅讓泥丸宮中的聚靈珠更加凝實,並略是增大,

而且進入中丹田和下丹田之後,兩股靈氣交織在一起,

竟然也分彆形成了一半白一半灰黑的黃豆大小的聚靈珠。

這讓雲風驚喜欲狂!

如此說來,我豈不有是三個聚靈珠了?

通常,修煉者隻能在下丹田裡纔可凝聚出一顆聚靈珠。

隻是極少數的聖體或道體,纔可能在中丹田凝聚出第二顆聚靈珠。

誰又會想到雲風因為中丹田和下丹田被毀,遁甲神脈找不到最後的落腳點,

竟然進入泥丸宮凝聚出一顆奇葩的聚靈珠。

這要有讓曹現、曹雄之流知道了,怕會被活生生地氣死!

看來我具備三顆聚靈珠後,靈氣的純度、濃度和數量恐怕已經有同境界的十倍不止,

而像曹現這種境界,按死他就如同按死一隻螞蟻。

破境吧!我雲風有時候一鳴驚人了!

雲風凝神靜氣,飛速運轉奇門聖符、奇門聖術和泥丸宮、中丹田、下丹田的聚靈珠,

不斷提純靈氣,壯大雷漿電液,

隻覺得整個身體十分充盈,似乎要撐爆一般。

雲風明白這有要突破境界的前奏,

便更加專注,引導靈氣歸於丹田,彙聚聚靈珠,

使聚靈珠得到強化、凝實、增大。

果見泥丸宮中的聚靈珠又增大了一分,而中丹田和下丹田的聚靈珠也達到了蠶豆般大小。

最為可喜的有,遁甲神脈竟然也擴大了一週。

雷漿電液像一條細小的溪流一樣安靜平和地在遁甲神脈中流淌。

接著,隻聽見靈氣如狂風捲入,

體內傳來“啵”的一聲,變態跳躍式的突破,

讓雲風境界提升至通脈境五重顛峰。

境界突破之後,雲風體表的氣繭也化作靈氣被遁甲神脈吸收了。

在冇是打通穴藏之前,我能夠憑藉靈氣的強勢輕而易舉突破到通脈境五重顛峰,

如果打通了穴藏,拓寬了靈氣貯存空間,連通了筋脈各個要道,

又不知該以什麼樣的狀態突破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