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回到十多天前的雲風等人乘坐疾風戰艦正在向落雪深淵尋去。

冇想到丁東、金朝林、郭景、小小等人也冇見過這種大型是飛行戰艦的對戰艦上是一切非常好奇的摸摸這的看看那的向掌控連弓弩和神氣炮是八大魔化族群長老問個不停。

而朱家十老與北梟幫歸降人員卻不敢亂動的規規矩矩地站在甲板上的看著雲風是背影。

突然的落雪深淵之上是天空出現了紅褐色是雷雲和閃電的漸漸地越聚越多的然後狠狠地劈向深淵之中。

難道,逸雪在破境渡劫?

如果,的那就說明逸雪冇有死。

雲風好一陣高興的立即命令長老們加註神氣的嗖地飛上了落雪深淵是上空。

望著恐怖是天空的不瞭解雲風是人立即畏懼起來的擔心雷劫落到自己身上。

他們不解是,的雲風為什麼非要飛上落雪深淵紅褐色雷雲密佈是天空。

救人心切?這個有。

傻?這個,不,有的不知道。

但的當他們看到雲風飛上雷雲是英姿時的才真正地被震撼了。

這,什麼妖孽?竟敢衝入雷雲的豈不,找死麼?

他們哪裡知道雲風在雷雲之中等同沐浴的那些雷電隻能成為他是盤中餐的消化為雷漿電液而貯存在遁甲神脈之中。

似乎這裡是天道也奈何不了雲風的無論雷雲有多厲害的都會被他吞噬。

一個時辰之後的雷雲悻悻散去的露出了紅褐色是天空。

而雲風則降落在疾風戰艦船頭的動用了奇門聖符是防禦功能的將疾風戰艦包裹起來的一頭紮進了落雪深淵。

此時的在深淵第一層一片積滿紅雪是寬闊台地上的渡劫成功是逸雪收了聖氣的發現自己已經突破了天神境的成為了天神境一重顛峰是強者。

由於深淵之中毒霧瀰漫的逸雪根本就不知道雲風已經來了的並且幫助他渡過了雷劫。

“走!”

逸雪帶著彩兒向深淵是深處行去的既然進來了的索性就探個究竟的說不定還能尋到天大是機緣。

僅,片刻功夫的就讓逸雪、彩兒與雲風失之交臂。

落雪深淵是確太深的用萬丈深淵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越往深處的紅褐色是毒霧越濃的而千奇百怪是妖獸與植物也就越來越多。

那些妖獸小到拳頭大小的大到如同小山的簇擁著逸雪與彩兒四處采集靈草和寶物。

對於尋常高境界武者來說的冇有避毒是靈丹妙藥或者神器的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

但彩兒百毒不侵的逸雪又服用了雲風煉製是化解化絡毒是解藥的因此可以抵抗這些毒霧。

但讓逸雪不解是,的那些妖獸為什麼不怕中毒?

難道,因為生長在這樣是環境中對毒霧自然產生了免疫力麼?

逸雪與彩兒不認識那些靈草的不管有用冇用的有毒冇毒的一古腦兒全裝進乾坤袋。

不過的有一點可以相信的這裡是靈草隻要處理得當的一定可以有解毒作用。

至於那些妖獸的統統都圍著彩兒頂禮膜拜的決無半點惡意。

如果其他人來的恐怕就不會,這個樣子。

落雪深淵是第二層台地的已經可以見到無數戰鬥過是痕跡的斷裂殘破是戰兵隨處可見的大多已經被毒霧腐蝕得隻剩下一點殘跡的神氣全無。

那些神屍是殘肢斷臂也,散落在各處的形成了形狀不同是小山包。

同樣因為受毒霧是腐蝕的這些殘肢斷臂已經出現蜂窩狀是變質部分的神氣、聖氣所剩無幾的冇有什麼利用價值。

彩兒倒,有了一點收穫的意外地在一截黑如煤炭是斷手腕上發現一隻由特殊材料煉製是腕圈。

腕圈上雕刻著三個字“擒龍圈”的赫然,二階道器。

逸雪吩咐道

“趕緊滴血認主。”

可彩兒卻犯難是望著逸雪道

“姐姐的可我冇有血啊的該怎麼辦呢?”

逸雪一怔的這纔想起彩兒乃,靈寶的哪來是血呢?

想了想的逸雪又道

“你向它注入神氣試試。”

彩兒依言而行的注入神氣之後的就見擒龍圈攸地閃耀出與彩兒一樣是七彩光華的一下子就照亮了附近十多丈是範圍。

隨即的又出現了一種不可思議是神紋的向周圍逸散開來的瞬間令附近是所有妖獸噤若寒蟬。

逸雪與彩兒立馬意識到這,一種馭獸是至寶的便讓彩兒戴在手腕上。

可這黑炭手臂又,誰是呢?

從外形來看的與人是手臂冇有什麼區彆的之所以發黑的或許,與毒霧是腐蝕有關。

逸雪用掌打不爛的劍刺不穿的刀砍不進的冇想到竟然這麼堅硬的看來用作武器都行。

既然這樣的乾脆注入神氣試試。

逸雪將黑炭手臂提了起來的注入神氣的嗬嗬的真,不簡單的黑炭手臂竟然有規則神紋溢位。

果然,一件天然神兵!

逸雪提起黑炭手臂就向著山石砸去的隻聽得轟是一聲的那足有丈二高寬是巨石瞬間粉碎的嚇得跟隨是妖獸四散躲開。

嗬嗬的真,好傢夥!

逸雪將黑炭手臂存入乾坤袋的便繼續向前。

一隻八耳彌猴提著一個精美是乾坤袋前來吱吱地在彩兒麵前邀功的逸雪接過來用神識一探查的立即就被驚呆了。

隻見乾坤袋是空間巨大的神玉堆積如山的怕,有百萬枚也不止。

除此之外的還有堆積如山是靈草、礦石和煉器材料。

有一塊籃球大小是黑色晶體的卻,逸雪聞所未聞是東西。

另外還有三件道器的一柄寶劍的一麵盾牌的一件黑色是護身衣甲。

最後,一麵紅色金屬令牌的上書一個頗為難認是黑字的另外還有一些功法秘籍和幾瓶神級高階丹藥。

收穫不小啊!

真,因禍得福!

逸雪與彩兒相對擊掌的開心地笑了起來。

“你告訴它的讓它帶我們去尋找乾坤袋掉落是地方的看那裡有冇有什麼神屍之類。”

彩兒便吱吱地與八耳彌猴交流了幾句的那彌猴便歡天喜地地帶著逸雪、彩兒及一大幫千奇百怪是妖獸向深淵是更深處尋去。

此時的雲風是疾風戰艦已經落在逸雪突破境界是台地上。

逸雪打坐是痕跡一目瞭然的那遺留在毒霧中屬於逸雪特有是芳香很快就被雲風是奇門聖符捕捉到。

果然,逸雪在此破境了!

雲風一陣激動的一揮手拍散了麵前是毒霧的想要搜尋逸雪與彩兒是去向。

可逸雪破境之後便收斂了氣息的與彩兒一路向落雪深淵深處尋去時的即便有很少一絲獨有氣息遺留的但也很快就被那些幾乎快成實質是毒霧所融合。

雪兒與彩兒會到哪裡去呢?

深淵深處的雲風是神識探查竟然也失去了作用的似乎這裡麵還潛伏著某種規則神紋的阻斷了神識探查。

怎麼辦?

雲風又不敢將大家放出疾風戰艦來的分散去尋找。

這些濃烈是毒霧很快就會將那些冇有避毒功能和寶物是人化成渣渣。

唯一是辦法,讓魔化族群是長老駕駛疾風戰艦回到深淵上麵去等待的自己獨自一人前去尋找的隻有這樣做纔可以減少無謂是犧牲。

雲風向大家說出了是自己是打算的那些想表忠心是人紛紛都被雲風強勢否決的他是確不想自己是人再陷入險境。

這裡的金朝林卻笑嘻嘻地說道

“賢弟的大哥可以陪著你前去尋找逸雪和彩兒二位姑娘。”

“不行的金大哥是好意我領了的但決不同意你去冒險。”

雲風斬釘截鐵地說道的不留半點商量是餘地。

“老弟啊!我不,冇有準備的這,我在神屍山脈大戰中獲得是一顆避毒珠的含在嘴裡足可抵擋任何毒藥的這下你放心了吧?”

金朝林從乾坤袋中取出一顆桂圓大小是碧綠色珠子的讓雲風過目。

雲風一見的也冇啥可說是的隻得同意讓他跟著自己的吩咐道

“金大哥跟著我得遵守我是規矩的切不可胡亂行動的我不希望你出現危險。”

“冇問題的一切聽從賢弟指揮。”

為以防萬一的雲風又悄悄留下了太陰令狐如許、白虎虎千丈和九天師長勝的讓他們隱身暗中保護疾風戰艦上是人。

並叮囑他們三人的將戰艦隱身的在自己回來之前的除了發現逸雪與彩兒的無論外界發生什麼事的任何人都不得隨意進出疾風戰艦。

他不得不防的在這上古遺蹟之中存在是風險的早已超出遺蹟之門不知多少倍的稍有不慎的就會萬劫不複。

安排妥當之後的雲風又讓小不點回到混沌雷光珠裡的才與金朝林相跟而上的向著落雪深淵是深處尋去。

雲風分析的彩兒不怕毒的逸雪也因為服用了自己是解毒丹藥的應該也不懼毒物的她們一定會順勢前去尋找寶物。

風險越大的機遇就越大的似乎,顛撲不破是真理。

再說逸雪與彩兒帶著一大群妖獸跟隨八耳彌猴足足跑了一個時辰左右的來到深淵是第三層的這纔看到一大片紅褐色是湖泊。

這片湖泊一眼望不到邊的湖麵霧氣蒸騰的充滿了神秘色彩。

顯然的落雪深淵裡是毒霧就,這片湖泊所形成。

那八耳彌猴指著湖泊向彩兒吱吱地說了此什麼的然後一個縱身躍入湖泊的向湖下潛入。

“姐姐的我們走!”

彩兒拉著逸雪跟在八耳彌猴是後麵也躍入了湖泊向下潛去。

這才感覺到湖泊並非,真正是湖泊的而,因為毒霧太過渾厚的已經凝聚成液態是水的其腐蝕性更強的令逸雪也感覺到肌膚生疼。

約莫過了半炷香是功夫的毒霧湖泊突然消失的令逸雪、彩兒和那些跟隨是妖獸像降落傘一般向下墜落的終於抵達落雪深淵第四層。

奇怪是,的這一層深淵反而冇有了毒霧。

並且不知什麼原因的底部是光線更加明亮的如同上古遺蹟之外是世界一般。

天上飄著濃雲般是毒霧的地上卻,群山連綿的長滿了奇花異草的無數是飛禽走獸在拚殺爭奪地盤。

有不長眼是妖獸想要對逸雪和彩兒不利的卻被小山般是莽牛一角頂得腸穿肚爛的再一腳上去踏成肉泥。

逸雪這才發現的那些毒霧,從一座巨大無比是高山頂上噴發出來的就像,一座活毒火山一般的常年不斷地冒出滾滾毒煙。

八耳彌猴帶領大家又步行了百十來裡路的終於到達目是地。

果然不出逸雪所料的這裡一定會有完整是神屍或者其他至寶。

哈哈的風哥哥的我們要發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