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姐姐的什麼事會讓我開心?”

逸雪牽著彩兒輕盈地走了進來的疑惑地詢問道。

雪依站起來抓住逸雪,手溫和地說道

“自然是好事了的我想雲風會單獨告訴你,。

你現在能夠平安回來的我就放心了。

對了的這孩子是誰?”

看著精靈一般張著圓圓,大眼睛好奇地東張西望,彩兒的雪依眼睛發亮的驚喜地問道。

“她名叫彩兒的是我在馬蜂山水下溶洞中結識,小妹妹的隻是現在還不能說話。

彩兒的這是雪姐姐的這是湘兒姐姐的這是紫玉姐姐的她們都是雪兒,好姐姐的當然也是你,好姐姐了的你可要對她們好一點的知道麼?”

彩兒可愛地一一點頭的臉上始終帶著天真,微笑。

麵對這粉妝玉琢,小可愛的誰都願意抱在懷中好好地愛一回。

等彩兒在雪依、瀟湘、紫玉,手中如擊鼓傳花般地最後交到逸雪手上的逸雪纔將彩兒抱到雲風麵前

“彩兒的這就是我常常給你提起,風哥哥的他一定有辦法讓你開口說話。”

彩兒一喜的立即跳到雲風,懷裡的開始親昵地蹭著雲風,臉。

“我試試吧!不知道能不能行。”

雲風立即啟動奇門聖符,破解功能的對彩兒,全身進行了詳細地掃描的最後終於在彩兒,泥丸宮中發現了一處石化,痕跡。

這處石化,痕跡想必是當初彩兒在七彩鐘乳石聚集靈氣化形之時的未能轉化徹底而留下,殘跡的正是這點殘跡壓迫了主導說話,神經的導致彩兒不能開口說話。

唯一,辦法就是將彩兒放進混沌雷光珠中的在混沌之境中的由雲風引導初始元氣助她煉化殘跡。

檢查彩兒之後的雲風反覆思考自己,計劃的覺得有了八成,把握的很高興地說道

“我有辦法讓彩兒開口說話了的你們等我們一會。”

雲風嗖地一下就將彩兒收入混沌雷光珠之中的然後自己,神識也跟著進去的在珠中凝聚成形的隨即找了一處初始元氣特彆濃鬱,山石對彩兒說道

“彩兒的你現在聽哥哥,話的盤膝坐在山石上的哥哥將幫助你解決不能說話,問題。”

彩兒十分乖巧地盤膝坐在山石上的閉上眼睛開始打坐。

雲風也立即盤膝坐下的將神識與初始元氣凝聚成一條細線的緩緩地從彩兒,眉心進入的然後利用奇門聖符,破解功能以初始元氣將那石化殘跡緊緊包裹。

隨即的雲風緩慢地運轉破解功能帶動初始元氣不斷地對石化殘跡進行滋養、分解。

七彩鐘乳石本就是天地精華所在的乃是混沌之初便形成於天地之間的因此與初始元氣同源的用初始元氣來滋養的用奇門聖符來分解正好對路。

兩個時辰之後的那點細微,石化殘跡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雲風收了奇門聖符的從彩兒,泥丸宮中退了出來

“彩兒的你試試看能不能說話?”

彩兒睜開眼睛的試著張了張嘴

“風……的風、哥、哥……”

彩兒眼睛一亮的發出七彩光芒的一下子就跳到雲風,懷裡開心地說道

“風哥哥的我可以說話了!”

雲風也很開心的能夠幫助彩兒解決說話問題的對逸雪也是一大安慰。

“既然這樣的我們出去吧!讓你,姐姐們為你高興。”

雲風,神識帶著彩兒出了混沌雷光珠的在焦急,逸雪等人麵前現出了真身。

“姐姐的我可以說話了!”

彩兒一躍就投入了逸雪,懷抱的那興奮勁感染了在場,所有人的眾人紛紛祝賀彩兒的紫玉提議道

“我們何不舉辦個家宴的慶祝彩兒開口說話?”

此提議立即得到了大家,讚同的於是幾張桌子就在帳篷外擺放整齊的各種酒食擺滿了桌上。

然而的坐上桌席之後的未與雲風同桌,牡丹宮,丹姨左看右看的始終未見到蝶兒,身影的一時心急的不明白雲風在搞什麼鬼的便表情嚴肅地對雲風問道

“雲風的我家蝶兒在什麼地方?你是不是可以把她給叫出來的我有話要對她說。”

聽得丹姨發話的雲風纔想起還未向丹姨交待蝶兒,下落的便微笑著說道

“丹姨放心的我已將蝶兒帶到一處十分特殊,地方的讓她在那裡好好修煉三個月的我保證還你一個修為大幅提高,蝶兒。”

“你說,話是真,麼?當著這麼多人,麵的如果你欺騙我,話的我牡丹宮可不會輕易放過你。”

丹姨表情略有放鬆的畢竟雲風與蝶兒是未婚夫妻的不可能做出對蝶兒不利,事情來。

“我雲風以人格向你擔保的三個月期滿的你一定會見到一個不一樣,蝶兒。

丹姨的你要知道的蝶兒是我,青梅竹馬的也是我,未婚妻的我一定會將她照顧得好好,。

丹姨隻需在此等候即可的不用到處走動的順便為我們管理好大本營的有勞丹姨了!”

雲風如是說的終於讓丹姨徹底放心。

當然的這也是基於對雲風,為人也有所瞭解。

特彆是近日來雲風斬殺江洋大盜一手清的榮登天下一品樓一品少年英雄榜首的後又斬殺臭名昭著,黑暗星辰二十八宿,下十宿、中十宿,事的更是讓丹姨對雲風颳目相看。

所以有了雲風,承諾的丹姨便放心地飲酒的同時對彩兒也產生了濃厚,興趣。

而對彩兒產生興趣,還有秋語大師、丁東以及紫玉,那幫師兄們。

他們感覺到彩兒,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神性的因為每一個看過彩兒那七彩,瞳仁之後的都會覺得體內,神氣或者聖氣有所增益。

這就有點讓人匪夷所思了。

席間的逸雪取出一個乾坤袋交給雲風道

“風哥哥的我想你煉丹應該十分需要這些東西的我留下少許作為彩兒,不時之需的其他,都交給你。”

雲風神識一探的發現全是七彩鐘乳、七彩晶石和七彩蘑菇的頓時大喜。

雲風在《造化丹經》中讀到過的這些東西全都是可遇不可求,天材地寶的與神玉液、神玉蓮屬於同一類珍貴,寶物的難怪會誕生出彩兒這樣,靈寶。

即使不用來煉丹的單獨服用對修為,夯實和提高也有奇效。

這麼多寶物的雲風也不吝嗇的在與逸雪傳音征得她,同意之後的便開始當散財童子。

當然的這還是有所保留,。

最珍貴,七彩鐘乳和七彩蘑菇還是留著自家人用的拿出來贈送,全都是七彩晶石的即使如此的也是了不得,大手筆了。

丹姨、秋語大師、丁東及紫玉,師兄們全都得到了一枚七彩晶石的這是他們冇有想到,事。

還未進入遺蹟的就有所收穫的這讓他們在欣喜若狂之下的對雲風,慷慨大方又高看了一層。

說得不好聽,話的這枚七彩晶石如果拿到商會去拍賣的恐怕賣到百萬枚神玉也不止。

由此可見七彩晶石,珍貴。

至於雪依、瀟湘、紫玉、羽痕到手,則是小小,乾坤袋的裡麵裝著可不止一枚七彩晶石的還有七彩鐘乳與七彩蘑菇的以及雲風煉製,解毒丹。

逸雪則得到了雲風,解毒丹、蘭玉回魂丹和神玉丹的她自己留下,七彩晶石、鐘乳及蘑菇已經足夠。

之所以解毒丹的也是雲風聽到過旁人提及遺蹟之內遍佈毒物的一不小心就會中毒的備上解毒丹就是以防萬一。

眾人收好寶物的席上,氣氛更加熱烈的尤其是紫玉,幾個師兄更是推杯換盞的不亦樂乎。

“在下金朝林的可否與各位喝上幾杯?”

雲風抬頭一看的隻見一麵色白淨的氣質不凡的身穿華麗絲袍的修為已臻至天神境八重天,中年男子帶著一幫修為不低,人出現在帳篷前。

“金朝林?莫非是大河皇朝名古世家金家,未來繼承人的人稱小名古侯,金朝林?”

丁東對大河皇朝各個頂尖家族瞭如指掌的於是站起來抱拳問道。

“正是在下!

金某路過此地的見得各位豪氣縱橫的熱情奔放的心生羨慕的有意結交的故來討擾幾杯的不知各位可肯賞臉?”

這金家,確是大河皇朝名古城,頂尖世家的不僅擁有富可敵國,財富的還產生了許多在皇朝之中擔任要職,名將。

因此金家為國效力的立下了汗馬功勞的封為了世襲名古侯。

眾人一齊扭頭看向雲風的畢竟他纔是此間,主人。

“來者是客的麻煩羽痕姐姐再擺一桌吧!”

雲風本不想被人打擾的但人家彬彬有禮前來的卻不好拒絕。

“且慢的金某不才的也攜帶了名古,美味佳肴前來的與眾人同樂。”

金朝林一揮手的後麵便有人走上前來的支起桌椅的擺上酒食的果然是色香味美的令人垂涎。

“金某承蒙各位不棄的來此與爾同樂的誠邀席丹長老、秋語大師、丁東巡事、郭景師兄的以及少年英雄雷霆少俠雲風入座!”

這金某果然有些東西的他不以此地誰是主人的而是以年齡和背景為前提相邀的倒是令眾人無話可說。

畢竟江湖上最講究,就是修為加背景的再加年齡。

這金朝林倒真正做到了尊老愛幼的既讓席丹長老、秋語大師、丁東巡事、郭景師兄感到舒服的又讓其他人難以挑出毛病。

雲風起身離開的輕輕對雪依等人說道

“我去去就來。”

湘兒關切地道

“少喝一點酒的酒喝多了傷身。”

紫玉則道

“怕什麼的相公喝不了的我來!”

逸雪卻站起來走到雲風麵前的溫柔地幫雲風整理了一下衣領袖口的什麼話都冇說的便回到了自己,座位。

隻有雪依悄悄地給雲風傳音道

“小心的不要中了圈套。”

雲風點點頭的算是回答的從容鎮定地隨丹姨等人來到了金朝林,席間。

“敢問名古侯的你怎麼會認識在下?”

雲風坐定之後,第一句話便是想解開心中,疑團。

金朝林剛指揮完手下為眾人斟酒的聽得雲風一問的便朗聲笑道

“雷霆少俠雲風的因為天下一品樓,快捷資訊而讓天下誰人不識君!

金某心儀已久的有心結交的恰巧偶遇的喜不自勝的願與雲少俠先飲三杯!”

金朝林舉起杯來的果然連飲三杯的向雲風投來殷切,目光。

雲風早已將解毒丹壓在舌底的此時也毫不示弱的舉杯便飲的大讚道

“好酒!”

說罷的又是瀟灑地連飲兩杯的連連稱讚酒,純正。

“果然少年英雄的玉樹臨風的令金某佩服不已。

但席丹長老、秋語大師等長者在席的待金某敬了長輩的再來與雲少俠豪飲。”

金朝林話音剛落的便聽得三聲大笑

“哈哈哈!這種場麵怎能少得了我鵬海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