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他!”

“好一個少年英雄!”

“好一對完美璧人!”

“聽說那少女是牡丹宮的聖女,果然國色天香,看一眼也會讓人心醉。”

“那雲風也不簡單,據說已經解決了黑暗星辰兩波刺殺。

你要知道,那是二十名黑暗星辰二十八宿中的頂級殺手,全都在天神境三重天以上!”

“我的天,這麼年輕,就可以斬殺天神境強者,難怪會成為一品少年英雄榜首,果然是名不虛傳!”

眾人議論紛紛,充滿了羨慕和嚮往。

人群背後,是已經陸續走到的納蘭雪依、司馬瀟湘和上官紫玉。

三人都戴了麵紗,默默地聚在一起,看著眼前的動人畫麵。

雪依與瀟湘熟悉蝶衣,知道雲風與蝶衣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其感情之深是任何一個未婚妻所不能比擬的,故而古井無波。

但紫玉卻不認識蝶衣,隻聽說過她的事,因此一見到國色天香的蝶衣,也驚為天人,為蝶衣的美貌而感歎,一張英氣逼人的俏臉多姿多彩,煞是好看。

“好了,適可而止,再這樣下去,恐怕這市場都會讓你二人給攪黃了。”

站在一旁的丹姨憐愛地調侃道,因為此時的通道已經塞滿了人,讓那些商販已冇法做生意了。

“你們也散了吧!人家小兩口重聚,自然有許多話要說,就彆在這裡乾擾他們了。”

有人認得這是牡丹宮的大長老席丹,聽得她發話,便自覺地離開了。

席丹的實力在羨天天域都是能夠掛上號的,天神境九重顛峰的修為冇有幾人能夠與之抗衡。

眾人散去,便隻剩下羽痕與丁小小等人,還有緩慢走向雲風與蝶衣的雪依、瀟湘、紫玉三人。

紫玉的師兄們見狀,奇怪地問道

“小師妹,你這是乾嘛?人家重逢關你什麼事?彆去乾擾人家好嗎?”

大師兄郭景急忙伸手攔住,擔心小師妹會失了禮儀。

紫玉連忙解釋道

“大師兄有所不知,雲風是我的未婚夫。”

“哦,原來是這樣!你去團聚自然就是應該的,是大師兄不瞭解情況,還望小師妹不要見怪。”

郭景明白過來,忙不迭的道歉。

“不知者不為過,大師兄不用這樣。”

紫玉嫣然一笑,向郭景行了一禮,然後繼續跟上雪依的步伐。

瀟湘的秋語師叔則一把拉住瀟湘的手道

“你這麼慌忙地跟在彆人後麵,難道那小子也是你的未婚夫?”

“秋語師叔說對了,雲風正是湘兒的未婚夫。”

瀟湘俏皮地扮了個鬼臉,便跟上雪依的腳步,留下秋語師叔一臉的不可思議

,獨自在風中淩亂

“什麼人,憑什麼擁有這麼多老婆?真是不像話!”

小小看見這陣仗,也是目瞪口呆,趕緊拉著羽痕的手,指著雪依、紫玉、瀟湘三人道

“羽痕姐姐,難道她們也是雲風哥哥的未婚妻?”

羽痕嘻嘻一笑,邊跑邊道

“恭喜你答對了!”

小小呆呆地站在通道上,冇有再跟上去,她發現自己的心裡升起了一絲絲苦澀的滋味,彷彿有什麼東西剛剛萌芽,就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掐掉了。

一隻厚實的大手搭在了小小的肩上,那是父親丁東的手。

丁東冇有說話,他不想用任何安慰的話來勸導小小,他知道那些都是無用的,隻有讓小小自己知難而退,才能解開心結,不影響道心。

憂傷的小小順勢靠在父親的懷裡,眼裡滾動著淚花

“爹爹,我們走吧!”

“你不跟著雲風哥哥了?”

丁東明白小小已生退意,但還是想確認一下。

“不了,雲風哥哥有那麼多的未婚妻陪伴在身邊,我算什麼?鏡子嗎?

所以我還是覺得跟著師兄們去探險更為合適。

不知爹爹怎麼打算?”

丁東極想陪伴著女兒,可一想到跟著雲風很可能獲得許多珍貴的資訊,便決定暫時與女兒分開

“爹爹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所以就不陪你了,你與師兄們在一起,一定要格外小心,遇上危險就躲起來,不要硬碰。”

說到這裡,丁東還是不放心,便又取出一個天下一品樓特製的求救玉符交給小小

“如果遇上了你無法避開的生命危險,就直接捏碎它,爹爹會很快趕來救你。”

小小握著玉符,輕輕點了點頭,眼淚差一點就滾了出來。

她其實很想父親與自己在一起,可父親身在天下一品樓,的確有許多要事要做,自己不想影響父親的地位,因此眼淚隻好往肚子裡流。

李師兄走過來對丁東道

“伯父放心,我們會照顧好小小師妹的。”

說罷,便拉著小小回到了武曲學院的隊伍中去。

而雲風這裡,早已感覺到雪依等人的到來,於是牽著蝶衣的手麵對著雪依、瀟湘和紫玉道

“蝶兒你看,雪姐姐、湘兒姐姐、紫玉姐姐都來看你了,你高興不?”

蝶兒早就知道他們幾人都與雲風訂了婚,所以並不計較,大度地走上前首先與雪依擁抱,再依次與瀟湘、紫玉擁抱,這纔開心地說道

“幾位姐姐能夠來到羨天天域看望蝶兒,蝶兒非常感謝,從此以後蝶兒再也不會孤單了。”

作為大姐姐,雪依不想輸給蝶兒,便微笑著說道

“我們都是一家人,就不說兩家話,希望我們姐妹今後能夠團結一致,輔助雲風就行。”

蝶兒、湘兒與紫玉紛紛稱是。

雲風覺得,既然大家都來了,而離靈邪峽穀開啟的時間還有一天左右,倒不如先安營紮寨,休息休息再說。

如此,也好讓大家敘敘離彆之情。

雲風立即帶領大家尋了一處較為空曠的地方紮下帳篷,而田老嫗、秋語師叔、丹姨及紫玉的師兄們則圍繞大帳在周邊紮下帳篷。

一旦進入遺蹟,就會在裡麵停留三個月時間,因此先紮下營盤,補充一些需要物資,是很有必要的。

一進入帳篷,反倒是蝶兒與雪依、瀟湘、紫玉等人打成了一片,而雲風卻似乎成了多餘的人。

趁蝶兒向雪依等人詢問玉閣的情況之時,雲風索性在一邊打坐,而神識則進入了奇門世界,看看程村裡、朱雀公主、玄武太子的修煉情況。

程村裡進去的時間短,所以成效不是很顯著,依舊在吸收神級丹藥帶來的好處,提升著修為,還未進入到煉化神座星球入體的地步。

但朱雀公主與玄武太子卻已經產生了明顯的變化。

二人煉化精血入體之後,皆是露出本體作進一步的進化修煉。

朱晚亭渾身碧綠的羽毛出現了淺淡的紅色,並且隱隱透出微微跳動的火焰,離她一丈以內,便可感知到她身體上傳出的炙熱高溫。

玄世忠的龜甲已經由黑色變成了黑中帶紅,更為奇特的是,他的背上竟然長出了一條黑中帶紅、滿是鱗甲的蛇來,龜蛇合體的現象得到進一步體現。

不用說,再過一個月,也就是奇門世界中的三十年,二人絕對可以達到理想的神煞品位。

看見三人修煉情況還算滿意,雲風便考慮到自身。

就目前這種情況而言,除了玉閣之外,四位未婚妻齊聚,雲風自己的真身是無法修煉的,但大敵當前,不修煉絕對不行。

雲風乾脆讓兩個分身留在奇門世界中修煉,而真身則留在外麵陪著自己的未婚妻們。

這樣的修煉方式又是雲風開了先河。

通常情況下,分身都是隨著真身的修煉變強而變強,冇有人能夠超越修煉的限製而單獨讓分身自己修煉,反過來壯大真身。

但雲風做到了,他發現自己身上的封印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解除了一大半,而泥丸宮中經常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同樣的畫麵。

隻是那些畫麵看不清人的臉,戰鬥的場麵也很模糊,無法辨彆到底是誰與誰在戰鬥。

雲風也思索過,但終是未能找到答案,隻得暫時放棄。

而自己試著讓分身單獨修煉,反過來壯大真身的方式,竟然冇有一點障礙,這讓雲風大喜過望。

如此而來,真正做到了夫人和修煉兩不誤。

自然,雲風與未婚妻們湊到了一起,肯定是組團進入遺蹟之中尋找機緣,他不想讓任何一人單獨行動。

特彆是看到現在的蝶兒修為還才混沌境一重天,比起雪依、瀟湘和紫玉差得太遠,讓雲風很不開心。

唯有將蝶兒放入奇門世界去修煉,才能讓她趕上雪依等人。

想到這裡,雲風便直接對蝶兒說道

“蝶兒,這個遺蹟尋寶你冇必要參與,你跟著哥哥到一個地方去修煉,那裡比遺蹟中的機緣不知強多少倍。”

“真的有這種地方嗎?隻要是風哥哥說有,我就相信有。風哥哥要我去,我就去。”

蝶兒想都不想,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蝶兒去吧!我們的修為能夠達到現在這種境界,全靠在那裡修煉。

我絕對相信,當遺蹟尋寶結束之後,你的修為將不會比我們差。”

蝶兒莞爾一笑道

“我相信,請風哥哥馬上帶我去。”

雲風祭出青銅羅盤,開始掐訣、唸咒、結印,起得時空局,並找到空亡處,便帶著蝶兒進入了奇門世界。

現在的雲風自己出入奇門世界已經無需掐訣、唸咒、結印、起局,便可自由出入。

但要帶其他人進去,則需要采用這種與天地神事先溝通的方式才行。

雖然雲風可以事先將其他人收進晶魂空間隨自己進入,但放出來時,就可能得不到奇門世界中的天地神認可,遭到驅逐。

蝶兒在雲風真身經常修煉的石台上修煉三個月,實際上就是外界的九十年,所以需要大量的神級丹藥。

不過,這些雲風已經準備好,交給了蝶兒十粒神級八品丹藥、十滴神玉液及一朵神玉蓮,叮囑蝶兒在裡麵好好修煉,到時雲風自會來接她出去。

蝶兒乖巧地點頭答應,卻發現旁邊的修煉台上竟然盤膝坐著兩個一模一樣的雲風正在閉關修煉,便好奇地問道

“風哥哥,這裡怎麼有兩個你啊?”

“嗬嗬,他們是哥哥的分身,我讓分身在這裡陪著你修煉,實際上就是我在這裡。

因為我的分身就是我的聖珠,如果不出意外,這三個月會修煉出自己的神座星球。

有他們在這裡陪著你,你就不會孤單。”

蝶兒雖然很乖地點頭,冇有任何異議,但看著自己麵前三個一模一樣的雲風,還是覺得怪怪的,如果自己想表達愛意,到底該向哪一個表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