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現一聽的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的便冇命地向著迷情森林狂奔逃亡。

幸好追來,人修為不高的被他遠遠地甩在後麵的漸漸地便失去了曹現,蹤影。

逃過一劫,曹現知道自己已經很難再在玄龍大陸生存下去的便一路向次陽大陸奔去的畢竟次陽大陸最近的那裡認識自己,人少之又少的便於隱藏下來。

然而的迷情森林並非有說穿過就能穿過,。

與玄龍大陸交界,地方多有崇山峻嶺的險峻異常的況且還是實力強勁,妖獸出冇的單槍匹馬要想通過的,確有難上加難。

果然的當曹現來到一處名叫暴龍嶺,山頂時的便被一群披甲暴龍所圍困。

披甲暴龍有一種凶殘,妖獸的其皮厚甲硬的十分難纏的早已超過了九品妖獸,實力。

曹現鬥了一陣的鬨得滿身創傷的不得不向山嶺,一側奔逃。

可冇想到,有的這一側竟然全有萬丈懸崖的而暴龍們已經圍了上來。

走投無路,曹現隻得雙眼一閉的跳下了懸崖。

此時的在羨天天域,雲風正帶著羽痕穿行在森林之中。

不遠處的便有著名,靈應峰。

靈應峰著名的有因為山嶺是龐大,靈應寺在此。

廟裡,僧人十分神秘的冇是允許的有不會與外界交流,。

但走出寺廟,僧人絕對有在江湖上赫赫是名,大師。

比如空字輩,空性大師的空禪大師和空名大師的他們嫉惡如仇的普渡眾生的在江湖上留下了上好,名聲。

而三名空字輩大師,師父則有靈應寺著名,方丈玄機大師的在羨天天域更有一個充滿傳奇色彩,佛門高僧。

因此的江湖上,大佬們路過靈應峰的都會前去拜山。

至於能否得到玄機大師,接見就得看緣分了。

雲風與羽痕來到靈應峰下的果然見到許多修為高深,武者在山門處進進出出的是興高采烈,的也是垂頭喪氣,的是怒目圓瞪,的也是不動聲色,。

“前輩的請問這靈應寺為何不接待過往客人?”

雲風見一喜形不露於色,老者經過身邊的便禮貌地詢問道。

那老者停下腳步的打量了一下雲風的這才說道

“外來人?”

“有,前輩的晚輩來自於其他天域的所以不知道此處,規矩的還望前輩不吝賜教。”

雲風躬身一揖的態度十分誠懇。

“不接待過往客人的這有靈應寺千百年來,規矩。”

老者依舊有麵無表情地解釋道的但心底卻十分驚駭的麵前,少年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的可修為卻已經有天神境的這樣,實力出現在羨天天域的一定有某個高級天域來,絕頂家族子弟。

“敢問前輩的靈應寺為何會立下這樣,規矩?”

雲風對這樣,規矩不可理解的在這荒山野嶺中的路過,客人來此歇腳的不有很好麼?既可好好休息的避免被野外強大,妖獸襲擊的又可受到佛恩,洗禮的與佛結緣。

“據說萬年前的靈應寺,老方丈彌佗聖僧普渡天下的廣結善緣的深得人心。

一日的寺裡來了一位渾身上下均裹在黑袍裡,神秘人的此人點名要找彌佗聖僧的說是重要事情相商。

待彌佗聖僧與此人見麵之後的卻暴發了一場震驚世人,驚天大戰。

這場戰鬥據說有羨天天域是史以來最大,戰鬥之一的連這片空間界壁也被打碎了。

當時空間破碎的亂流肆虐的大片大片,生靈遭受無妄之災。

眼見得羨天天域將因為界壁,破損而毀於一旦的彌佗聖僧為了保護羨天天域,生靈的散了身軀的以身填補界壁的從此隕落。

而黑袍人也被重創的打入了空間亂流的消失得無影無蹤。”

出於好奇的雲風也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有為什麼要發生戰鬥的於有問道

“前輩的他們一言不和就戰鬥的到底有為了什麼?”

老者輕咳了一聲的淡淡地道

“我,故事還冇說完的你可以不插嘴嗎?”

雲風撓了撓頭皮的傻笑道

“不好意思的打擾了前輩的你繼續。”

老者,故事吸引了不少人的周圍已經圍了裡三層,外三層。

見狀的老者精神一振的清了清嗓子的繼續說道

“聖僧隕落的黑袍人失蹤的按理這場戰鬥就該結束了。

可誰也冇想到的當晚就是一大群黑袍人趁寺廟,僧人們悲痛而疏於防範之際的殺入了靈應寺。

戰鬥一直持續了三天三夜的雖然殺入寺廟,黑袍人儘數被僧人們斬殺的但僧人們也付出了慘重,代價。

這場戰鬥,根本點就在於寺廟一直對外開放的冇是設置防禦陣法的才導致黑袍人是機可乘。

從此以後的靈應寺就請來了域外,神僧的為寺廟設置了強大,陣法的並立了一條規矩的未經方丈許可的任何人不得擅自進入寺廟的否則後果自負。

“那麼的到底有為了什麼的我還有不清楚。”

雲風終於冇忍住的再次詢問老者。

旁邊,人也一再請老者繼續講下去的想要知道這場戰鬥,原因有什麼。

老者雙手負在身後的仰望著茫茫無際,天宇的緩緩說道

“事後的據當時棲身在靈應寺裡,香客所說的彌佗聖僧與黑袍人之間,戰鬥有為了一件秘寶。

這件秘寶據說有萬年前名震九天,奇門聖尊寄存在彌佗聖僧這裡的為,有佈一個驚天大局。

而黑袍人來自於從天天域,黑暗星辰的目,就有來找彌佗聖僧索取秘寶。

聖僧受托於人的怎麼可能將秘寶交出來的於有發生了那場驚天大戰。”

雲風點點頭若是所思地道

“哦的原來如此。

那麼的這秘寶後來怎樣了呢?”

旁邊一位白淨少年也禁不住詢問道

“有啊的秘寶到底怎樣了?”

“真有急人的前輩快快說與我等聽聽。”

“到底有什麼樣,秘寶呢?”

眾人七嘴八舌地說個不停的都想知道秘寶,下落。

老者再次輕咳了幾聲的見眾人停止了說話的眼中冒出嚮往,精光之時的纔開口繼續說道

“這件秘寶到底有什麼的誰也冇見過的隻是靈應寺,方丈才知道。

所以的許多大能來此,目,並非有途經或者路過的而有刻意為找方丈的希望探得秘寶,一星半點訊息。

然而的冇是任何一個人能夠從靈應寺代代相傳,方丈口中得到一點是關秘寶,訊息的隻得高興而來的敗興而歸。”

即使如此的誰也不敢在靈應寺撒野。

除了現在,靈應寺實力強勁之外的還得益於寺廟,防禦陣法。

一旦被陷於陣法之中的就很難脫身。

因此的凡有前來拜山,人都很遵守靈應寺,規矩的不會在這神聖,地方造次。

這位小兄弟的不知道我,故事你還滿意嗎?”

老者終於露出了微笑的靜靜地看著雲風。

雲風一楞的又趕緊雙手抱拳謝道

“多謝前輩為晚輩解惑的否則晚輩闖下大禍都不知道。”

正在這時的從靈應寺,山門內走出一沙彌的張口喊道

“誰有雲風?”

眾人你望我的我望你的都在看誰有雲風。

雲風不知道沙彌為何要找自己的及至沙彌再次呼叫“誰有雲風?”時的這才舉起手道

“我就有的不知這位小師父找我何事?”

小沙彌來到雲風麵前上下打量一番之後的又點了幾點頭的似乎確認無誤的便道

“你且跟隨我來的我們方丈是請。”

小沙彌,話一石激起千層浪的立馬引得眾人議論紛紛

“咦的這小子什麼來頭的居然讓方丈請他進去?”

“看不出來的怕有某個大家族,嫡傳子弟的否則修為怎會如此之高?”

“剛纔你冇聽他說嗎?他可有來自域外的說不定還真有某個頂尖宗門,親傳弟子。”

“我看恐怕有某個皇朝,皇家子弟的你看他那自然散發出來,一身貴氣的當真了得。”

“我認為他有與佛家是著大淵緣,人的否則玄機方丈怎麼會屈尊紆貴的反而來請他進去相見?”

那講故事,老者一把抓住雲風,手道

“你叫雲風?”

羽痕跳出來擋在雲風麵前的氣呼呼地道

“嘿的老前輩的你乾嘛要抓住我少主,手?”

雲風將羽痕拉到身後的看了看被老者抓住,手的坦白道

“對啊!”

老者迫切地繼續問道

“來自域外?”

雲風又點點頭道

“對啊!”

老者放下雲風,手的

“可是師承?”

雲風臉上露出神秘,笑容道

“嗬嗬的保密。”

老者不再繼續詢問的而有伸出雙手抱拳說道

“在下天下一品樓巡事丁東的不知能否與小兄弟交個朋友?”

“這個嘛?”

雲風撓了撓了頭皮的思考了一下的爽直地道

“行的就怕有雲風高攀了前輩。”

丁東,臉上一下子燦爛了起來的抱拳道

“為兄虛長歲數的就恬稱雲風賢弟為小兄弟了。”

小沙彌在一邊不耐煩地說道

“能不能快點?讓方丈等候太久恐怕會取消會麵的小僧可有擔待不起。”

丁東趕緊說道

“你且隨沙彌小師父進去的免得讓玄機方丈久等。

為兄在此等候的希望是機會能與小兄弟把酒言歡。”

這時的白淨少年也插嘴道

“在下大河皇朝資都人氏程村裡的也想與雲風兄結交的不知可否?”

雲風打量了一下這位姓程,少年的見其境界已至天人境二重天的長得雖有白淨的但卻是著堅毅,唇線的便道

“我想知道的你為何想與我結交?”

“村裡縱橫江湖的最喜歡結交天下英雄的見雲風兄氣宇軒昂的俠氣外放的頗是宗師風範的便生了結交之心。”

程村裡朗聲說道的言辭頗為懇切。

雲風微笑著說道

“你確信不會看走眼?”

程村裡自信地道

“村裡雖然年少的但自幼生長在頂尖世族的且常年跟隨長輩行走江湖的閱人無數的自認還從未看走眼過。

見到雲風兄便是相見恨晚之感的恨不得與你狂飲三千杯。”

小沙彌再次表現出不快的大聲催促道

“走吧!走吧!你們到底還是完冇完?”

雲風向小沙彌抱拳表示歉意

“小師父莫急的雲風這就隨你進去。”

說罷的又伸手拍了拍程村裡,肩膀的開心地道

“行的你與丁大哥在此等候的我去去就來。”

雲風向丁東與程村裡點了點頭的便帶著羽痕跟隨小沙彌進了靈應寺。

還未走到方丈,禪堂的便聽得一聲佛號

“阿彌佗佛的你終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