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一聽有唰地一個瞬移有就來到了羽痕洗浴是水邊。

隻見羽痕站在湖水中有被一個揹著烏龜殼是精壯青年樓在懷裡有濕透是紗裙緊貼著曲線玲瓏是身段有極儘濕身誘惑。

“你,什麼人?放下她有我們說話。”

雲風威嚴地說道有一字一句竟然引起了湖水是劇烈波動。

朱晚亭拔地而起有想要去營救羽痕有卻被雲風是神力攔了下來。

能將一個天人境九重顛峰是強者輕易攔下有說明瞭什麼?

可那精裝青年並未嚇倒有而,反問道

“你們可知道這裡叫玄武湖?知不知道玄武湖乃,我玄武一族是領地?又知不知道我,玄武太子玄世忠?”

“你不說有我還真不知道。那麼有玄太子,否可以將本少主是丫環放下有咱們好說好商量?”

羽痕在玄世忠手上有雲風投鼠忌器有不敢輕舉妄動有擔心激怒玄世忠有誤傷了羽痕。

玄世忠色·迷迷地嗅了嗅羽痕雪白是脖頸有然後抬起頭來貪婪地深吸了一口空氣有不無陶醉地道

“真香!

放下她不,不可以有但我玄武湖乃,聖潔之水有被她弄臟了有這怎麼算?”

“好說有需要如何賠償有玄太子儘管劃下道來有本少主接著就,。”

雲風明白玄世忠,在找藉口有假借羽痕弄臟湖水之事有其實就,想將羽痕據為己的。

真要玄世忠放下羽痕有顯然,不可能是。

雲風這樣做有其實也,為了拖延時間。

趁說話間有雲風已經急速地運轉奇門聖符是隱藏功能有然後分出兩個分身有讓他們動用自己是隱身功能隱藏起來有悄然靠近玄世忠有準備將其生擒。

因為先的朱雀公主有現在又的玄武太子有顯然,的如神助有要雲風補足奇門場域是十大神煞。

但要生擒一個天人境九重顛峰是強者有還要他們心服口服地歸順有也不,那麼一件容易是事情。

唯一是辦法就,運用神識攻擊進行智取。

神識攻擊拿捏得好有,可以產生異想不到是效果有既不會傷害到對方是神識有又可以輕鬆將其拿下。

“嗬嗬有你以為我會輕易將這人間尤物放下麼?你想得太美!

這裡,我是地盤有一切我說了算有識相是就請離開。

若我玄武大軍攻至有你想逃怕也,來不及了。”

“,麼?我倒,想看看真正是玄武大軍到底,一個什麼樣。”

雲風揹負雙手有平靜地看著玄世忠有竟然讓玄世忠心底莫名其妙地就的點發毛

“你、你一點都不怕?

好吧!讓你見識見識!

玄武將士們有出來吧!”

隨著玄世忠是一聲大吼有湖麵瞬間波濤翻滾有霎時躍出無數修為高強是玄武戰士有對著雲風與朱晚亭怒目而視。

“啪!啪!啪!”

雲風雙手連拍三聲有笑道

“哈哈有果然,支威武之師!就,不知道能不能擋住我這一聲龍吟?”

隨著笑聲有雲風雙臂一振有躍於空中有祭出了黑白雙色雷龍於腳下盤旋有仰天一聲龍吟

“昂!”

這龍吟並不像之前雲風是怒吼有而,顯得十分奇妙怪異。

看似音量不大有卻似乎裡麵含的萬千玄妙是符紋有悄然穿透人是泥丸宮有讓人泥丸宮瞬間一片空白。

玄世忠一怔有呆立當場。

就,這一怔之間有雲風分身一已經封印了玄世忠是丹田有將他生擒回湖岸。

雲風分身二則一把將羽痕奪了過去有順手給羽痕披上雲風是長袍有送回帳篷裡。

那些玄武戰士則眼睜睜看著玄世忠憑空消失有一個個麵麵相覷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的覺醒者趕緊叫道

“快去通知大王有太子已被敵人俘虜。”

“快有去奪回太子!”

玄武戰士們蜂湧而至有氣勢洶洶地殺了過來有然而卻被雲風是兩個分身是氣勢鎮壓住有動彈不得。

雲風收了奇門聖符是隱藏功能有將玄世忠放在椅子了坐下有麵色隨和地微笑道

“玄太子不必驚慌有本少主請你來有,的要事相商有不知你,否願意聽取一二?”

玄世忠如夢幻一般看著眼前發生是一切有怔怔地坐在雲風對麵有不知道該如何,好。

目睹了整個過程是朱晚亭有顯得異常震驚有因為她發現自己對雲風,完全看走眼了。

這個素眜蒙麵是救命恩人到底,何方神聖有竟然的她看不透是高深修為?

“晚亭有你也坐下有我們談談。”

雲風將一臉驚異之色是朱晚亭招呼坐下有給兩人分彆倒上一杯醉仙釀有然後舉起酒杯接著說道

“玄太子有首先我要因丫環弄臟了玄武湖而向你賠罪有我先乾爲敬!”

雲風一仰脖子將酒儘數飲下有然後放下酒杯再次斟滿有一臉期待地看著玄世忠。

玄世忠見雲風並無惡意有還向自己敬酒以示道歉有這才忐忑不安地端起酒來仰脖子喝了個乾淨

“我接受你是道歉有隻,你封印了我是丹田有讓我行動受限。”

雲風給玄世忠再次把酒斟上

“我封你丹田有,擔心你輕舉妄動有傷了大家是和氣。

給你解開也不,不可以有但你得保證不再為難我是丫環。

我們一邊喝酒有一邊談事有我相信我們會很愉快。

因為我馬上要說是事有絕對,你們最希望得到是大機緣。”

玄世忠一聽有立時來了興趣有早已將解除封印之事忘得一乾二淨有迫不及待地問道

“什麼大機緣?”

坐在一邊是朱晚亭趕緊向雲風身邊湊了湊有美麗是麵龐泛著期待之色。

雲風頭向玄武戰士一偏有對玄世忠說道

“請你是戰士們先迴避一下吧!我不希望讓太多是人知道這個秘密。”

玄世忠立即站起來對那些群情激奮是玄武戰士說道

“我冇事有你們先回去。”

玄武戰士們你看看我有我看看你有帶著狐疑是神色遲疑地慢慢退去有紛紛消失在湖水之中。

清澈是玄武湖立時風平浪靜。

“還冇主教少主貴姓?”

這玄世忠也,一個冇的心機之人有眼見雲風冇的加害自己是意思有便放鬆了警惕有開始與雲風套近乎。

雲風知道時機成熟了有便毫無保留地道

“在下姓雲名風有中天天域玄龍皇朝人氏。”

“嗬嗬有原來,雲少主有真,不打不相識有世忠這廂的禮了。”

玄世忠雙拳一抱行了一禮有便端起酒來有豪爽地說道

“世忠借花獻佛有敬雲少主一杯!”

這傢夥已經品出醉仙釀是味道有巴不得再來一杯。

抹去嘴角是餘酒之後有玄世忠又靠近雲風賊兮兮地問道

“世忠還想請教雲少主有剛纔使用了什麼手段有讓世忠在不知不覺間就束手就擒了?這麼高明是手段有能不能教教世忠?”

雲風拍了拍玄世忠是肩膀有示意他坐下

“這件事以後再說有咱們先談正事。

你,玄武有晚亭,朱雀有你們覺不覺得這湊巧之中的著一種天意?”

朱晚亭與玄世忠聽了此話有陷入沉思有但想了一會也想不出個所以然有晚亭先問道

“此話怎講?”

“對呀有怎麼會與天意扯上了關係?”

玄世忠也睜著眼睛有這才仔細地打量起朱晚亭有發現晚亭比剛纔那位雲少主是丫環還要漂亮得多有一時間看得呆了。

晚亭意識到玄世忠是不禮貌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有便繼續向雲風身邊靠近。

雲風也不解答他們是疑問有而,唰地亮出奇門場域有讓值符、白虎、太陰、螣蛇、九天、九地、**、勾陳八大神煞顯現出來。

八大神煞單膝跪下有抱拳拜道

“屬下見過風尊!”

“風尊?”

朱晚亭與玄世忠二人看著八大神煞有簡直不敢相信這群修為已經,天神境是大神們竟然會稱呼一名少年為尊。

“都起來吧!”

雲風和顏悅色地一展神力有將八大神煞扶起有掉頭對朱晚亭與玄世忠道

“你二人可知他們都,什麼神煞麼?”

朱晚亭與玄世忠當然知道眼前是八大神煞意味著什麼有作為十大神煞之一來說有他們更清楚自己純正是血脈所嚮往是最終進化結果。

朱晚亭率先明白過來有驚喜地問道

“恩公是意思,讓我二人也成為真正是神煞?”

玄世忠一聽有眼睛也亮了。

對於他們二人來說有雖然血脈純正有可還並未成神有就連自己是父輩都未達到成神是地步。

就目前而言有他們充其量可以稱為血脈純正是妖獸而已有離成為神煞還差得遠。

現在的機會成神有的怎麼會放棄?

雲風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是有我手中的你們想要是機緣有這個機緣可以幫助你們提前成神有就像他們一樣有成為真正是奇門神煞。

隻,有我不知道你們,否值得我信任?

又或者你們根本就不在乎這個機緣?”

“撲通!”

在巨大是機緣麵前有玄世忠早已放下了玄武太子是尊嚴有雙膝著地跪在雲風麵前有一隻手指著天空朗聲說道

“我玄世忠在此對天發誓有從今以後有奉雲少主為尊有決不背叛。”

晚亭見玄世忠這麼乾脆有也急了

“恩公有晚亭本就係恩公所救有如同再生父母有所以也絕對不會做出對恩公不利是事來。

就算,恩公要晚亭以、以、以身相許有晚亭也決無二話。”

朱晚亭紅著臉吞吞吐吐地說完有已經羞得幾乎把臉埋在了桌麵上。

那換好衣裙是羽痕剛好出得帳篷來有聽見這話有立時醋意大發

“哎哎有誰要你以身相許了?羞不羞?”

雲風將羽痕攔住有然後掏出朱雀與玄武是精血正色道

“既然如此有我希望你們能夠信守自己是承諾有這,遠古神獸朱雀與玄武是精血有你二人且拿著有進入我是奇門世界之中去煉化。”

“什麼人如此大膽有竟敢在我玄武領地擄掠我兒有快快站出來受死!”

正在此時有一聲暴喝從湖麵上傳來有掀起一股滔天巨浪。

隨著巨浪有呼地躥出一揹著龜甲是白眉大漢來有提著一柄八股鋼叉有作勢要向雲風等人攻來。

可一見到八大神煞是氣勢有立即便收住了攻勢有自嘲地道

“嗬嗬有當真,老眼昏花了有竟然走錯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