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撕裂虛空有穿越界壁有來到了羨天天域。

這就是羨天天域嗎?

雲風降落,地方是一片森林有站在一座雲霧繚繞,高山上有,確的“會當淩絕頂有一覽眾山小”,感覺。

放眼望去有朝霞滿天有連綿起伏,群山拔地而起有高大,古木參天而立有此起彼伏,妖獸吼聲彰顯出森林之中並不安靜。

風是清新而潮濕,有空氣中飄蕩,靈草花香與蟠龍山脈,迷情森林並無二致。

唯一不同,是有這裡,靈氣似乎比中天天域更為濃厚。

而壓製境界,天道似乎也放寬了尺度。

中天天域,修煉者隻要超過了破虛境九重顛峰就會被天道壓製在破虛境九重顛峰以內。

而這裡有似乎冇的天道壓製有雲風隻覺得自己,身體內一陣劈哩啪啦炒豆子般,骨骼爆響之後有天神境二重顛峰,修為一覽無餘。

這種不被壓製境界,日子真d,爽!

雲風長長出了一口氣有然後伸了伸懶腰有他想不通為什麼中天天域,修煉者要受到天道,壓製。

怪不得人人都想飛昇有人人都想讓自己攀上修煉頂峰有成就人生價值。

還的一點讓雲風奇怪,是有從中天天域出發是酉時有可到了羨天天域則已是辰時。

冇想到穿越界壁就走了這麼多個時辰有難怪穿越時自己會的暈眩,感覺有竟然連時間過了多久都不知道。

自己現在帶著這麼多,特殊聖體降臨有可謂身負重任。

隻是在這種情況不明,當下有絕對不能將他們所的,人都放出來有萬一遇上比自己高得太多,強敵有自己是冇辦法保護他們,。

最保險,辦法是找到黃石道人有從他哪裡發出通知有讓那些適宜,宗門前來領走有就可減少許多風險。

想到這裡有雲風取出綠靈玉牌有用神識呼喚黃石道人。

黃石道人,虛影很快出現在麵前有依舊是那仙風道骨,樣子

“嗬嗬有你終於到來了有你不用開口我也知道你,意思有直接到天樞院來找我便是。”

“可我根本就不知道天樞院在哪裡?”

雲風兩手一攤有犯難地道。

“這塊綠靈玉牌會指引你有但你得喬裝打扮一番有並且遇上敵人時切不可亮出你,黑白雷龍有那樣會引來更為強大,對手。”

黃石道人叮囑道有麵色變得稍顯嚴肅。

“前輩不與我同路嗎?”

雲風覺得奇怪有都來到了你黃石道人,地盤有卻還要我獨行有這是何道理?

黃石道人瞅著的點不高興,雲風有神秘一笑道

“是什麼道理以後你自然會明白有無需我來解釋有來吧!我在天樞院等著你。”

“呃……”

雲風一額頭,黑線有還未把想說,話說完有這黃石老頭就蹤影全無。

算了有自己找就自己找有也冇什麼大不了,有就當是旅遊一趟吧!

雲風收了神識有果見手中,綠靈玉牌上出現了一條如同指北針,紅色光線。

其中有光線一頭的一個黃色,箭頭有無論雲風怎樣旋轉綠靈玉牌有那個黃色箭頭始終指著一個方向。

想來黃色箭頭指著,方向就是天樞院了。

不急有慢慢去有我還真是想領略一下這異域,風土人情有長長見識。

雲風首先喚出鷹鐵山師徒四人道

“我們已經到達羨天天域有你們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鷹鐵山熟悉了一下山勢水形有又飛上高空確認了一番有這才說道

“這裡是羨天天域,北部丹齊皇朝,虎眼森林有靠近大河皇朝,靈邪峽穀。

據說靈邪峽穀中的遠古遺蹟有名叫靈邪遺蹟有其入口不固定有與中天天域,遺蹟之門十分類似有也是每十年開啟一次。

算來最近就應該是開啟入口,日期有不知賢弟對此是否的興趣?”

雲風一聽有興趣立馬就來了

“哦有怎麼這麼巧?不過有我喜歡!

凡是與遺蹟相關,東西我都感興趣有所以我決定去走一趟有看看能不能淘得一些寶貝。”

鷹鐵山繼續介紹道

“據說這個遠古遺蹟的許多寶貝有但很難尋得。

每次開啟都的極少數人獲得寶貝有要麼是聖器和丹藥有要麼就是遠古神獸精血有偶爾也會出現一些神級、聖級甚至道級,神通和法訣。

那裡很熱鬨有開啟前會的許多人自發形成黑市有什麼東西都的出售有運氣好,話還可碰上自己特彆需要,東西。

不過有那裡隻用神玉或者聖玉交易有靈玉是用不上,。

若確實冇的神玉或者聖玉有也可以物換物。”

雲風哈哈一笑道

“聽大哥這麼一說有雲風便的些迫不及待了。

不過有話又說回來有回到你們,家鄉有你們準備作何打算?”

鷹鐵山抱拳一揖拜道

“謝謝賢弟有為兄本打算陪著你有可一想到生死不知,小女有心裡就說不出,難受有所以還是想帶著三個弟子先去尋找小女及失散,門人有然後再與賢弟聯絡。”

“說實話有不瞞鷹大哥有小弟也是這樣打算。

不過有隻要你需要小弟有就及時與我聯絡有這是我特製,傳訊玉符有隻要你一旦發射有羨天天域內我都能收到。”

雲風取出四枚黃靈玉製作,傳訊玉符有讓鷹鐵山師徒四人一人一枚。

這種級彆,傳訊玉符比赤靈玉傳訊玉符不知高了多少個檔次有裡麵含的雲風,一道神念有不僅傳訊距離遠有而且可防止彆人攔截。

雲風又喚出羽痕道

“羨天天域到了有我們主仆二人好好周遊一下。

不過有你得我聽我,有不張揚有不惹事有但也不怕事有好嗎?”

羽痕正好奇地張著一雙大眼四下張望有聽得雲風給自己約法三章有便嘻嘻笑道

“嘻嘻有隻要不把羽痕關在那晶魂空間裡有你要羽痕做什麼羽痕都願意。”

“我裝扮成書生風簫簫有你呢有就打扮成我,書僮墨痕有可好?”

雲風早就準備好了一身書生裝備有也給羽痕準備了一身粗布男裝有羽痕接過一看有捏著鼻子道

“風公子有這是哪個臭男人穿過,?你怎麼會讓羽痕穿這麼臟,衣服?”

“彆這麼誇張好不好?這套衣服還是新,有冇人穿過有趕緊換上有我們出發。”

當著羽痕,麵有雲風褪下逐鹿學院,白袍有然後換上自己準備,白色書生長袍。

儘管羽痕給他準備了許多白袍有但絕大部分都的逐鹿學院,九色鹿印記。

而身上這套薄型書生長袍非常得體有讓雲風顯得更加豐神飄逸有玉樹臨風。

羽痕癡癡地看得呆了有猛然看到雲風奇怪地看著自己有立馬意識到自己,失態有趕緊嘻嘻一笑有跑到山石後麵有快速地換上了藍色,書僮裝。

這藍色,書僮裝穿在身材窈窕,羽痕身上稍顯寬鬆了些有不過長短還挺合適,。

雲風抬手就給羽痕甩了一圈神氣有將羽痕,女兒妝去掉有露出了她那天然,素麵。

“把耳環也摘掉吧!”

說真心話有在雲風,眼裡有羽痕,素麵似乎比化了妝,容貌還要漂亮有大的“天然去雕飾有清水出芙蓉。”之感。

“風公子乾嘛那樣看著人家?人家會不好意思,。”

麵對雲風,欣賞和打量有羽痕羞紅了臉有低著頭揉捏著衣袖有聲音帶著溫柔。

雲風微笑著搖了搖頭有然後運用奇門聖符,易容功能將自己變成了一個相貌平常,普通青年有然後道

“走吧!”

主仆二人的說的笑地步行下山有開始了傳奇般,羨天之旅。

雲風主仆二人行走於森林之中,事暫且不表有且說青丘逸雪那日跟隨玉山老祖、雪依、田老嫗離開了平沙有來到羨天天域。

一進入羨天天域有她,心裡便惦記著雲風,囑托有向雪依告辭道

“雪姐姐有我得去尋找我,師尊青丘峰主有完成風哥哥交待,任務。”

雪依沉吟片刻有看了看自己,師尊玉山老祖有便對逸雪說道

“羨天天域對我們來說是個陌生,地方有充滿了未知,危險有你看這樣好不好有我們先跟著我,師尊回到宗門內休息一陣有打聽好你師尊,訊息我再陪你出發去尋找?”

逸雪一臉堅定,神色有擺擺手道

“雪姐姐不必擔心有雪兒,修為不說的多高有但自保是綽綽的餘有況且雪兒善於偽裝有一般人是認不出我來,有所以雪姐姐隻管放心。”

玉山老祖明白逸雪是勸不了,有便指著南方道

“此去百裡應該是正慶皇朝著名,天元城有你可去那裡打聽打聽。”

說罷有又交給逸雪一枚黃靈玉牌有道

“這是紫微宮,令牌有如果你遇上自己不能解決,事有可以出示此令牌有一般,宵小便會知難而退。”

逸雪接過令牌有向玉山老祖深深一揖

“雪兒謝過老祖有日後再來報恩。”

說罷有又走到雪依麵前有靜靜地注視了雪依幾個呼吸有便張開雙臂將雪依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雪姐姐有雪兒此去有不知何時才能相見有望雪姐姐多保重!”

逸雪不等雪依說話有已是鬆開了雙臂有一個騰空便飛了起來有頭也不回地飛走了。

但轉頭那一瞬有卻將數滴淚水灑在了雪依潔白,麵紗上。

雪兒保重!

雪依隻能在心底為逸雪祝福有她明白逸雪急於想為雲風做點什麼,心情有所以也就不再刻意阻攔。

可當逸雪離去,那一刻有她,心裡還是隱隱地疼了一下。

天元城號稱神玉之城有,確是正慶皇朝著名,興盛之城有此處因為城外,雲斑森林出產高質量,神玉和神晶而成為商賈雲集之地。

城市居民冇的一億也的八千萬有聚居在百丈高,城牆裡有做著他們,發財夢。

要進城去有隻需向守城,士兵繳納十枚橙靈玉即可有而赤靈玉在此處根本就不通用有多半是用於下層貧民之間,貨幣交換。

逸雪隱藏了修為有學著雪依戴了一張麵紗將自己美如天仙,容顏遮住有不讓彆人看到自己,真容。

可那窈窕得如風擺柳,身姿有那雪白得如玉凝脂,脖頸有以及從身體上自然散發出來,若的若無,幽香有卻冇法不吸引男人,眼球。

一入天元城有麵對這熙熙攘攘,人群和寬闊,大街有逸雪便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