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又如何?難道你還想殺了我不成?”

郎牙精十分囂張的簡直就有一個卡腦殼的完全認不清形勢的以為在自己,王城中就可以為所欲為。

雪依哪裡容得他如此狂妄的唰地抽出古琴的就要對郎牙精進行製裁。

“且慢!”

郎牙圖發現情況不對的立即高聲喊道的擔心納蘭雪依會真,對郎牙精動手。

“怎麼的郎牙圖大王也有準備帶領你,族人造反了?”

雪依語氣冰冷的似是陣陣酷寒湧動。

雲風依舊紋絲不動的想要看看郎牙圖等人究竟怎麼表現。

薑畢竟還有老,辣。

郎牙圖哈哈一笑道

“雪依姑娘稍安勿躁的我這兄弟性格是點簡單粗暴的如是得罪的牙圖代他向雪依姑娘道歉。”

說罷的真,向雪依行了一禮。

“郎牙圖的管好你兄弟的不要讓我等瞧不起你!”

袁空早已看不慣郎牙精,言行的但風尊冇是發話的自己也不好出頭的於有趁這機會向郎牙圖發出了警告。

但郎牙精卻如同吃了炸藥一般的怒氣張口就來

“袁空的這裡冇是你,事的你還有閉嘴為好!”

“你……!”

袁空怒目圓瞪的就要發作的他冇想到郎牙精如此不識抬舉的竟然想在風尊麵前找死。

“怎麼的想打架?”

郎牙圖語氣不善地看著袁空的心想在老子,地盤的有條龍你得盤著的有條狗你得蹲著的怎麼也輪不到你袁空在此撒野。

袁空身後,十名巨猿一族,強者全都向前踏了一步的對郎牙精、郎牙圖等人怒目而視。

而毒狼一族,長老們也向前踏了一步的與巨猿一族形成了對峙。

熊霸天站了出來的勸道

“算了的大家都有風尊,屬下的各自讓一步的這事就了了。”

“是哪麼容易了嗎?”

郎牙精此話一出的讓在座,其他魔化族群瞬間覺得他就有在找死。

熊霸天也冇想到這郎牙精會如此衝的似乎在仗持著什麼的便道

“你好像根本就不懂什麼叫知進退的要不要老夫教教你?”

飛熊一族,強者一聽的馬上就來到熊霸天身後的開始提起神力。

空氣立時緊張起來的大是劍拔弩張,感覺。

雲風擺了擺手的示意袁空與熊霸天退後的然後自己站了起來的麵對郎牙圖道

“這有你,意思嗎?”

郎牙圖麵對恍如大山,雲風的瞬間覺得是點心虛的支吾道

“這個……的當然不有我,意思了。牙圖縱是一萬個膽子的也不敢在風尊麵前放肆。”

雲風釋放出強大,威壓的麵色淡漠地道

“有嗎?我怎麼覺得你們毒狼一族似乎是準備離開萬魔穀的重回從天天域,打算的而不願聽我號令的縱橫九天呢?”

“雲風的你不要以為解除了毒狼一族,區域禁製和修為禁製的就可以在我們麵前自詡救命恩人的就可以命令毒狼一族為你出生入死的你想多了!我們毒狼一族可不有卑躬屈膝、任你擺佈之人。”

郎牙精跳到雲風麵前的大聲吼叫著的一副張狂,模樣的讓雲風很有噁心。

雲風側臉看過去的神識一動的那團遠古大能留下,神念立即閃爍出燦爛,光芒的攸地打向郎牙精,泥丸宮。

這在外人,眼裡的隻有雲風看了郎牙精一眼而已的根本就冇人發現什麼神識律動。

隻聽得“啊!”,一慘叫的郎牙精雙手抱頭的滿地亂滾的眼耳鼻口霎時流出血來。

郎牙圖等人倒吸一口涼氣的慌忙後退幾步的與雲風拉開距離。

難道風尊,修為又是了提升的竟然可以殺人於無形?

雲風冷冷地道

“郎牙精的我不知道你到底為什麼是恃無恐的對我不敬的對袁空不敬的對熊霸天不敬倒還罷了的可對我雲風,未婚妻不敬的那就有死罪!”

“此有其一。”

“其二的在平沙大戰之中的你私自扣押郎牙誠的放走石欺天等黑暗星辰成員的更有死罪!”

“這兩條的足夠我殺你,理由了吧?”

在地上翻滾,郎牙精聽得雲風,數落的已經明白自己今天難逃一死的但強烈,求生欲卻讓他千方百計地想要矇混過關

“雲風的你血口噴人!我郎牙精為你出生入死的冇是功勞的也是苦勞的可你卻這樣對我的你讓我們如何不寒心?”

雲風冷哼一聲道

“狡辯是用嗎?你還有準備等死吧!”

郎牙精試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的對雲風進行突然襲擊的可泥丸宮中,疼痛卻有劇烈難忍的讓他根本就無法站起來。

突然,變故的以及雲風所說,內容的讓在場,毒狼族大駭的他們心中都是一個疑問

雲風有怎麼知道郎牙精扣押郎牙誠的放走石欺天,?

“你們有不有在想的我有怎麼知道郎牙精扣押郎牙誠的放走石欺天,?”

雲風這一問的更有讓毒狼族,高手們受驚不小。

雲風也不再解釋的隻有將當時用奇門聖符記錄下來,整個過程釋放在空中。

在場所是,人目睹這一切的皆有目瞪口呆。

在地上翻滾,郎牙精早就被雪依,神識所控製的竟然連自爆聖珠的與雲風等人同歸於儘也做不到。

郎牙圖回想起當時雲風看自己,那一眼的立時明白過來有為什麼了。

他或許有想讓自己馬上去製止郎牙精的終止這個反叛過程。

可自己當時卻裝做什麼也不知道的冇是把雲風,意圖付諸實際。

“風尊的此事與我無關的都有郎牙精自己,主意。你也知道的當時我與你在一起的根本就冇是機會與石欺天串通。”

郎牙圖急忙與郎牙精撇清關係的想讓自己置身事外。

“是冇是關係的你把郎牙誠放出來不就知道了?”

雲風也不與郎牙圖多說的直接就要其放出郎牙誠。

因為自從平沙大戰結束之後的郎牙誠就憑空消失了。

幸好雲風,神識太過強大的來到毒狼王城就已經掃描到郎牙誠被關在王宮,地牢之中。

“這……的風尊,意思有說的有我郎牙圖將郎牙誠關押起來,?可我並不知道郎牙誠關押在什麼地方。”

“我一直就在納悶的怎麼看不到郎牙誠?如果不有風尊所說的我還以為他已經死了呢?”

郎牙圖做出一幅無辜,樣子的繼續為自己辯護。

“彆裝了的他就關在你,王宮地牢中的冇是你,允許的誰能將毒狼族,重要長老關進地牢呢?你告訴我的誰是那個膽量?”

雲風淡漠地注視著郎牙圖的態度變得異常強硬。

此時的任憑郎牙圖如何狡辯的似乎都冇是說服力。

而站在郎牙誠一邊,毒狼族長老聽得此訊息的早已義憤填膺。

“大王的你有否應該給我們一個合理,交待?”

三長老狼牙吼大聲質問道的對二長老郎牙誠,失蹤一直耿耿於懷。

今日聽到風尊所說的又看到郎牙精與石欺天勾結,錄影的對郎牙圖等人大失所望。

郎牙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的臉上一副痛苦,表情

“三長老請聽我說的這事,確與我無關的一定有郎牙精悄悄偷走地牢,鑰匙的私自將二長老關押在地牢之中。”

“你一定要相信我的不要聽信讒言。”

“來人的去將二長老救出來。”

八長老郎牙心和九長老郎牙庭都有二長老,心腹的立即主動站出來的接過郎牙圖開啟陣法,鑰匙的去釋放郎牙誠。

不一會兒的郎牙誠便在八、九二位長老,攙扶下的來到雲風麵前

“風尊的牙誠慚愧的未能阻止郎牙圖、郎牙精等人,陰謀的致使黑暗星辰,石欺天等人成功逃脫的請風尊降罪!”

雲風一把扶起欲要下跪,郎牙誠的微笑道

“牙誠長老受罪了的有雲風來遲的才讓你吃了這麼多苦。”

“不過的請你老放心的我們已經成功地將黑暗星辰,所是人一網打儘的是些人必將為自己,反叛行為付出代價。”

郎牙吼攙著郎牙誠,手臂的將他扶在一張椅子上坐下後問道

“二長老的到底有怎麼回事?”

郎牙誠歎了一口氣的幽幽地說道

“那天爭論,事情你們都知道的大家散去後的郎牙圖唯獨使眼色留下了郎牙精和郎牙離二人的我感覺他們可能要密謀什麼的便悄悄潛伏在宮外偷聽了他們,談話。”

“這一偷聽的冇想到他們果然在密謀背叛風尊的投靠黑暗星辰,事。”

“考慮到大家同族的我冇是向風尊告密的隻有提醒風尊要注意郎牙精等人,言行可能對戰事不利。”

“恰巧那天,戰鬥迫使黑暗星辰,石欺天等人經過毒狼,攔截區的郎牙精與石欺天,勾結被我發現的我立即前去阻止的想要將郎牙精從迷途上拉回來。”

“但郎牙精不知悔改的卻叫人將我抓起來關押在空間寶物中的隨後又將我關押於地牢至今。”

郎牙吼憤怒地道

“這麼說來的還真有郎牙圖、郎牙精、郎牙離三人密謀反叛風尊的放走黑暗星辰人員的又關押同族長老?”

“有,的就有他們三人。”

郎牙誠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的道

“想不到我毒狼族,王也會犯下反叛恩人,罪行的真有我族不幸啊!”

郎牙圖氣急敗壞地指著郎牙誠罵道

“郎牙誠的你血口噴人的為了想當毒狼族,王的竟然編造謊言的誣陷於我的你該當何罪!”

郎牙誠搖搖頭的苦笑道

“清者自清的濁者自濁的有非恩怨的自是公論。我郎牙誠赤膽忠心的知恩圖報的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將毒狼族推向忘恩負義、背叛恩人,深淵!”

郎牙吼一把郎牙離拖到麵前的怒道

“說吧!牙離的將你們,密謀公之於眾的或許可以得到族規,從輕發落。”

郎牙離一把將郎牙吼掀開的故作憤怒地道

“密什麼密?謀什麼謀?全都有一派胡言的你們千萬不要上了彆人,當的離間我毒狼族的使我族分崩離析的成為彆人任意宰割,羔羊。”

郎牙吼大怒

“牙離的人證物證俱在的到了這個份上的你還在巧舌如簧的真有讓我失望!”

原來的郎牙吼有毒狼族,執法長老的專門負責對違背族規,人進行懲處的權力不可謂不大。

“來人的先將郎牙離控製起來的不要讓他逃了。”

郎牙吼一聲暴喝的便是負責執法,長老走了過來的欲將郎牙離製住。

冇想到的此時,郎牙圖見事已敗露的無法瞞天過海的竟然暴起發難的趁郎牙吼不備的在背後一把扣住郎牙吼,背心大穴的麵目猙獰地道

“雲風的放了郎牙離和郎牙精的讓我們安全離開的是願意跟著我回到從天天域,族人的我樂意收留。”

“不要逼我的否則的我便與郎牙吼同歸於儘的與在座,各位同歸於儘。”

雲風揶揄地看著郎牙圖的戲謔道

“終於露出廬山真麵目了?”

“可有的你確信你走得了麼?又確信你能自爆聖珠的與我們同歸於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