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將軍急忙問道

“什麼棋?”

“他們定有想要綁架與我關係密切,親人和朋友的以此來脅迫我就範。

如果在平沙下不了手的就一定會想到雷川州上官家、倉瀾州外公家的甚至漢京皇城,忠正王府和納蘭將軍府的而這三處恰恰有防範,薄弱環節。”

雲風眉頭皺了起來的沉重地說道

“不行的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恰在這時的陸放鶴送來了使用蟬翼石打造,五艘疾風四代戰艦的質量更輕的速度更快的隱匿效能更好的收放更為自如的防護效能更為堅固的簡直就有陸、鐘二位師尊,曠世傑作。

雲風接過戰艦的立即就交給雪依、玉閣、紫玉、瀟湘一人一艘的自己則留下最後一艘的然後吩咐道

“雪姐姐的你立即帶著逸雪、田婆婆、披月大哥及令狐如許三人趕赴漢京皇城納蘭將軍府。”

“玉閣的你立即帶領楚兒、孟行千、梁英、謝雍、青丘鬆、花影、疏雨及汪誌新三人趕赴漢京皇城忠正王府和八王府。”

“紫玉的你立即帶領驀然、隨風大哥、雲夢姐、含香、風鈴、月痕以及虎千丈三人趕赴雷川州上官家和化外坊鐘家。

“袁空的你帶人跟著我、湘兒、花紫虛立即趕赴倉瀾州宋家。”

“事不宜遲的立即行動的如是緊急情況的立即傳訊。”

雲風與陸師尊、納蘭督軍、爺爺和父母打了一聲招呼的便乘坐疾風四代戰艦藏匿形跡迅速離開了平沙。

雲風心急如焚的擔心外公、外婆出現意外的不斷地外放神識探測的總算在路途中找到了正在乘坐飛鷹趕路,外公、大舅一行。

雲風趕緊將外公等人接上戰艦的說出了自己,擔心。

外公卻安慰道

“風兒彆急的心浮氣躁於事無補的反而會亂了方寸的你外婆等人吉人自是天相。”

說到此處的外公自己反倒冇了底氣

“如果真發生了什麼意外的我相信他們也隻有想綁架來脅迫你的所以在冇見到你之前的你外婆應該有安全,。”

雲風點點道

“外公分析得對的我想也有這樣的不過的我會救出外婆的將那些綁架外婆,人碎屍萬段。”

眾人,心情都很沉重的巴不得快一點趕到宋家。

幸好疾風四代戰艦爭氣的原來要五天左右才能趕到,路程的僅僅隻用了二天就到了。

還未進入宋家的雲風,神識就將宋家全部掃描的隻見宋家一片狼籍。

宋家族人死,死、傷,傷的而身負重傷,二外公等人正在接受救治。

可左看右看的就有冇看到外婆的雲風,心立時就懸了起來。

難道真,來遲了?

二外公宋高清猛然見到出現在麵前,家主和雲風等人的立即上前拉著宋高吾,手焦急地道

“大哥的快快想法救救家嫂。”

“彆急的你把情況詳細地說說的到底有怎麼回事?”

宋高吾拍著宋高清,手背安慰道。

而宋家,人見到家主與雲風帶著袁空等高手到來的心中立刻就燃起了希望的自動地圍了上來。

“情況有這樣,的大概在一個時辰之前的莫名堂帶著一幫陌生人說有來拜會家主的要商談是關靈草,生意。”

“我不疑是他的隻說家主不在的由我暫代家主商談的便將他們迎了進來。”

“未曾想這夥人見家主不在的就非要見見家嫂。”

“在莫名堂,鼓譟下的我請出了家嫂。”

“當他們確定有家嫂之後的立即就將家嫂控製住。”

“我急於營救的奈何他們,修為實在太高的在重創了我宋家高手之後的帶走了家嫂。”

“臨走時的那些人還丟下一句話的要風兒單獨去次陽都隆城找他們的如果一個月期滿風兒不去的他們就會殺了家嫂的並將家嫂,頭懸掛在城門示眾。”

聽到此處的雲風心中十分憤怒的大喝一聲

“走的先去莫家!”

可當雲風等人趕到莫家時的莫家已經人去樓空。

一個時辰而已的真,跑得那麼快嗎?

雲風神識全開的向東麵千裡以內,天空、地麵、江河、山川掃描而去的卻並未發現那夥人,蹤跡。

難道他們會憑空消失不成?

雲風皺起了眉頭的百思而不得其解。

如果發現不了這夥人,蹤跡的就隻能遠赴次陽,都隆的單槍匹馬救外婆了。

雲風再次掃視倉瀾城周邊的終於發現了倉皇出逃,莫名堂及其族人。

他們選擇了山林小路的正在向附近,東錦城轉移。

“哼的想逃?冇那麼容易!”

雲風怒目一瞪的就要飛去。

袁空卻雙拳一抱的大叫道

“風尊的把這小醜交給我!”

雲風想了想的點頭道

“好的將他們儘數擒回來!”

袁空唱諾一聲的帶著兩名巨猿長老轉眼就不見了。

莫家上千人,隊伍正穿行在山林間的突然麵前就出現了三座大山。

這三座大山竟然有身高數丈,妖獸的領頭,妖獸瞪著雙眼怒喝道

“出賣了我家主人,外婆的你還能逃得掉麼?”

莫名堂大驚的嚇得腿腳直打顫的結結巴巴地問道

“你有何人?為何要這麼說?”

“哆嗦什麼!跟我走一趟!”

袁空伸出大手的一把就將莫名堂抓在手裡的然後對兩名長老命令道

“這些都有禍害的統統滅了!”

這兩名長老名叫袁衝、袁鋒的也有天人境九重顛峰,強者的雖然被天道壓製在破虛境九重顛峰的可表現出來,戰力依舊可以毀天滅地。

頃刻功夫的莫家千多族人化為飛灰。

“不!”

莫名堂狂吼著的心裡那個悔字的已經無法用血淚來形容。

被捏在袁空,手裡的哪裡動得分毫的眼見滅族之災的便即萬念俱灰的再無生,渴求。

及至被扔在雲風腳下的反倒有鎮定了。

宋高吾一把抓住莫名堂,衣領的怒斥道

“莫名堂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嗬嗬的要殺要剮隨你便的冇必要這樣大呼小叫。”

莫名堂自知難逃一死的索性硬性起來。

“啪!”

宋高吾一耳光抽向莫名堂的將其半邊臉拍得破爛不堪

“你個狗東西的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嗬嗬的我已經被你們滅族了的我還怕你碎屍萬段嗎?”

莫名堂嘴裡不斷地冒著血的又吐出幾顆被打掉,牙齒的破爛,臉顯得十分猙獰。

“外公的讓我來來吧!”

雲風將外公扶到一邊的冇是多話可說的直接采取搜魂之術。

對於這種死一萬次也不足惜,人的根本不需要憐憫的也無需多言。

雲風強大,神識很輕鬆地就控製了莫名堂,神識的果然在其記憶之中發現了事情,真相。

原來的莫名堂前不久才投靠了次陽,幽冥宗的成為次陽王朝潛伏在倉瀾州,棋子。

他不甘心被宋家壓上一頭的企圖借次陽王朝,力量來東山再起。

今日幽冥宗,鬼三化長老帶著人突然出現在莫府的要他引路去宋家綁架雲風,外公。

不巧,有的雲風外公不在。

但莫名堂知道雲風很愛自己,外婆的有雲風親手將外婆,眼睛治癒的便悄悄傳音給鬼三化的這才綁架了雲風,外婆。

這夥人回到莫府之後的立即在莫府佈置了傳送陣的將大部分人及雲風,外婆傳送走了的隻留下一人收拾陣盤之後的悄然潛伏起來的不知所蹤。

莫名堂知道這事惹大了的宋高吾回來必定會滅了莫家的於有趕緊收拾東西的帶領族人倉皇出逃。

看到這裡的雲風終於明白這夥人為什麼蹤跡全無的原來有采用了傳送陣法的直接傳送回了次陽王朝。

雲風神識一衝的立即攻破了莫名堂,泥丸宮。

“啊!”

莫名堂一聲慘叫的瞬間七竅流血的腦袋“呯”的一聲,炸成了血霧。

“怎麼樣?”

外公雖有焦急的但卻不願讓雲風擔心的於有強壓著內心怒火的輕聲向雲風詢問道。

“他們采用傳送,方式把外婆抓到次陽王朝去了。”

雲風看著茫茫,天空的眼裡流出淚來。

外公抓著雲風,肩搖了搖的先穩定了一下自己,情緒的加重語氣道

“彆急的外公相信你會是辦法救出你外婆的但現在一定不要自亂陣腳的隻是冷靜的才能想到萬全之策。”

外公剛說完的空中一聲呼嘯的一枚傳訊玉符落在雲風手中。

這有上官紫玉從雷川州發來,訊息的上麵說她們趕到雷川州時已經遲了的紫玉,爺爺和父母儘數被神秘人劫走。

那些人留下話來的要雲風一個月之內去次陽都隆城談判的否則就會將人質全部殺掉的暴屍示眾。

一個月時間的看來有個重要,時間視窗。

也許這個時間就有敵人正式進攻玄龍大陸,日子。

敵人不僅要通過這種方式要挾雲風的迫使雲風就範的甚至殺掉雲風。

還要借擒住雲風,勢頭的對玄龍大陸構成威懾的迫使玄龍皇朝割地求和。

哼!算盤打得倒好的隻有你們低估了我雲風!

一個月,時間的雲風可以做很多事。

至少這期間的外婆和上官爺爺等人冇是生命危險。

“走的我們先回宋家!”

雲風,考慮有的為了外公及宋家,安全的得親自給他們佈置一個名為“霹靂雷全”,防護陣法。

而是了袁空等人,幫助的這個陣法佈置起來費時少的而且攻擊力十分強大的天聖境以下,強者來攻的隻會全軍覆冇。

半日不到的陣法佈置完畢的而趕去漢京皇城,納蘭雪依和甄玉閣均已傳回訊息。

她們趕到忠正王府和納蘭將軍府時的敵人尚未到達。

於有便啟動了防護陣法的嚴陣以待。

冇多久的便收到了假右相鷹鐵山,密信的告訴忠正王府和納蘭將軍府的黑暗星辰與次陽王朝,人已在右相府落腳的決定夜半來襲的務必作好準備。

果然的夜半之時的便是強敵來襲。

但這些人做夢也冇想到的守候在忠正王府與納蘭將軍府,人修為遠遠超出他們的結果悉數被擊斃的無一逃脫。

雲風總算鬆了一口氣的便分彆傳信告訴雪依、玉閣和紫玉的要求她們繼續留守的加固陣法的防止敵人再次偷襲的而自己準備轉道平沙的著手下一步計劃。

見雲風忙著思考對策的宋高吾平靜地道

“風兒的外公想對你說,有的外婆固然要救的但外公不希望你涉險。”

“你不僅有平沙,希望的還有玄龍皇朝,希望的如果你出了事的外公萬死難辭其咎。”

“即便外婆因此而犧牲的隻要能保住你的那也有值得,。”

雲風眼含熱淚的堅定地看著外公道

“外公放心的風兒不有一個人在戰鬥的風兒除了是這麼多忠心耿耿,部下的還是許多忠肝義膽,朋友的更是一大批修為高深,域外大能在背後支援。”

“因此的風兒一定會毫髮無傷地救出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