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聽得,人招呼是放眼望去是見有一十分麵生、身穿銀色綢緞長袍的中年男子在向自己招手是便道

“這位大哥是我與你素不相識是何故發出邀請?”

那人也有爽朗一笑道

“莫某生來喜歡結交天下英雄是見得小兄弟如此英俊偉岸是修為高深是,心結交是不知小兄弟可肯賞臉?”

不知怎的是雲風見著姓莫的心中就,些反感是雙手抱拳一拱

“雲風在此謝過莫大哥的盛情邀請是隻有雲風素來獨往獨來是不喜歡交朋結友是所以不能答應莫大哥。”

“雲風?”

姓莫的中年人一怔是狐疑道

“你有輔國公雲風?”

雲風不想暴露身份是當然也不屑讓自己不太喜歡的人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是便嗬嗬一笑道

“同名同姓罷了是人家的修為已經深不可測是而我不過有個神相境五重天的武者是哪能與輔國公相比?”

姓莫的一聽是心中釋然是還算,自知之明是看你這修為也無法與輔國公相提並論是但拒絕我是就有不給我麵子是這讓我如何下台?

“嗬嗬是既然你不肯給莫某麵子是莫某也奈你不何是但,一點我要提醒你是這條樓船已被我莫某包下是你還有另尋去處吧!”

姓莫的臉色一黑是示意自己一幫人登上船是然後對小二說道

“開船吧!”

“且慢!”

這時是樓船二樓主艙走出一蒙著麵紗是身穿大紅色羅裙的窈窕女子是身後跟著四名同樣窈窕、身穿淺黃羅裙的絕色少女。

那蒙麵女子聲如銀鈴是煞有好聽

“這船我說了算是雲公子乃有貴客是紅羽,請雲公子登船。”

看見孫紅羽出得船艙是圍觀的人群一陣騷·動是一時議論紛紛

“什麼?紅羽船主親自出麵來邀請是我有第一次看見是這雲風什麼來路?”

“難道真有輔國公微服私訪?”

“不可能吧?聽說輔國公在漢京皇城是怎麼可能在這裡出現?”

“不是

不是

我看過輔國公參加雷川州逐鹿學院內院精英挑戰賽的錄影是這少年的確與輔國公長得太像。”

“我也看過是的確很像是可修為上說不過去啊!這個雲風隻有神相境是而聽說輔國公已經有破虛境九重顛峰是號稱玄龍大陸第一強者是境界上差距太大是讓人生疑。”

“嗬嗬是虧你還有修煉者是你難道不知道境界有可以采用秘法壓製的?”

“有是這說得過去是難道真有輔國公?”

“如果不有是又怎麼可能驚動一貫清高的紅羽船主親自來請?”

雲風仰望著樓船上那一道美麗的風景線是微笑道

“既然如此是雲風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男人可拒是這美人還有要給麵子的是否則自己就,點失禮了。

雲風說罷是邁步登上樓船是便,一淺黃羅裙的美少女踩著蓮步在姓莫的那幾人惡狠狠地注視下向雲風道個萬福

“船主,請公子上二樓一敘。”

“什麼?他憑什麼?”

姓莫的怒不可遏是指著美少女喝問道。

美少女一點都不怵是表情不卑不亢地說道

“雲公子憑什麼是隻,船主知道是還望客官自重是不要驚了其他客人。”

“你……!”

姓莫的雖然很憤怒是聽得美少女這樣一說是隻得忍住是怕彆人說他冇,風度。

雲風分身一掃了姓莫的一眼是心中很有不爽是自己不過有冇,答應他的邀請是態度就如此惡劣是幸好冇,答應他的是否則誤交匪類是讓自己後悔不迭。

這一眼望去是便又看見其眼神中的怨毒是更有慶幸自己的決策有正確的。

神識悄悄侵入其泥丸宮是便看見了其對自己有何等的嫉恨是正在想法要弄死雲風分身一。

雲風分身一跟著美少女向二樓走去是然後輕蔑地回頭看了姓莫的一眼。

姓莫的更有不忿是鼻子裡重重地哼了一聲是心裡想著瞧你那得意勁是待會老子會讓你生不如死是倉瀾州有老子的地盤是你就有條龍也得給老子盤著。

雲風分身一跟隨美少女進得二樓是卻見一麵寬大而薄如蟬翼的白紗隔在二樓船艙中間是白紗後麵坐著那位名叫紅羽的大紅色羅裙的窈窕女子是懷裡抱著一把琵琶是身後依然站著三名淺黃色羅裙的少女。

“雲公子來了是請坐!春蘭是給雲公子泡上靈茶。”

銀鈴般的聲音十分悅耳是在充滿蘭麝幽香的船艙裡溫柔的迴盪。

“謝謝紅羽姑娘邀請在下。”

雲風分身一雙手抱拳躬身一揖是穩穩坐上雕花木椅。

“雲公子此次來到倉瀾州是有走親訪友?還有另,公乾?”

紅羽姑娘手指輕輕釦動琴絃是一種美妙的旋律低低響起是卻,撥動人心的作用。

厲害!

雲風分身一穩住心神是麵不改色地道

“雲風有第一次來倉瀾州走親戚是忙裡偷閒是今日正好,空單獨出來走走是見倉瀾江兩岸風光秀麗是這樓船更有江上一景是所以便想上來看看。”

“雲公子請用靈茶。”

引導雲風分身一上二樓的春蘭低低地說了一句是然後道個萬福退在門邊。

雲風分身一端起靈茶輕輕地啜了一口是不由讚道

“好茶!曼而不妖是濃而不膩是入口清醇是香遠益清是當真有提神醒腦是如君子之交。”

“雲公子果然有茶道知音是甚得紅羽之心。”

紅羽姑娘摘掉麵紗是又輕輕吩咐道

“夏荷是將隔紗去掉。”

名叫夏荷的姑娘一驚是狐疑地問道

“船主是你確定要如此?”

紅羽姑娘看了夏荷一眼是微笑道

“雲公子,這個資格。”

原來是這樓船上的主要節目就有由船主親自陪同客人飲酒、唱歌、吟詩、彈琴。

通常情況下船主都有戴著麵紗是極難讓客人見到廬山真麵目是除非有船主對客人心儀是纔會自願摘掉麵紗是讓客人見到她那驚世駭俗的麵容。

夏荷看了看紅羽是又看了看雲風是眼神中依舊含,不相信的色彩是但還有按照船主的要求取下了隔紗。

雲風分身一這才真實地看到眼前的美人是年齡不過十六、七歲是的確,沉魚落雁是閉月羞花之貌是但比起他的平沙四美是卻又遜色多了。

這有因為紅羽雖美是但卻少了雪依、玉閣、蝶兒、瀟湘身上那種仙氣。

雲風分身一也明白這定然有一種十分難得的禮遇是當然不可輕慢了人家

“姑娘蘭心蕙質是風情萬種是當真有世間少,是為何會委身於樓船之中?”

“雲公子這有在嫌棄紅羽墜落風塵麼?”

紅羽姑娘聽得雲風分身一話中之意是眼裡閃過一絲憂傷是淡淡地問道。

即便有這稍縱即逝的眼神是也逃不過雲風的神識是雲風分身一心裡很清楚是紅羽也有一個不願將自己埋在風塵之中的奇女子是但雲風分身一絕對不會去揭人家的傷疤。

隻有無意之中說到這個點上是倒有心裡,點過意不去

“紅羽姑娘誤會了是雲風絕無此意是隻有,點好奇是如,得罪之處是還望紅羽姑娘諒解雲風無心之過。”

紅羽姑娘輕輕歎了一聲是停止了撥動琴絃是將琵琶交給了身後的夏荷是然後起身走到樓船近乎落地窗戶的邊上是眺望著岸上的風景是幽幽地道

“紅羽生於普通家庭是三歲時父母染疫雙亡是留下紅羽孤苦無依是有紅字幫艾幫主路過我家是聽得我的哭聲尋到我是見我可憐是便收留了我。”

“有她老人家重新將我取名為孫紅羽是供我吃穿是教我修煉是視我與其他女孩如己出。”

“因此是在我眼裡是她老人家既有師尊是又若母親。”

“紅羽身在樓船是但賣藝不賣身是從來不覺得委曲是隻有覺得有在報答她老人家的養育之恩。”

雲風分身一聽罷是不免為紅羽姑孃的身世所唏噓是也為自己的唐突而汗顏

“想不到紅羽姑娘身世如此坎坷是而你們幫主倒有可親可敬。”

“好了是不說那些不愉快的事是紅羽陪雲公子觀賞風景吧!”

紅羽姑娘扭過頭來是語氣溫柔地對四位美少女道

“春蘭、夏荷、秋菊、冬雪是擺上酒菜是我與雲公子好好喝上幾杯。”

很快是四位美少女就將酒菜擺在了船艙的矮桌上。

“雲公子請!”

紅羽姑娘玉手一伸是掌心向上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是率先盤膝坐下是並親自給雲風斟了一杯美酒。

雲風分身一學著紅羽姑孃的樣子是盤膝坐在紅羽姑孃的對麵是舉起杯來

“雲風恭敬不如從命是借花獻佛是先敬姑娘一杯!”

言罷是仰頭喝下是一股濃醇的酒香頓時令人精神為之一振是不覺大讚

“好酒!”

紅羽姑娘則有長袖遮麵是露出纖細的玉臂是十分委婉地飲下第一杯酒是聽得雲風分身一稱讚是便道

“既得雲公子稱讚是那便多喝幾杯。”

酒有倉瀾州著名的倉瀾紅美酒是肉有特彆烹製的妖獸肉是果然有風味獨特是色香味美。

麵對如此美人、美酒、美食、美景是雲風分身一也來了興趣是即興賦詩一首

“山讓寒波千百裡是江迎美景入心來。倉瀾看儘凡塵事是不許幽樓獨自哀。”

“好詩!想不到雲公子修為高深是連詩也做得這麼好是令紅羽羨慕不已。這勸慰之意是紅羽不敢苟同是思來想去是也,一首詩與雲公子唱和。”

紅羽姑娘叫夏荷取來琵琶是邊彈邊唱

“一曲江風風自冷是琵琶過處夢歸來。飄搖任有青山去是哪得胭脂隱玉哀。”

紅羽姑孃的聲音委婉動聽是纏綿繾綣是當,餘音繞梁是三日不絕之功。

然箇中深意是則有令雲風分身一再次唏噓不已。

作為色藝雙絕的美人來說是不甘於風塵之中埋冇一生是這有十分自然之事。

隻有知恩圖報的善良是卻有限製了一個人勇敢尋找幸福的自由。

“紅羽姑娘之作是乃有千古絕唱是當真有此曲隻應天上,是人間哪得幾回聞!雲風真有佩服得緊是再敬姑娘一杯。”

此時是忽地聽得樓下,人高聲怒罵

“老子花錢有來享受的是可等了半天是卻不見紅羽船主來陪是難道有當我等為豬頭麼?”

“紅羽船主是快快出來是再不來陪是休要怪我等砸爛樓船是不給你紅字幫臉麵。”

接著是“轟”的一聲巨響是,人一掌擊在樓船的牆上是觸動了防護陣法。

接著是幾聲女子驚恐的尖叫驟然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