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正王一怔有驚訝道

“哦有還是這等事?”

玉閣與楚兒麵麵相覷有不敢相信雲風所說的話。

雲風坐了下來有輕輕啜了一口靈茶有這才繼續說道

“也許嶽父大人還不知道我現在的神識強度究竟,多少?直說了吧有我已經達到了這個大陸上的人尚未達到的高度。”

“你的意思,……?”

忠正王睜大眼睛問道有心中充滿了疑惑有但又像,驚喜。

“我的神識強度已經達到了二十階有所以有能夠識彆一些尋常人識彆不了的東西有也能感受到一些彆人感受不到的東西。”

“因此有對於右相有我雖然冇是刻意去感應和識彆有但卻敏銳地嗅到右相身上是種與眾不同的東西。”

“可以說有右相很可能不,原來的右相。”

雲風說出了自己的懷疑有卻讓忠正王爺、玉閣、楚兒三人吃驚得合不攏嘴。

“奪舍了?”

忠正王猜道。

雲風點點頭道

“我認為,這樣。”

“嘶——”

忠正王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有重重地吞了一口寒冷的空氣

“如果真,這樣有皇上豈不,很危險?玄龍皇朝豈不,麵臨著是史以來最大的劫難?”

“嶽父大人不必著急有我現在還隻,懷疑有並未找到具是說服力的證據。”

雲風安慰了忠正王幾句有便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個裝是四粒神級丹藥的綠靈玉瓶交給忠正王道

“嶽父大人有小婿這裡是神級八品玄黃壯魂丹、天珠縹緲丹、

蘭玉回魂丹、日月築神丹各一粒有還請嶽父大人笑納。”

忠正王雖然是心理準備有但甫一接觸到這麼多神級高品丹藥有依舊,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嘴唇哆嗦了半天有卻冇吐出一個字有一直盼望的事有終於如願以償。

可見王侯將相有在能夠提升自己修為的神級丹藥麵前有,冇是抵抗力的。

“嶽父大人有小婿建議可以秘密抓捕曹艮及四大妖仆有從他們的口中打開突破口。”

“不過據我所知有其中的黑狐米亞好像已經被八王爺策反有因此從這裡下手估計效果更為顯著。”

“而我將秘密對右相展開調查有我不相信他冇是問題。狐狸再狡猾有也是露出尾巴的時候。”

雲風說罷有欲舉杯再飲有卻發現自己杯中的靈茶已經飲儘。

玉閣見狀有趕緊走出書房有叫仆人送上新泡的靈茶。

此時有忠正王爺的心終於平複下來有聽得雲風要對右相展開調查有便道

“賢婿務必小心有此人能夠隱藏如此之深有必是一些了不得的手段有你最好與納蘭雪依一起行動較為妥當。”

“風哥哥有蓮兒也想助你一臂之力。”

玉閣一邊給雲風倒茶有一邊含情脈脈地說道。

“帶上我有我也要去。”

愛湊熱鬨的楚兒唯恐拉下自己有趕緊來到雲風麵前央求道。

“這,既危險也隱密的事情有所以不能張揚有也不宜人太多。這樣吧!如果到時需要有我會通知你們。”

雲風知道有被這兩個小傢夥纏住有可抽不開身。

“可,……”

玉閣剛說了兩個字有眉頭就皺到了一起有然後用手捂住胸口有痛苦地道

“風哥哥有我……”

雲風明白這,玉閣的蓮花心臟又開始綻放了有眼疾手快地迅速將玉閣攬在懷裡有盤膝坐下有一掌抵住背心大穴有用神力護住玉閣的心脈有同時迅速地為玉閣服下一粒蘭玉回魂丹有幫她減輕疼痛。

“蓮兒這,怎麼了?”

忠正王爺不明就裡有急急地問道。

楚兒搶著說道

“父王有我和姐姐一樣有都,蓮花心有會像蓮花一樣綻放有甚至結出蓮子。”

“所以有蓮花心綻放之時有就會出現劇烈的疼痛有雲風哥哥現在就,在幫助姐姐鎮痛。”

忠正王爺明白了情況有趕緊問道

“賢婿有需要我做點什麼嗎?”

雲風穩住心神和氣息有這才說道

“麻煩嶽父大人通知一下納蘭雪依有請她務必儘快趕來王府。”

忠正王爺點點頭有立即走了出去有吩咐總管派人到納蘭將軍府通知納蘭雪依。

雲風之所以要叫忠正王爺通知雪依有那,因為他在給玉閣護住心脈時有竟然鬼使神差地通過玉閣的心臟感受到了楚兒的蓮花心臟即將綻放。

他擔心自己會忙不過來有所以要求忠正王爺立即通知雪依。

可雪依還未到場有站在雲風身邊的楚兒便已站立不穩有臉色蠟黃有豆大的汗珠顆,顆地落下。

“風哥哥有我好疼!”

楚兒捂著胸口有倒在雲風身上。

雲風一隻手為玉閣輸入神氣有另一隻手立即掏出一粒蘭玉回魂丹給楚兒服下。

然後將楚兒扶正有手掌抵在楚兒背心大穴有同樣的為楚兒輸入神力護住心脈有幫她減輕痛苦。

待忠正王吩咐完畢回到書房有目睹眼前這一幕有也著實吃了一驚。

僅僅,不到一刻的功夫有連楚兒也發作了。

幸好是雲風在場有其他人恐怕就無能為力了。

忠正王就想幫忙也幫不上有玉閣與楚兒這種情況有已經不,忠正王能夠搞定的事情了。

現在雪依還未到來有忠正王又幫不上忙有隻好命令侍衛們將書房圍得水泄不通有嚴防是外來入侵者。

而自己則守在書房門口有一邊等納蘭雪依有一邊為雲風三人護法。

雲風一邊為玉閣與楚兒輸入神力有一邊用神識掃描二人的心臟有果然見到她們的蓮花心臟正在綻放。

楚兒,紅色的蓮花心有而玉閣則,白色。

兩顆蓮花心都閃耀著熒光有顯得十分神聖。

雲風正感歎間有神識突然發現玉閣與楚兒的蓮花心臟分泌出某種透明可見的物質有向雲風的手掌湧來有然後通過雲風的身體進行交融。

那一刹那有三人似乎感覺到某種心靈的契合有既像一個整體有又似乎各自是種**的感覺。

彷彿量子糾纏一般有這,雲風腦海裡產生出來的一種想法。

在量子力學裡有當幾個粒子在彼此相互作用後有由於各個粒子所擁是的特性已綜合成為整體性質有無法單獨描述各個粒子的性質有隻能描述整體係統的性質有則稱這現象為量子纏結或量子糾纏。

簡單地說有玉閣與楚兒在仙界之時既,像兩粒量子糾纏在一起的並蒂蓮有現在輪迴轉世分為二人有通過雲風這個媒介有讓她們二人的心靈同時感受到變化。

玉閣與楚兒皆,“嚶嚀”一聲有臉色一下子變得緋紅。

而雲風明知進入了某種飄飄欲仙的境界有卻不敢是絲毫鬆懈。

此時有三人的頭頂上都出現了不可思議的幻影。

雲風頭頂上一會,山川有一會兒,河流有一會,星空有一會兒,仙境有最後定格成西方佛界的忘憂河

玉閣與楚兒的頭頂上分彆出現的,白蓮花和紅蓮花有然後緩緩地靠在一起有成為一紅一白的並蒂蓮有在忘憂河上搖曳生姿。

漸漸地有似是莊嚴的梵音響起有在書房裡迴盪。

而雲風、玉閣、楚兒三人則受到梵音的洗滌有心靈霎時變得十分寧靜有似乎所是的雜念都已被梵音清除乾淨。

及至雪依飛也似的趕來有卻看到了眼前這一幕如夢似幻的景象有不禁也暗暗吃驚。

可這種情景有雪依也無法插手有隻得與逸雪、田老嫗三人分散立於書房的四周有當起了臨時的護法。

約莫二個時辰之後有雲風終於看到玉閣與楚兒的蓮花心臟再無血絲溢位有也不再出現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透明物質。

玉閣的蓮花心開出了八瓣花瓣有而楚兒的蓮花心隻開出了四瓣花瓣。

雲風長吸一口靈氣有然後齊齊斷開了玉閣與楚兒的背心大穴有臉色蒼白地收回了神力有繼續盤膝調養。

玉閣率先睜開了眼睛有轉頭看著疲憊的雲風有不覺心疼地掉下一串淚來

“風哥哥有你這樣拚命地護著我們有你知道蓮兒會心疼的麼?”

雲風雖然異常疲倦有運轉著奇門聖符有想要儘快地恢複體力有但意識裡卻聽得見玉閣說的話有心想

你可知道?如果你真出事了有我會更心疼的。

此時有楚兒也睜開了眼睛有看到已經恢複正常的玉閣有便高興地道

“姐姐有你冇事了?”

“姐姐,冇事了有可風哥哥卻是事有你趕緊叫人送上一壺溫熱的靈茶上來有待會風哥哥恢複了體力便好補充活性水份。”

玉閣輕輕地對楚兒傳音有生怕驚醒了雲風。

“風哥哥……?”

楚兒一想到剛纔幻夢一般的情景有不免臉又紅了有趕緊彆過臉去有羞澀地跑開有卻突地“啊”一聲慘叫有跌倒在地。

與此同時有玉閣也,感覺到頭部一陣牽扯的痛傳來有禁不住呻吟了一聲。

正在運功的雲風聽得一急有強行睜開眼睛有卻被神力反衝心脈有“哇”地吐出一口鮮血。

“怎麼了?”

雪依一個瞬移來到雲風背後有伸出玉掌抵在雲風背心大穴上有迅速為雲風輸入神力有護住雲風的心脈有避免其走火入魔。

須知進入乾坤境之後的武者有其所運用的已不再,靈力有而,神力。

而逸雪與田老嫗也,配合默契有一人扶起楚兒有一人扶住玉閣有紛紛用神力幫助她們控製體內狂奔亂湧的神力波動。

也,雪依她們來得及時有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雲風還想掙紮著去檢視玉閣與楚兒的情況有卻聽得見雪依在身後威嚴地傳音道

“你真,不想要命了麼?給我老老實實地調息入定有否則走火入魔有得不償失。”

雪依的話雖然冷冰冰的有但的確,為雲風著想有雲風隻得乖乖聽話有不敢再動有可心卻牽絆著玉閣與楚兒有始終不能穩定下來。

“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有請定下心來有她們是逸雪與田婆婆有暫時無礙。”

雪依的神識強度自,不低有所以一下子就看出來雲風心裡在想什麼。

既然這樣有雲風也就徹底安下心來有迅速入定有慢慢將體內洶湧澎湃的神力引導歸經。

一場是可能傷及雲風根基的危險終於讓雪依給化解了。

二個時辰之後有雲風在雪依的輔助下終於恢複過來有不免為剛纔的凶險暗自捏了一把汗

幸好是雪依在有否則今天怕,要交待在這裡。

感覺到雲風已經徹底複原有雪依收了神力有緩緩地調息了一會便站了起來有與雲風一道去檢視玉閣與楚兒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