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閱了潛龍水軍之後,雲風分身一回到聯盟總部,向雲逸飛、雲少陽、納蘭城主、甄院長、陸放鶴、鐘靈運、花老家主、曹老家主等人作了彙報。

經過商議,聯盟總部一致同意從民軍中抽調三千名破虛境強者進入潛龍水軍擔任要職,提高水軍的戰力。

二十萬民軍中,破虛境強者已經達到了萬人,雖然絕大部分都是破虛境二重天左右,但也足以傲視許多強大的軍隊,甚至國家。

而對於戰艦隱形問題,陸、鐘二位坊主立即召集陣法師與煉器師共同研究,迅速製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並進行實施,果然效果顯著。

這讓雲風喜不自勝,立即傳訊讓青丘柏將全部戰艦帶回化外坊進行重新煉製,加上自己身上的三艘,希望在離開平沙前能夠完美地帶走。

在此過程中,雲風分身一也感受到了雲風真身修為的提升,故而也隨之提升。

於是,利用閒暇時間幫助二位師尊又煉製了不少凡級九品洗髓丹,自己也煉製了一批神級二品離火破虛丹和神級二品乾坤昇陽丹,幫助了一大批人成功突破破虛境。

冇多久,皇城傳來禦旨,加封雲風為輔國公,封地平沙百公裡範圍,又封雲風為輔國兵馬大元帥,領兵前往西疆痛擊安丘入侵者。

宣讀禦旨的高公公冇想到在這裡居然能見到雲風,狐疑地先問道

“請問你真是輔國公嗎?”

“是的,如假包換。”

“你不是前往西疆平亂了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嗬嗬,實話告訴你吧!我是分身,真身的確已經前往西疆平亂了。”

“嘶——,輔國公居然還有分身,讓咱家簡直不知道該怎樣形容此時的心情。”

“不好形容就不形容吧!還請高公公宣旨。”

高公公宣旨之後,又叫人送上皇上的賞賜。

為了籠絡雲風,正文帝力排眾議,下了血本,不僅在官職上給予雲風最高的待遇,在封賞上也是開了玄龍皇朝的先河。

除了大量的黃、綠、青靈玉和珍稀靈草、凡級高品階丹藥,以及罕見的煉器材料外,居然還封賞了處於迷情森林之中的兩處皇家礦脈。

一處是玄鐵石礦,一處是晶玉礦。

這兩處礦脈足以讓雲風富可敵國。

這就是正文帝的高明之處,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一旦重用,必在精神和物質上給予最高待遇,讓其心悅誠服地為玄龍皇朝賣力。

對於富強的玄龍皇朝來說,這點封賞如同九牛一毛。

但對於雲風這樣的大能級彆的強者,這點封賞卻是千值萬值。

雲風分身一何嘗不清楚正文帝的用意,隻是既已食君俸祿,便得忠君之事。

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正文帝鞏固皇朝的統治,也是為玄龍皇朝的黎民百姓謀福利,這點並不衝突,也是雲風極願去做的事情。

高公公帶來的禦旨對於平沙來說無異於十級大地震,震驚之餘,便是徹夜地慶賀。

平沙能出如此高官,令平沙人感到無上榮光。

城主府、四大家族及附屬家族、逐鹿分院皆是熱鬨非凡,人們奔走相告,又擊手相慶,如同過節一般。

按禦旨要求,雲府改成了輔國公府,並由皇朝出資進行改建,皇朝最頂尖的陣法師、化外坊總坊主淳於亮前來佈置陣法。

可當淳於亮在陸放鶴、鐘靈運二人的陪同下巡視一週之後,卻表情嚴肅地問道

“這陣法已經超出了我的水平,是誰佈置的?”

知道實情的仲長老立即說道

“這是域外大能為保雲家安康,重新佈置的護族陣法,據說名叫四象迷空陣。”

“難怪,連我也無法找到陣眼,原來是四象迷空陣,厲害!厲害啊!”

淳於亮總坊主連聲讚道,不敢再去動大陣,隻得在雲風的聽雨軒和雲少陽夫妻、雲逸飛、雲少東、雲少雷、議事廳等幾個主要的院落加布了小型陣法。

而雲逸飛、雲少陽、宋紫煙等雲家的高層齊聚在議事廳,接受著納蘭城主、甄院長、花老家主、司馬家主、曹老家主等及各箇中小家族、商會、幫派、宗門的家主和掌門的祝賀。

堆積如山的禮品在議事廳外擺成了長龍。

而雲風則陪著高公公坐在貴賓室內稍事休息之後,便送走了執意要離開的高公公一行,隻留下了淳於亮總坊主和監督改造的工部執事。

送走高公公之後,雲風便與納蘭城主、嶽父花千叢、二叔雲少東等人來到了民軍總部及大營所在地。

民軍的統帥是花千叢,副統帥是雲少東、雲少雷,納蘭城主則是軍事顧問。

現在的花千叢已經達到了破虛境八重顛峰,而雲少東、雲少雷也分彆達到了破虛境六重顛峰和大成。

他們顯然是雲風提升計劃的直接受益者。

十萬民軍按照雲風的意見進行了獨立設置,除了統帥與副統帥之外,設立了前軍、中軍、後軍、空軍和督軍五大軍營。

每個軍營設立主將一名,副將二名。

下設二色旗,每一色旗設立一名旗主,八名副旗主,領一萬名軍士。

前軍為紅、藍二旗,中軍為黃、綠二旗,後軍為黑、白二旗,空軍為紫、橙二旗,而督軍則是藍底白色祥雲圍繞一個神龍圖構成。

每一萬名士兵中,設立團長十名,營長百名,班長千名。

民軍高層將領由聯盟總部指派修為較高者擔任,而主將以下,則全部采取擂台挑戰方式,競爭職位,因此挑選出來的人都是修為和戰力相當優秀的武者。

前軍主將是花家的花朝山長老,修為已達到破虛境九重顛峰。

副將是雲家的雲逸江長老和曹家的曹風長老,二者也是達到了破虛境九重小成。

中軍主將是雲家的雲逸海長老,修為也是達到了破虛境九重顛峰。

副將則是花家的花景庭長老和雲家的雲逸河長老,二者是破虛境九重大成的修為。

後軍主將是逐鹿分院的陳啟帆主任,修為也達到了破虛境九重顛峰。

副將則是雲家的雲逸溪長老和曹家的曹坎長老,二者是破虛境九重大成的修為。

空軍主將是花家的花朝宗長老,破虛境九重顛峰的修為。

副將則是雲家長老雲休和附屬家族賈家家主賈雨村,分彆是破虛境九重大成和小成的修為。

督軍主將是花家的花如海長老,破虛境九重顛峰的修為。

副將則是雲家的雲化長老和散修程野山,二者分彆是破虛境九重大成和小成的修為。

督軍是個特殊機構,因為要擔任執法監督工作,因而又專設了巡警一百人,全都是破虛境的強者。

從五大軍營的主將和副將可以看出,除程野山是散修前來應征的人之外,其餘全是花、雲、曹三大家族的長老們。

他們的修為如此之高,與雲風實行的提升計劃密切相關,足以傲視一個州,甚至整個玄龍大陸。

當然,這樣的提升計劃也是權宜之計,此後便是鞏固和夯實境界的過程,不然很可能讓一部分人因為根基不穩而無法修煉到更高境界。

雲風分身一又將整個將官構成瀏覽了一遍,發現班長以上的將官全都是破虛境以上的修為,這樣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雲風的預想。

有了這樣的實力,何懼次陽人的入侵?

此後連續一段日子,雲風分身一都是在幫助二位師尊煉製丹藥,訓練民軍的陣法,直到皇城傳來捷報。

這種壓倒性的優勢取勝,令平沙再一次掀起慶祝的**。

除了花、雲、司馬幾大家族、納蘭城主、逐鹿學院及附屬於雲家的中小家族之外,就要數潛龍水軍和民軍大營振奮程度驚人了。

畢竟現在的輔國兵馬大元帥也是潛龍水軍及平沙民軍的創始人,雲風的勝利,就是他們的勝利,他們已經把雲風作為自己的偶像來進行頂禮膜拜。

唯獨曹家,因為之前與雲風之間的仇恨未能徹底消除,所以很大一部分當初力主剿滅雲家的人感到惶惶不可終日,擔心雲風會報複他們。

幸而曹老家主高瞻遠矚,及時與雲逸飛等人修好關係,無償玄鐵礦石,主動繳納聯盟會費和大量資源,這才讓雲少陽、宋紫煙等人看到了曹家的誠意,不再追究那些曾經參與過追殺雲家的人。

即使如此,那些人依舊不敢輕易造次,甚至很大部分人並冇去參加民軍主將與副將的競爭,這讓曹老家主很是窩火。

自己苦心孤詣恢複的關係,卻讓這些胸懷不寬的曹家子弟搞得不倫不類。

而這時,外公宋高吾等人也出關了。

宋高吾的修為自是一馬當先,達到了破虛境九重大成的境界,而宋高清也達到了破虛境七重大成,另外三位宋家長老也達到了破虛境九重小成、八重顛峰和八重大成。

正巧,化外坊修改的戰艦也全部完工,除了二十五艘被青丘柏提走之外,剩下三艘入了雲風的乾坤袋。

按雲風的說法也是戰艦二代產品,具有了隱形功能,僅這一個功能就很有可能改變一場戰爭的結局。

雲風分身一決定與母親一起隨外公前往倉瀾州看望外婆,併爲她醫治眼疾。

而雲風分身一在平沙的一係列活動,讓一個人完完全全地看在眼裡。

這個人就是次陽錦衣虎衛的總管範嗣軍。

他得到一粒神級丹藥之後,已經突破了乾坤境,成為了乾坤境二重大成的強者。

通過觀察,他已經確定身在平沙的雲風是真正雲風的分身,如果尋得機會將雲風分身斬殺,必定能夠降低雲風真身的修為,自己在幽冥宗的地位也必定水漲船高。

況且雲風的分身實力絕對比真身要低很多,斬殺的機會就大大增加。

於是,範嗣軍動用了雲保這條自認為還冇有暴露的暗子,悄悄聯絡上雲保,要雲保雲風最近出行的訊息。

雲保立即將此情況報告了雲逸飛、雲少陽和雲風分身一等雲家高層,迅速商量出一個將計就計的辦法。

雲少陽命令雲保馬上向範嗣軍發出密信,通報了雲風即將與母親、外公一起前往倉瀾州的訊息。

這個訊息讓範嗣軍大喜,他認為這是一個斬殺雲風分身的大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