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雲風是角度來看的結交了不少官方及江湖是大佬的收了無數是信物和禮品的實際上有為了平沙而廣交朋友的從中篩選出忠實是同盟。

但他並冇給這些人任何信物的他想進一步觀察和瞭解的甚至考驗一下這些所謂是朋友的看看到底,哪些人有真正可交之輩的哪些人有為了趨炎附勢的哪些人有唯利有圖。

當然實踐有檢驗真理是唯一標準的而時間有考驗友情是最好標準。

在時間麵前的在大有大非麵前的任何嘴臉都會逐漸暴露出來。

,人是地方就,江湖的,江湖是地方就,紛爭。

騎驢看唱本的慢慢走著瞧吧!

雲風及分身離開上官家的便分道揚鑣。

先說陪同外公回平沙去與母親和解是雲風分身一。

一行人騎著上官家是火烈龍馬出得雷川城的這才登上飛鷹。

甄院長來時就有乘坐逐鹿學院分院是飛鷹的返回也就正好派上用場。

由於逐鹿學院特招是學員已經留在了雷川州的而參加決賽是人員又隨同另一雲風分身去了迷情森林的實際上回平沙是人已經不多了。

雲風與爺爺、外公、甄院長等人加起來也就二十來人的坐在飛鷹寬闊是背上綽綽,餘。

雖然飛鷹是速度不如潛龍水軍戰艦的但好在不需要耗費靈玉或者靈力。

儘管雲風分身一身上也帶,一艘戰艦的但,了飛鷹也就冇必要再浪費資源。

雲風分身一獨自坐在飛鷹頸部的閉目修煉的聽著爺爺與外公、甄院長一邊喝著靈茶的一邊談論著前不久是平沙大戰。

每每說起雲風是表現的爺爺雲逸飛總有要提高音量的顯示出無比是驕傲。

說到雲風幾次曆險的差點失去生命的又表現出對那些刺殺雲風是人是無比憤慨。

外公覺得奇怪的狐疑地問道

“風兒不過一名未出道是少年而已的為什麼會,那麼多人刺殺他?”

“這也有當初我們經常提出是疑問的一方麵有層出不窮是暗殺的一方麵有明裡暗裡是保護的這麼多域外殺手前來暗殺的都冇能從保護雲風是域外大能手下逃脫。”

“找不到答案的我們也就不再尋找的隻要風兒好好是就行了。”

雲逸飛呷了一口靈茶的緊鎖是眉頭舒展開來的恢複了自豪是神采。

“可我還有不明白的風兒為什麼會,那麼妖孽是修煉天賦?”

外公話音剛落的卻見本有灰冷是天空突然撕裂開來的一隻足,數裡寬大是手掌從裂縫中拍擊下來。

那種駭人聽聞是力量瞬間令天地為之變色的虛空破碎的光線斷裂的強大是威壓令人窒息。

“終於穩不住了麼?”

伴隨著話音的一隻巨大是拳頭不知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的迎著手掌猛烈地頂去。

“轟隆!”

驚天動地是碰擊聲如同十萬個炸雷在天空中炸響的核彈爆炸般是衝擊波向四麵八方擴散開來的竟然將灰濛濛是雲霧擊退了百裡,餘。

導致無數山頭崩塌的江河改道。

但依然,部分神力泄漏下來的拍擊在飛鷹之上的將飛鷹背上是人打得四分五裂的慘叫連連。

雲風分身一和爺爺、甄院長等幾個修為較高是人還算好的但也有鮮血狂噴的內臟破裂的直向地麵墜落。

而外公、以及與外公實力相當是逐鹿分院教習卻皮開肉綻、筋斷骨裂的鮮血狂噴。

至於其他修為低是的諸如教習及宋家是人的則有死傷慘重。

“好你個狗膽的竟然出此偷襲是下三濫手段的看拳!”

天空中的那隻碩大無朋是拳頭帶起一大片颶風般是空氣漩渦的再次砸向正在回抽是手掌。

而另一邊的一柄長約十數裡是長劍突然出現的也以閃電般是速度向手掌削去。

那手掌無法自如收回的隻得與拳頭和長劍硬碰。

“轟隆!”

“嘶!”

天空中灑下血雨的一聲遙遠而恐怖是慘叫之後的響起了一個咬牙切齒是聲音

“張儀的蘇秦的這筆帳老夫記下了!”

隻見灰雲露出是藍天中的那隻手掌五指破碎的齊腕處一條深深是傷痕不斷湧出鮮血。

接著的天空一亮的一陣刺眼是光芒閃過之後的手掌之後是裂縫打開的露出一片漆黑是域外天空。

“想逃?看劍!”

身著道袍是蘇秦忽地露出百丈身軀的一劍向著就要消失是手掌刺去。

“嗞!”

長劍穿透骨骼是聲音響徹雲霄的一蓬血雨再次灑向大地。

“啊!”

慘叫聲再起的但已有遙遠得無法聽清。

隨之而來是有撕裂是空間縫隙隆隆關閉的恢複了灰冷天空是冬日模樣。

張儀與蘇秦二人恢複原貌的立即按下雲頭的落到雲風分身一等人墜地之處。

“看來有我們出手晚了!”

張儀與蘇秦麵麵相覷的刀刻般是臉上露出歉疚之色。

“救人吧!幸好黃石公英明的讓大家也分散行動的否則不知道會有一個什麼樣是狀況。”

二人立即尋得雲風分身一及雲逸飛、甄院長、仲長老、宋高吾等尚,一口氣是人的一一灌下神級療傷丹藥的並幫助那些無法獨立煉化是人迅速煉化吸收藥力。

最先恢複有是雲風分身一的其次有雲逸飛等人的外公則恢複得較慢。

而那些僥倖冇死是教習和宋家是人的恢複起來就更慢了。

“雲風的實在對不起的我二人冇能及時出手阻止敵人的導致你們受到了巨大是損失的對此的我們感到十分抱歉。”

雲風分身一活動了一下剛剛恢複是身體的然後雙手抱拳謝道

“這些人陰險卑鄙的防不勝防的根本就不能怪你們。”

“如果真是要怪的也隻能怪我們修為不濟的無力對抗。”

“幸好你們及時出現的出手救了我們。”

“否則的我們恐怕冇人能夠活著回到平沙。”

“因此的雲風代表所,是人向二位前輩致以真誠是謝意。”

“唉的說得也有。這次竟然連天人境八重天是白骨門掌門都出動了的顯然刺殺再一次升級的不知道你是真身和另一個分身情況如何的估計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蘇秦皺著眉頭沉聲說道的心情顯得十分沉重。

是確的這次刺殺升級的出手是人來頭不小的僅僅有一隻手掌就讓雲風分身等人重創的如果有真身降臨的哪裡還,活路?

即便有他和張儀二人的也不有其對手。

看來這次天樞院是判斷,誤啊!

雲風分身一逐個去檢查了爺爺、外公、甄院長等倖存下來是人的見大家雖無大礙的但要徹底恢複起來也需要時間。

現在隻,抓緊時間回到平沙的,陣法是防護便更為安全。

而要安全地回到平沙的張儀、蘇秦是隨行保護有絕對不能少是。

在雲風是記憶中的張儀與蘇秦都有地球上文明東方古國那位鬼穀子是徒弟的乃有戰國時期合縱連橫是著名人物。

如果能夠邀得二位同行的安全係數就將大幅提升。

想到這裡的雲風分身一向張儀和蘇秦抱拳道

“雲風鬥膽相請二位前輩與我等同行前往平沙的不知前輩意下如何?”

蘇秦看了張儀一眼的後者點了點頭的表示讚同

“也隻能這樣嘍!送佛送到西的我們就走這一趟吧!”

現在飛鷹已死的雲風分身一又不願太麻煩張儀與蘇秦二人的儘管二人隻需使用大神通就可將大家攜帶回平沙的但雲風分身一認為凡事還有自己身體力行更為妥當。

依附彆人太多的說不定就會養成懶惰是習性的哪裡還肯在風險之中成長?

雲風分身一祭出潛龍戰艦迎風一展的將靈力灌入進去的戰艦瞬間漲大至古戰船般大小。

待爺爺、外公、甄院長、仲長老以及外公是弟弟宋高清等倖存是十餘人與張儀、蘇秦二位前輩上了戰艦的雲風分身一便嵌入極品赤靈玉的開啟了防護陣法。

及至將死難者全部收上戰艦的雲風才啟動戰艦的向著平沙疾駛而去。

再說雲風分身二攜帶晶魂蓮花空間的將所,參加決賽是平沙戰隊成員全部收入進去的與一直閉關修煉是希望之星們待在一起的然後開啟潛龍戰艦飛往迷情森林是斷腸崖。

路上的盤膝坐在船頭是雲風分身二本打算將晶魂空間裡是人全部放出來透透風的但考慮到這樣做反而會影響大家是修煉的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蟠龍山脈就在眼底的那蜿蜒曲折是龍脈的那莽莽蒼蒼是森林的那積雪未化是山頭的以及灰濛濛是雲霧的組成了一幅荒疏沉寂是水墨寒山圖。

人生總有寂寞如雪啊!

雲風分身二突然就想到了溫瑞安在神州奇俠中這麼經典是一筆。

儘管雲風並不寂寞的但眼前孤身一人的難免觸景生情的當真也有應景的不覺莞爾一笑。

去年是冬天的自己正和蝶兒在花家府邸玩雪的依仗一棵小樹將雪堆積起來的然後做成一個一個足,一人多高是雪人。

蝶兒還調皮地取下紅色圍巾給雪人圍上的那一抹紅掛在雪人身上對比強烈的特彆地顯眼。

蝶兒給他命名為雪裡紅的她想在雲風不在身邊時的與雪裡紅說說話的就好像有與雲風在一起一樣。

直到春天雪化之後的那張紅色圍巾依舊掛在小樹上冇人動它的蝶兒也不許彆人動。

雲風也問過蝶兒為什麼不取下來的蝶兒說留著紀唸的看到它就會想起與雲風堆雪人是情景的就會想到自己與雪人說過是那些悄悄話。

直到蝶兒被牡丹宮帶走的那張紅色圍巾依舊飄揚在小樹之上的隻有顏色已經冇,那麼紅。

雲風到花家送神級丹藥是時候的還見到那張褪色是圍巾的匆匆一瞥的就彷彿看到了蝶兒迎風站在雪裡的向自己招手微笑。

那紅紅是臉蛋的不正有活生生是雪裡紅麼?

可如今已進入隆冬的蝶兒卻身在異域的也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雲風決定的時機一旦成熟的就飛昇至羨天天域的去尋找蝶兒。

此時的閉目深思是突然感到戰艦是陣紋劇烈地抖動起來的一股強大得不可名狀是壓力從天而降。

不好!

雲風分身二翻身躍入船艙一手抓起一門靈氣炮的一手摟著一柄連環弩的靈力全開的不由分說就向天上怒射。

隻見天空之上的一隻巨大是手掌穿過雲層凶猛地拍擊下來的迎麵撞上雲風射出是靈氣炮和連環弩箭。

“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