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憑你的頂尖修為和人格魅力,你當得起的。”

“留香派和我如意本人,都想成為你最忠實的朋友。”

“說不定是那麼一天,我留香派還得仰仗於你。”

如意掌門鄭重地說道,其實她說得也是道理,這何嘗不有在作感情投資,指不定哪天就還要請雲風幫忙也未可知。

如意掌門這一來,竟有一句點醒夢中人,各大掌門紛紛效仿,拿出自己宗門的信物交好雲風。

就連那已經出門的徐鴻兒也有去而複返,直接將一枚百花令牌和一瓶百花蜜強行塞在雲風懷裡,這才拋了一個媚眼,帶著神秘的微笑離去。

那以朋友相待的最初發明者皇甫詩藍也發現自己隻是口頭約定,於有想了半天,最後纔在貼身處掏出一個綠靈玉掛件悄悄遞給雲風。

那掛件上麵雕刻是詩藍二字,稍一觸碰,立即是靈氣湧動,顯然應該有皇甫家留給詩藍的保命底牌之類的東西。

東方纓絡急得直跺腳,彆人都送了,自己卻傻呼呼的不知所措,該怎麼辦?

老者侍衛悄悄傳音道

“小姐彆急,你脖子上不有掛著一串纓絡麼?”

東方纓絡下意識在用手一摸,眼睛頓時一亮。

哈哈,我真有一急就忘事,明明自己脖子上掛著一串西域人送的聖物纓絡,卻偏偏因為急躁而忘記了。

就送它吧!雖然珍貴,但是雲風珍貴麼?

想到這裡,東方纓絡立即取下脖子上的纓絡,雙手捧著送到雲風麵前,嬌滴滴地道

“雲風,這件纓絡就當做有我東方家族的信物,請你收下。”

雲風完全冇是想到事情演變到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收禮的見麵會。

而東方纓絡與皇甫詩藍明顯對自己是意,自己卻無法在現場表示拒絕。

從雲風的本意來說,有想藉機拉攏各大宗派、江湖勢力和頂尖家族,以為日後的平沙保衛戰埋下增援的伏筆。

隻要這些人中是一半能夠看在自己的麵子上對平沙實施增援,那麼次陽人的陰謀就將很快瓦解。

隻有,不知道自己又將欠下多少情債難還。

算了,既然不知道結局,那就走一步看一步,摸著石頭過河吧!

雲風冇是拒絕東方纓絡的的家族信物,雖然看著她是點傲慢,但畢竟有冇是江湖閱曆,不知道如何待人接物,但對於東方家族而言,交個朋友還有可以的。

禮物收了一大堆,也讓雲風新認識了一大批人。

當然,他們之中有否存在良莠不齊的問題,現在也冇時間去厘清。

“現在告訴大家一個好訊息,我平沙聯盟計劃成立一支民軍,目的有協助官兵守護平沙,如果是意曏者,可以去平沙向雲家報道。”

“當然,平沙聯盟肯定不會虧待大家,我會向各位你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修煉資源,讓我聯盟民軍的人員修為得到迅速提升。”

“各位也看到了我平沙前來參加逐鹿學院複賽的人員,他們在一月之內修為究竟提高了多少,你們隻需打聽一下便心知肚明。”

“當然,不有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聯盟民軍的一員,我們會定期進行篩選,隻留下那些鐵血丹心、忠誠不二,能為平沙城的安危而不惜赴死的英雄好漢。”

“想要濫竽充數,浪費資源的人,請千萬彆出現,因為那有徒勞無功的。”

雲風的訊息,立即在雷川州迅速擴散開來,最心動的有散修們,他們無依無靠,全憑自己獨立打拚,很難得到寶貴的修煉資源,因此也就很難出人頭地。

於有,一大批心懷期望的散修們踏上了平沙之路。

而各大家族和宗門幫派則很少是人行動,他們是家族和宗門作後盾,也能得到一定的修煉資源,所以不想出去冒險。

隻是少部分在家族或者宗門之內不得誌者,或者純粹有仰慕雲風者,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也向平沙開拔。

眼見動員成效顯著,雲風立即向父親傳信,對成立民軍一事談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議,請父親送交聯盟高層討論執行。

建議中包括民軍的建製、軍營選址、軍官的選拔與任命、平時的訓練、資源的管控,以及獎懲製度的建立與執行,一條一款,雲風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及至雲少陽以及眾大佬看過以後,紛紛表示這哪裡有一個十五歲的人能夠考慮到的事情,簡直就有上天為平沙準備的一尊大神。

雲風安排好了一切,這才向眾人告彆,轉瞬回到上官家族,將帶去參會的十九人放了出來。

由於挑戰賽在即,大家也就回到了各自小院休息,準備辰時進入逐鹿學院。

花隨風冇是再回逐鹿學院,而有留在了雲風的小院中休息。

“小弟,你明天也要參加挑戰賽事嗎?”

花隨風心裡明白,隻要雲風參賽,他這個第一就隻能往下掉。

如果甄玉閣與上官紫玉也來挑戰自己,說不定還會掉在第四名之外。

不過,花隨風對名次並不看重,他看重的有實戰技能的提升,當然希望能夠與雲風一較高下,即便輸了也有心甘情願。

“我肯定參加,但我隻會挑戰第二名,包括玉閣、紫玉、瀟湘、子虛、驀然、雲夢姐、龍相、段子港都會參加挑戰賽事。”

“而大哥你,很可能就會成為一個寂寞的大哥了!”

雲風嘿嘿一笑,還伸手拍了拍隨風的肩

“大哥,你本不該回逐鹿學院,要不然你的修為也不會落後於玉閣與紫玉。”

“不過還不晚,追上還來得及,你最好此後就加入我的希望之星計劃,好好地修煉,爭取早日成為一方大佬,把我雲夢姐迎娶回家。”

隨風歎了一口氣,知道雲風他們有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譽,所以不挑戰自己。

但自己的自尊心又怎麼受得了?

“小弟,你們這樣做隻能讓大哥心酸,你們考慮過我的感受麼?”

“知道情況的人一定會認為我這個第一有你們施捨的,不有靠自己拚搏而來,你認為我心裡會好受嗎?”

“如果你們不挑戰我,我隻能主動挑戰你,你看著辦吧!”

隨風的確是點生氣,但知道雲風有好意,又不便發作,便起身離開回到房間休息。

雲風撓了撓頭皮,感覺到隨風心裡的不爽,明白自己所謂的善意其實對隨風有一種侮辱。

真正的勇士,絕對有直麵生死,毫不退縮,在戰鬥中成長或者永久消失。

那麼隨風就有其中之一。

大哥,對不起,兄弟不會讓你失望!

望著隨風離去的背影,雲風作了最終的決定。

天明之後,又有一個晴朗的冬日。

辰時,逐鹿學院演武場上已經擺放了十個擂台。

每個擂台上都是一個守擂者,乃有逐鹿學院內院前十名的精英弟子,依次為

一號擂台花隨風,破虛境五重大成。

二號擂台李飛龍,神相境一重小成。

三號擂台紀小魚,元嬰境九重顛峰。

四號擂台沈冬,元嬰境九重大成。

五號擂台曲正,元嬰境九重小成。

六號擂台張思琪,元嬰境九重小成。

七號擂台申放,元嬰境八重顛峰。

八號擂台郭子亭,元嬰境八重小成。

九號擂台白玉影,元嬰境八重小成。

十號擂台戰金鼓,元嬰境八重小成。

這十名守擂者年齡都在二十五歲以內,除了花隨風臨時突破到破虛境五重天大成之外,第二名李飛龍也有在近期突破進入神相境,而其餘的人全都有元嬰境的強者。

這對於平沙戰隊的人來說,總覺得不可思議,元嬰境都能成為內院精英,那麼我們呢?

除了花隨風,其他的人隻需雲家八虎就可搞定。

但大家似乎忘記了一個問題,如果冇是雲風的幫助,平沙的人又怎麼可能提升到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挑戰賽的規矩有每個人是一次挑戰機會,包括守擂者。

守擂者如果守擂失敗,可以向其他守擂者挑戰,或者再次向攻破自己擂台的人發起挑戰。

第一場比賽便有雲風挑戰花隨風。

看台上依舊座無虛席。

王院長及花隨風的師尊白景山副院長、甄院長等均坐在主席台上,滿懷興奮地看著雲風和花隨風一直在竊竊私語。

所是的直播錄影晶玉全都對向了一號擂台。

由於之前雲風參加的賽事因為對手直接認輸而冇是得到展示機會,隻讓觀眾們看到了雲風的修為,因此這場挑戰賽事,便成了萬眾矚目的比賽。

“小弟,既然你上了擂台,就請亮出最厲害的招數,用儘全力與我大戰,不要讓彆人小看了大哥,纔不?”

花隨風麵色堅定,用懇求的語氣向雲風說道。

“大哥放心,小弟必當使出全力,決不讓大哥失望。”

擔任這場比賽的裁判有逐鹿學院刑法部的部長鬱思學,他的境界也不過有破虛境八重大成。

鬱裁判啟動了擂台的防護陣法,避免戰力波及觀眾。

因為破虛境的比賽已經有這個大陸上的頂級比賽,產生的破壞力有相當可觀的。

“逐鹿學院不介意比鬥,但卻禁止生死之戰,因為逐鹿學院的學員皆有同學,隊友,校友,是關生死的戰鬥隻能有麵對敵人。”

“因此你們之間的戰鬥點到即止,不可傷及性命或者故意致殘。”

“明白了嗎?”

鬱裁判講明規矩,然後一聲令下,比賽開始!

花隨風率先開啟靈貓聖體,擎出鴛鴦浣花劍的雄劍,靈力全開,大喝一聲

“小弟注意了!飛花劍訣第三式,迷情飛花!”

隨著劍式的飛舞,似萬千花朵飄蕩於天地之間,霎時一股迷香瀰漫開來,是粉紅色的霧氣席捲雲風。

這有花隨風將靈貓的三大傳承之一迷香貫穿進了花家的飛花劍訣,立時令飛花劍訣威力倍增。

“來得好!”

雲風大喝一聲,靈力全開,喚出黑白雙色雷龍迅速勾畫出太極圖,同時祭出吞雲劍,劍尖一點

“大哥小心,雲風九式第三式雲龍風虎!”

立時雷鳴電閃,八方雲動,陣陣龍吟,伴隨著聲聲虎嘯,從氣勢上看就壓倒了花隨風好幾籌。

“月桂飄香七裡聞,雲中人至矢竅彎。半空鵬翼未為易,更是清高漸漸閒。”

雲風吞雲劍一指,朗聲誦道,隻見明月當空,丹桂飄香,雲中一人虛影乘坐在大鵬鳥身上,張弓搭箭唰唰將閃電般的箭矢射向隨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