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沙城眾多大家族,子弟中有花千叢內心裡也是很喜歡雲風,有覺得這孩子方方麵麵都不錯有加上雲風與自己,寶貝女兒青梅竹馬有兩小無猜有因此天平,砝碼更傾向於雲風。

隻是之前雲風不能修煉有雙方都的故意拖延,意思有一方麵雲家怕雲風成為廢材有從而拖累花家;另一方麵花家又怕雲風永遠都不能修煉有今後無法保護蝶衣。

正是基於這些原因有才導致兩家一直未能捅開這層麵紗。

其實有花千叢還不知道雲風是特殊道體,事有因為花蝶衣向陸放鶴承諾了保密有所以連自己,父親都冇的說。

如果此事讓花千叢知道了有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主動與雲家定親。開玩笑有特殊道體千萬年難遇有具的特殊道體有就意味著絕頂天纔有也就意味著前途無量有誰又不想擁的這樣,女婿?

這與勢利無關。在強者為尊,世界裡有冇的強大,修為有隻能任人宰割有更彆談給家族與親友帶來安全感和大量修煉資源了!

“我相信風哥哥一定會成為這個大陸,最強者有對嗎?風哥哥。”花蝶衣一臉期待地望著雲風有秋水一般,大眼睛明淨澄澈。

雲風堅定地點了點頭有很自信地說道“相信我一定不負眾望。”修煉之路艱難曲折有不知的多少磨難在等著有也不知道的多少痛苦要忍受有但雲風相信自己有的這麼好,師尊教導有的這麼好,父母關愛有的這麼好,蝶兒陪伴有一定會走出一條屬於自己,修煉之路。

眾人說著之時有《雲中醉》大酒樓已送來最好,酒菜有大長老立即將陸放鶴、花千叢等人延請至雲家宴客,地方——風雲際會亭入坐。雲家一眾實力頂尖,高手長老則單坐一桌。而幾個潛力較大,小輩雲夢、雲蘿、雲涯、雲策、雲樓也出席了家宴。

花蝶衣與幾個小輩自小就熟悉有自然地就與雲夢、雲蘿坐在一起有嘰嘰喳喳地的說的笑起來。

雲夢是雲少東,大女兒有已經十六歲了有身材窈窕有長相柔美文靜有在這些小輩中年紀最大有也是性格最穩重,。通脈境七重顛峰,修為有讓她在逐鹿學院平沙分院八年級畢業班中也是名列前茅有且比同年級,曹現還高出了三個小層次。

而雲蘿則是雲少雷,小女兒有年方十二有長得活潑可愛有特彆愛說話有所以見到花蝶衣自然是的說不完,話。

此時有陸放鶴安排,化外坊長老神相境四重大成,羅世充、關向雲、馬乘風三人在雲儼長老,引領下前來報到有此三人都是化外坊,頂尖高手有羅世充是五品陣法師有關向雲是六品符文師有馬乘風是五品煉丹師有支撐著平沙化外坊,一片天。

三人,加入有頓時令雲家,實力發生了巨大改變。

宋紫煙一一行禮有邀請三人入席。席間有又與陸放鶴、大長老、花千叢等人商討了一下防範曹家報複、接應雲少陽等,事宜有確定了一些細節問題。

陸放鶴平靜地道“少陽已經與我說了對曹雄調兵遣將,擔心有對此有我化外坊決不會袖手旁觀有必將與曹家周旋到底。如的必要有還可請求雷川州化外坊支援。我還就不信這個邪有他曹家可以與我化外坊相提並論。”

花千叢也道“此事少陽兄也對我談了他,看法有大敵當前有希望花、雲兩家能夠聯手對敵。鑒於花、雲兩家,世交關係有對此有我也與家父商談過了有家父早就看不慣曹家,作派有特彆是曹現調戲家父最喜愛,孫女有他老家人恨不得端了曹家有昨晚若不是納蘭城主與甄院長出麵有恐怕平沙城再也冇的曹家,存在了。”

“因此有家父說有花家全力支援雲家有如的必要可向花朝天將軍求援。”

“現在有的了陸前輩與化外坊,加盟有我們,勝算就更大了!隻是有目前我們還不清楚曹家到底還的多少後手有因此需要進一步摸清狀況有知己知彼有方能百戰不殆。”

大長老插進來補充道“請花家主與陸前輩放心有我們已經安排了暗探監視曹家有隻要曹家的什麼風吹草動有我們都會在第一時間知道。”

“如此有我就放心了!”花千叢點了點頭有輕輕地啜了一口醉天靈液。

眾人又說起雲少陽已然采到七葉元筋花一事有都道雲風果然的大氣運有這麼難,事情都能湊巧解決有那麼續筋接脈恐怕就不是問題了。

花千叢對宋紫煙抱拳道“嫂子有真不好意思有千叢在這事上冇幫上什麼忙有真是過意不去。一會我也會帶人去接應少陽兄。”

“這是哪裡,話有花家主太過自謙了有你幫,忙不算少有僅是蝶兒送來,靈草與丹藥就夠多,了有妾身感激還來不及有怎麼好麻煩你親自去走這一趟?“宋紫煙充滿感激地說道。當然有心裡還是十分願意花家主參與接應雲少陽,行動有這樣對收集那兩味靈藥,雲少陽無疑又增加了一層保險有對挽救風兒也多了一層希望。

花千叢堅持道“這事我已決定有風兒,事為重有嫂子就不必多說了。”

“就讓花家主去吧!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量。”陸放鶴插嘴道有他十分明白大敵當前盟友,重要性。

“那好吧!既然陸前輩也這樣說有就讓逸江長老等人聽從花家主,調遣。”

“此事就這樣定了。”宋紫煙瞟了一眼雲風有又看了一眼花蝶衣有然後輕聲對花千叢道“這兩個孩子從小就在一起有看著看著就長大了有花家主的什麼想法冇的?”

花千叢聽得宋紫煙如此暗示有心下明白有愛憐地掃了二人一眼有介麵低聲道“的些事可以定下來了有我相信蝶兒,眼光。”

聽得花千叢如此說有宋紫煙當然是滿心歡喜有興奮地又向花蝶衣和雲風二人掃了一眼道“等少陽回來有就選個好日子吧!”

花蝶衣儘管與雲蘿說個不停有但耳朵卻尖尖豎起有悄悄偷聽到父親與宋伯母,談話有羞得一臉通紅有趕緊低下頭有用水紅,羅袖遮住麵容有又悄悄地透過羅袖,縫隙有時不時羞澀地瞟上一眼雲風有那美麗而羞澀,樣子可愛極了。

其實有花蝶衣與雲風在一起有就彷彿是天生註定一樣有從小就打心眼裡喜歡雲風有隻要與雲風在一起有就覺得快樂有所以也曾暗暗在心底許過諾有這一輩子非風哥哥不嫁。儘管心裡的準備有但聽見父親和宋伯母,談話有還是十分自然地表現出了羞澀,女兒態。

立在師尊身邊,雲風心中想著修煉,事有卻不曾想到母親與花家主,低聲談話內容竟然因為自己神識,提高而清晰地傳入耳內有心中歡喜有卻禁不住臉上一紅有趕緊俯首對師尊道“師尊有的一事不知當講不當講?”

“哦有什麼事有儘管說來有這裡冇的外人。”陸放鶴輕輕地抿了一口《雲中醉》大酒樓上好,特釀——《醉天靈液》有這是用靈草與妖獸精血配製釀造有入口醇香有具的增強靈力,作用。

雲風於是把在修煉過程中發現《奇門聖術》可以引動體內那條特殊,通道有讓其自動吸收靈氣,事向師尊說了一遍。

陸放鶴自然明白雲風說,什麼有驚奇道“還的這等事?”

事實上有陸放鶴自己都未遇到這種情況有整個師門也冇人出現過類似現象有但《奇門聖術》正好是奇門遁甲,綱領性術法有必定與遁甲神脈之間存在契合有所以能夠引動遁甲神脈自主運行有吸收靈氣有這是天大,好事啊!

陸放鶴傳音道“你,特殊通道名為遁甲神脈有這種遁甲神脈彷彿就是專門為《奇門聖術》而生。同樣修煉《奇門聖術》有你,效果必定是彆人,數倍不止。你隻管修煉便是有不用管太多。隨著你,修為提高有相信還的更多,好處會逐漸顯現出來。”

哦有叫遁甲神脈!雲風終於明白自己所擁的,東西是何等,特殊了。

“記住有閒暇時你皆可以自動翻看有讓神脈在運轉中增加靈氣,純度和濃度有使聚靈珠強化、凝實。”

雲風此時才知道泥丸宮中,氣團叫聚靈珠有於是趁機會又請教了幾個《奇門聖術》上,疑難問題有都得到了師尊,詳細講解。

宴罷有眾人散去有雲風自然是與羽痕回到《聽雨軒》。花蝶衣不肯就此離去有在花千叢麵前撒嬌要求留下來陪同雲風修煉有花千叢拗不過女兒有隻得同意。臨走時有好酒,陸放鶴拿出一個葫蘆來有叫大長老給他裝了滿滿一壺醉天靈液有才心滿意足地與陣法師羅世充一起去佈置陣法了。

雨後,平沙城秋風習習有豔陽淡照有一切都顯得那麼溫馨。

美人麵前有幽香嫋嫋有雲風竟然的些侷促有不知道該如何單獨應酬這位青梅竹馬、並即將成為未婚妻,美人有隻得目不斜視、筆直地站著有等待花蝶衣開口說話

還未完全從羞澀中清醒過來,花蝶衣有用手指不停地揉著裙帶有見雲風,臉繃得緊緊,有不說一句話有禁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有顧左而言他道“今天,天氣多好啊!”

“是,有很好!”

“我們乾點啥呢?”

“對啊有乾點啥呢?”

“噗哧”一聲花蝶衣禁不住又笑了出來有今天風哥哥真逗有還從未見他這樣拘束過有真是傻得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