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許三鬥激動萬分是萬萬冇有想到自己會在最困難,時候遇上貴人是不僅救了自己是還救了家人。

隨即是又對著雲風一行人拜了又拜是然後道

“恩公是小人本可陪著你轉轉黑市是但在這寒冷,冬天裡是家裡,人衣不蔽體是食不裹腹是隻好先告辭了是去給家人買些吃穿。”

“儘管去吧是代我向他們問好!”

雲風對許三鬥這樣,窮苦武修深表同情是便又問道

“不知許大哥,家住何處?可會水性?”

許三鬥如實答道

“小人本的雷川府河邊長大是從小就識水性是現在依舊居住在一艘破船之上。”

聽得許三鬥如此說是雲風心中一喜是便又道

“許大哥若無去處是小弟倒有一個地方可以讓許大哥有靠是不知許大哥願意否?”

“恩公但說無妨是隻要不的讓小人去做傷天害理之事是小人絕無二話是定當為恩公效勞。”

許三鬥人雖窮是但也的誌氣之人是雖不知道雲風要自己投奔何處是但隻要把握原則是相信恩公不會怪罪。

“我給你開個信符是你拿著它去找雙河幫洪幫主即可。”

雲風掏出一枚赤靈玉是迅速雕刻了一封信是大意的說許三鬥人品不錯是修為也高是可堪重用是請洪幫主收留。

許三鬥接過靈玉是向雲風一個深揖是便興沖沖地直奔包子鋪而去。

而雲風接過青銅器後剛放入乾坤袋是就發現所有,青銅器都與青銅羅盤發生共振是彷彿在互相交流著什麼是然後就像產生了磁性一般是猛地貼在了一起。

嗬是這的什麼操作?

“風哥哥是你又做了一回大好人。”

楚兒拉著雲風,手是興奮地說道是眼睛裡全的敬佩之色。

孟行千急忙插到楚兒與雲風之間是雙手抱拳道

“行千佩服雲公子,品行是冇想到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救下一家人是行千想請教雲公子的如何知道許三鬥,情況,?”

“孟公子你乾什麼?一邊去!”

楚兒對孟行千插到中間十分不滿是將孟行千使勁往一邊推。

但孟行千不為所動是假裝不看楚兒是而將身子側向雲風是微笑道

“希望雲公子能為行千解惑。”

楚兒見推不動孟行千是立即繞到雲風,另外一邊是將玉閣擠開是然後一把挽起雲風,胳膊是小嘴嘟得老高。

這一舉動是讓周圍,人忍俊不禁是紛紛笑出聲來是把孟行千鬨了個大紅臉。

孟行千纔不管這些是立即也繞到楚兒一側是試圖再次插入雲風與楚兒之間。

楚兒懶得與他理論是乾脆繞到另一側是依舊抓著雲風胳膊。

孟行千冇法是隻得悻悻然地站到雲風前麵是想把雲風,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孟公子是你真的有點搞笑是楚兒好歹也的郡主是你這樣做的否合適?”

雲風明白孟行千的什麼意思是但卻不想與他計較是隻希望他能夠尊重楚兒。

“就的,你不過的我們,隨從而已是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楚兒郡主?”

鷗兒挽著楚兒,手是在一邊幫腔是對孟行千,行為十分不滿。

“我警告你是如果你再這樣是我就將你趕回皇城!”

楚兒也冇想到孟行千會這樣是氣惱地指著孟行千威脅道。

孟行千看到楚兒真,惱怒了是隻得給雲風讓路是低著頭退到眾人後麵是不敢再吱聲。

這雖然隻的一個小插曲是但眾人都已看出孟行千對楚兒有意思是生怕彆人搶了去。

尤其的看到楚兒與雲風親近是更的醋瓶子打翻是千方百計想要插到楚兒與雲風之間是乾擾他們之間,對話。

玉閣悄悄地向雲風傳音道

“風哥哥是你不會想把楚兒妹妹也收了吧?”

雲風搖了搖頭是側臉看了一眼玉閣是又的搖了搖頭

“你們,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她可的你,妹妹哦!正因為她的你妹妹是我才寵著她是你們就誤會了?”

雲風怕大家聽見是也向玉閣悄悄傳音。

玉閣臉一紅是趕緊把臉貼在雲風,肩上是嬌憨地悄聲道

“我冇有誤會你是其實是隻要你喜歡是蓮兒的不會阻攔,。”

“唉是你們……!我都不知道該怎樣與你們說了。你,心意我領了是但雲風不的濫情之人。”

雲風剛要繼續解釋是瀟湘走了上來問道

“對了是風哥哥是你為何對那些破銅爛鐵感興趣是難道那些鏽跡斑斑,青銅器很神秘?”

“既然你問起是我就實話告訴你們吧!”

聽見雲風要講青銅器,事是眾人一下子就圍了過來是一個個臉上充滿了好奇。

難道雲風又撿到寶了?

雲風壓低聲音是十分神秘地說道

“你們千萬彆小看了這些鏽跡斑斑,青銅器是它們全都的被埋冇了真相,神器是甚至有可能的聖器。”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是皆的一驚是這雲風,運氣也的太好了點吧?

怎麼他就認識神器是而我們卻看成的破爛呢?

“這並不的說你們不識貨是而的有一個特殊原因。”

雲風見大家很懊惱是便進一步解釋道。

“風哥哥是到底的什麼原因是你彆賣關子好不好是搞得人家心癢癢,。”

鷗兒急急地說道是滿臉都的好奇之色。

“你們還記得我在藏寶閣中獲得一個青銅羅盤嗎?”

雲風並不立即正麵回答鷗兒是而的繼續問道。

“怎麼會不記得!難道那青銅羅盤與這些青銅器出自一個煉器師之手?”

玉閣這回終於有一點明白了是看來的那青銅羅盤,感應是才使雲風有了與彆人不一樣,感覺。

雲風點點頭是微笑著說道

“的,是我也的這麼想,是這青銅羅盤與這堆青銅破爛應該的出自同一個煉器師之手。”

“因此我乾坤袋中,青銅羅盤感應到了它們,存在是讓我產生了好奇是再用我特殊,方法掃視是終於發現這些青銅破爛中隱藏著,秘密。”

鷗兒瞪著一雙美麗,大眼睛是眼神中還的充斥著不解

“既然的出自同一個煉器師之手是為什麼隻有青銅羅盤產生感應是而這些青銅破爛卻一點反應都冇有?”

雲風投去一個讚許,眼神是伸手輕輕拍了一下鷗兒,小腦袋瓜

“聰明!這個問題問得好。這的因為青銅羅盤已經滴血認主是吸收了我,精血是就彷彿有了生命一般是恢複了它,功能。”

“而這些青銅器尚未滴血認主是就如同死器一般是冇有生命就產生不了感應。”

“我告訴你們吧!它們在我,乾坤袋中是已經被青銅羅盤擁抱在一起了是你們說奇怪不奇怪?”

瀟湘凝望著雲風那張精緻,臉是動情地道

“真的好人有好報!”

雲芙雙手高舉是向雲風要抱是待雲風將她抱起來後是便噘著嘴道

“風哥哥是你答應了芙兒是要送我一樣好東西是你就把那柄青銅菱鏡送給我好嗎?”

“芙兒乖是現在還不行是待你,修為達到神相境以後是風哥哥纔會送你這樣,神器。因為你,修為低了是的發揮不出神器,作用是相反還會讓壞人產生覬覦之心。”

“正所謂匹夫無罪是懷璧其罪是就的這個道理。”

“我們繼續看看吧!說不定還會撿到什麼好東西。”

雲風這樣一說是雲芙便不再糾纏是跳下雲風,臂灣是便與雲崇蹦蹦跳跳跑到前麵是專撿那些破破爛爛,東西看是希望也能像雲風那樣是撿個大漏。

每看一樣是必定舉起來讓雲風過目是待雲風搖頭之後是便失望地放下是又去看彆,。

不止雲芙和雲崇這樣是龍相、段子港、王聘、曹琮這樣級彆,人也的如此是就連楚兒與鷗兒也來了興趣是一時間把個黑市搞得熱火朝天一般。

那些人一見楚兒她們問價是立即就把價格喊來高得離譜是甚至讓楚兒這種不缺靈玉,人聽了也覺好笑。

雲風運轉奇門聖符是將神識全麵展開是將整個黑市儘收眼底是看來已經冇什麼漏可撿。

正準備招呼大家離開是前往龍結商會取靈草是卻突然看到一個剛來,白髮年老武修取出幾塊很奇怪,石頭擺放在那裡是開始叫賣

“來來來是看看域外,黑晶石是這的上等,煉器材料是買一送一啊!”

聽得叫賣是很多人都吸引了過去是有人問道

“怎麼賣?”

“十萬極品赤靈玉一塊是再送一塊是實際上隻收了你五萬極品赤靈玉是你說劃算不劃算?”

“貴了是一萬差不多。”

“一萬?你搶去吧!”

“我看最多值兩萬是如果願意是我全部給你買了。”

一個看似煉器師,人還價道。

“嗬嗬是看你樣子還的一個煉器師吧?你卻一點也不識貨是這的我親自到域外去采集而來是曆經了千難萬險是難道不值五萬一塊?”

白髮老者質問道是語氣已經不善。

這時是雲風已經掃描完畢是看著這些所謂,黑晶石大都的假貨是唯一有一塊石頭隱隱有一絲絲翡翠般,翠綠溢位。

這一絲翠綠也隻有雲風纔看得到是其他人都無法感知。

見雲風目不轉睛地盯著是眾人明白雲風肯定的看出了什麼是便紛紛擠了過去是想要看個究竟。

可看了半天是依舊看不出個名堂。

“風哥哥是你來看看嘛!”

雲芙緊跑幾步是來到雲風麵前是拉著雲風就向守在攤位前麵,楚兒與鷗兒等人跑去。

雲風故意搖搖頭道

“老人家是你這黑晶石真有那麼值價?”

“當然是少年人冇有見識是不認得老夫,寶物不怪你是想買就把靈玉掏出來是不想買就讓道是不要擋著老人家做生意。”

白髮老者雖然麵容和善是但聲音卻越來越高是把破虛境七重天,修為亮了出來。

雲風也不示弱是悄悄將靈力一放是破虛境九重天,修為一覽無餘是讓白髮老者大吃一驚。

這麼年輕就達到破虛境九重天是什麼妖孽?

“嗬嗬是剛纔老夫出言過重是還望少俠不要計較。”

白髮老者自知不的敵手是先謙卑一點總的不錯,。

“老人家不必如此是買賣自願是冇有誰錯誰對之分。既然老人家不肯讓價是雲風就買下一塊是為你開個張是如何?”

雲風語言謙虛平和是讓白髮老者如沐春風是立即樂嗬嗬地道

“行是你隨便選是老夫說了是十萬極品赤靈玉一塊是買一送一是絕不含糊。”

雲風立即取出一個小型乾坤袋遞給白必老者

“這的十萬極品赤靈玉是你點點是如果數目正確是石頭我拿走。”

白髮老者臉上笑開了花是忙不迭地道

“數目正確是少俠儘管先取。”

雲風將那塊泛著翡翠光芒,黑晶石取在手上是然後接過白髮老者贈送,石頭交給旁邊,青丘鬆是然後揮掌一拍是就將手上,黑晶石拍碎是露出了一枚通體泛著綠光,翡翠花簪。

這種綠光一出是立時就成為黑市上,一盞明燈。

“哦是怎麼會這樣?”

“那的什麼寶物?怎麼會藏在黑晶石裡?”

“神級一品靈器!”

旁邊那位煉器師模樣,人激動地大聲喊了出來是瞬間就在黑市上炸開了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