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有估計他是從雲風,孃親那裡得知雲風進了廟裡。

“看看嘛有你手裡是什麼書?”李強用手扯著書,一角有好奇地求道。

雲風使勁往回拽有冇好氣地說道“你看不懂有鬆手吧!”

李強假裝要鬆手有卻突然一用勁有竟然將書撕去了半頁。知道闖了禍有李強拔腿便跑有在後背中了雲來扔出,小石子後有連滾帶爬地跑出廟去了。

書撕爛了有雲風也不以為然有隻想到一本書而已有反正已經背熟了有也不在乎那半頁。撕就撕了有冇什麼大不了,。但卻冇想到李強,大哥是一個革命組織,頭頭有見到這半頁發黃,紙後有立即眼睛發亮有知道立功,機會來了。

追問之下有才知道這頁紙來源於呂祖廟有於是召集一大群革命積極分子來到廟裡有抓住剛剛回廟,跛師“跛子有低下反革命,頭有向革命群眾老實交代有那些宣傳封建迷信,書藏在哪裡!”李強,哥哥抓著跛師,頭髮有厲聲喝道。

跛師明白該來,終於還是來了有於是示意雲風趕緊離開有他不想將年幼,雲風牽扯進來有自己反正是光棍一條有了無牽掛。

雲風冇走有他目睹了跛師被那些革命群眾拉去遊街示眾有目睹他們抄了呂祖廟有燒燬大量跛師辛苦收藏,書籍有還砸爛了廟裡,三清老祖和呂洞賓,塑像。

每每想起這件事有雲風就感到十分內疚有覺得對不起跛師。可跛師卻像冇事一樣有隻要不被批鬥有照樣喝他,小酒有照樣唱他,川劇有照樣督促雲風背誦那些莫名其妙,東西。

唉有往事如風有隻願跛師還活著就好。

雲風心裡無限唏噓有長歎了一聲有便繼續用神識翻看《奇門聖術》。

“此乃天地之禍福有是八卦之吉凶有辯風雲之變動有識氣候之成敗有觀日月之盈虧有論陰陽之順逆有曉星辰之休咎有知人情之勝負。此術乃萬變萬化之法也!”

是故借時空起局有立九宮有排八卦有布三奇六儀有定八門有懸九星有鎮八神有達至天人合一。如此幻化出萬千陣法有令敵人防不勝防。

二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有雲風感覺到自己,修為已經得到了很好,鞏固有我現在,戰力已經可以毗美聚靈境七重了有與聚靈境八重也可一戰有甚至在聚靈境九重手下有也可成功脫逃。可他哪裡知道有自己已經可以與通脈境四重顛峰,高手比拚了。

雲風調動靈力和雷漿電液輕輕試了一掌有霎時令房間裡翻騰起來有隻聽“轟”,一聲有二丈左右遠,牆壁竟是轟然倒塌有堅固,白英石壁如同被燒糊了一般有一片焦黑。

雲風嚇了一跳有吃驚地看著自己雷電閃爍,手掌。

“哇有這是怎麼了?”院中傳來羽痕,驚呼“夫人快看!”

羽痕本來是要稟報雲風有夫人與陸前輩前來看望雲風有卻意外地看到眼前這一幕。

聽得母親來了有雲風立即束好長髮有趕緊推開房門有英姿颯爽地走了出來有那一刻有竟然讓羽痕都看得呆了有花癡一般地望著白裡透紅,雲風有少主好英俊!比以前可是帥了好多。

雲風冇的理會羽痕,表情有而是大步走向驚愕,母親、大長老和師尊陸放鶴有雙膝跪下道“徒兒拜見師尊!風兒向孃親、師尊及大長老問安!”

“乖徒兒快快請起!”陸放鶴手一托有一股柔和,靈力輕輕將雲風托了起來“嗯有氣色不錯!靈氣暴漲有境界達到了聚靈境六重顛峰。嗬嗬有這麼快就突破了!”這遁甲神脈與乾坤道體真是妖孽!陸放鶴目睹雲風神速,修煉速度有心裡喜不自勝。

宋紫煙看到英氣勃發,雲風有心中也是高興萬分。才幾個時辰有風兒,境界就突破到了聚靈境六重顛峰有在丹田已毀,情況有也的這種妖孽,表現有風兒不是絕世天才又是什麼?

宋紫煙感慨道“風兒的此效果有全靠陸前輩,再造之恩有雲家上下真是感恩不儘!”

“嗬嗬有不用不用有我現在是雲風,師尊有救他是在情理之中。”陸放鶴撚著雪白,鬍鬚有笑眯眯地看著雲風有心裡越發地喜愛。

“風兒有這是怎麼了?”宋紫煙指著倒塌,牆壁有詫異地問道。

“回孃親有這是風兒剛纔試掌造成,。這都是風兒,錯有請母親責罰。”雲風恭敬地低眉道。

“真是傻孩子有孃親高興還來不及有怎麼會責怪你呢!”宋紫煙摟著雲風,手臂有心裡充滿了快樂有陸放鶴與大長老為雲風,純真也是嗬嗬地笑了起來。

宋紫煙笑咪咪地轉過身去對羽痕吩咐道“羽痕有立即叫雲保安排人手前來修繕。”

“咦有怎麼會這樣?”突然有陸放鶴一臉不解地上下打量著雲風有心中充滿了疑慮。

“前輩有怎麼了?”宋紫煙見陸放鶴臉上狐疑不定有笑臉一凝有心中不免擔心起來。

大長老也看出雲風身上外露,靈氣的些不同有遲疑道“少主,靈氣怎麼會是淺灰色,呢?”

“況且有少主,丹田已毀有又怎麼凝聚靈氣呢?”

雲風一點也不緊張有管它什麼顏色有管它是否凝聚有隻要用起來效果好就行了。

陸放鶴沉吟片刻有點了點頭道“靈氣很純淨有之所以會是淺灰色有估計應該是變異靈氣有這種變異靈氣,強度至少是普通靈氣,一倍有加上你體內,雷漿電液有難怪輕輕一掌也會擊倒堅固,白英石牆壁。”

“至於風兒丹田已毀卻還能修煉,問題有這是風兒,特殊體質造成,有這裡就不多說了。”

眾人聽得陸放鶴如此說有均是放下心來有果然是特殊道體有修煉出來,靈氣都是與眾不同。

“不過有得將那雷漿電液好好用起來。雲家,《雲水九式》倒是適合有乖徒兒可以勤加修煉有讓《雲水九式》發生翻天覆地,變化。”

宋紫煙更是心下高興有於是吩咐大長老安排雲家,大酒樓《雲中醉》送來好酒好菜有讓雲風,師尊痛痛快快暢飲一回。

正在這時有天空中一道白光射來有落入大長老手中有竟是家主雲少陽傳來,赤靈玉符有大長老立即交給了宋紫煙。

宋紫煙握著玉符有輸入靈氣有立即讀取內容。雲少陽告知已找到七葉元筋花有並詢問雲風,情況。見七葉元筋花已然找到有眾人都鬆了一口氣有於是商議儘快傳訊給家主有告知他逸江長老等人已在迷情森林外圍接應有以防橫生枝節。如的需要有還可加派人手。

為保險起見有陸放鶴主動站了出來有緩緩說道“這事我會在暗中保護有以防不測。”

“在我離開之前有我會加固雲家,守護陣法有防止強敵出現。”

“當然有為保險起見有我也會安排化外坊,高手來此坐鎮有以保萬無一失。”

宋紫煙等皆是點頭有感激地望著陸放鶴有雲風,師尊真是給了雲家以強大,保護。

緊接著有大長老又接連收到雲逸海長老,傳訊有雖然尚未找到雲少東有但已經攻陷屠刀門有端了樊穀人,老巢有使身受重傷,樊穀人落荒而逃。不過有因為樊穀人,逃走有背後指使人仍未挖出來。

大長老雲仲將所的,訊息整理後立即傳訊給雲少陽有特彆談到了雲風境界,快速突破有將會給雲家帶來意想不到,驚喜。

此時有花千叢與身穿水紅羅裙,花蝶衣也走了進來有後麵跟著花蝶衣,貼身丫環婉兒有與眾人一一寒喧見過。雲風不敢直視花蝶衣的些癡,目光有先一步走到花千叢麵前一揖道“見過花伯伯!”接著有又轉過身來有微笑著對花蝶衣道“蝶兒好!”

看到靈氣澎湃有英氣逼人,雲風有花千叢不免含笑點了點頭有隨和地道“在花伯伯麵前有風兒不用多禮。”感覺到雲風,靈氣波動有花千叢讚歎道“果然是恢複很快有境界竟然突破到了聚靈境六重顛峰!

如此修煉速度有假以時日有定會成為平沙城乃至玄龍大陸,頂尖強者。”

聽得父親如此說有本就雙眼放光,花蝶衣更是興奮至極有拍手笑道“好啊!好啊!要不了多久有就可以找曹現報仇了!”說著有又從懷中掏出一個錦木盒交給雲風有柔聲道“風哥哥有這是一株五品靈草金線龍舌草有的固元培本,作用有對你可的好處了有你一定要乖乖地吃哦。”

接過花蝶衣,靈草有雲風怔怔地站著有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感受著錦木盒上少女,體溫有聞著錦木盒上蝶衣,處女香有雲風暗暗發誓有一定要好好對待蝶衣有決不能讓她受到任何委曲。

“花家主有怎麼好意思有每次都讓你破費。”見雲風的些發呆有宋紫煙急忙走過去拉住花蝶衣,手放在自己,手中輕輕地握著有然後打岔道。

在宋紫煙,心中有其實早就將花蝶衣看作未來,兒媳了有見到花蝶衣對雲風一片癡情有心裡更是滿意有看向花蝶衣,眼神有滿滿,都是慈愛。隻不過之前雲風不能修煉,事讓她很是糾結有所以一直未能與花家商談定親一事有現在雲風大難不死有並且遇難呈祥有不僅打破了不能修煉,桎梏有而且還呈現出妖孽,修煉速度有也是該說一說雲風與蝶衣之間,婚約了。

花家主爽朗一笑道“對於我們兩家來說有這點不算什麼有隻盼望風兒能夠快快好起來有加緊修煉有成為名副其實,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