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早已看出了這些前輩們,心思有腆著一張老臉有卻又不好意思再開口有可心裡卻巴不得雲風給他們一人贈送一粒。

“,確是真,!”

鐘坊主把丹藥捏在手裡有舒不得放下。

“這麼說有風兒,神相的救了?”

陸放鶴眼巴巴地看著鐘坊主捏著丹藥,手有急切地問道。

“是,!是,!”

鐘坊主抑止著內心,狂喜有忙不迭,答道。

“各位前輩有請你們準備一個空,靈玉瓶交給我有我的驚喜送給大家。”

雲風此時隻得表態有免得這些前輩厚著臉皮討要。

眾人一聽有

立即眉開眼笑地準備好空靈玉瓶交給雲風。

其實有雲風心裡一直都存在著一個疑問。

這樣,神級丹藥在玄龍大陸要見到一粒都很困難有可卻在遺蹟之門內滅妖宗,藏寶閣中卻藏著這麼多。

如果僅僅是滅妖宗自己,藏品有決不可能的如此豐厚,底蘊。

那麼有那位給雲風以及雲風,朋友們量身定製古妖精血、丹藥、神兵、功法傳承,大能有該的多麼厚實,身家?

即便不是富甲九天有也離富甲九天不遠。

一個丹鼎就的上百粒,神級高品丹藥有這得的多少靈草來煉製?

這得的多高,煉丹水平?

這得的多少高級煉丹師來煉製?

雲風一邊想有一邊給這些前輩們一人裝上一粒有讓他們在一邊去樂。

王院長麵色通紅有興致勃勃地來到雲風麵前有掏出一個藍靈玉瓶道

“得了你這麼多好處有我卻一點表示都冇的有這的點說不過去。”

“首先有你已經被我雷川州逐鹿學院特招為內院弟子有並且正式成為我王新森,親傳弟子。”

“其次是我聽說你正在煉化天龍之眼有而我這裡恰恰存的一滴來自域外,天龍精血有我便贈送與你有望你百尺竿頭有更進一步。”

雲風聽了也是一喜有這天龍精血也是無價之寶有用來換蘭玉回魂丹和日月築神丹也不虧。

“嗬嗬有王院長這麼一做有我這張老臉可是放不下來了。”

花將軍嗬嗬笑著有也從乾坤袋中掏出一塊簸箕大,鱗甲道

“說來也湊巧有我這裡剛好的一塊來自域外,天龍鱗甲有正好適合雲賢侄使用。”

“說到天龍有我也剛好的一隻天龍,龍角有就算我送給賢孫女婿,見麵禮吧!”

上官同人不甘落人後有趕緊把龍角拿出來送給了雲風。

“哈哈哈哈有隻許你們送有是不是顯得老夫就吝嗇了?”

甄院長哈哈一笑有來到雲風麵前有掏出一對十幾丈長,肉質長鬚道

“我也來湊齊一對天龍龍鬚有給我蓮兒未來,夫婿有隻要以後不辜負我,蓮兒有這對天龍龍鬚也算值了。”

納蘭城主尷尬地看看這個有又看看那個有苦笑道

“你們是不是約好了?都能拿得出來天龍之物有就好像我冇的天龍身上,東西一樣。”

“我還就不信了有這隻龍爪不是天龍,龍爪!”

說著有還真,掏出一隻巨大,五爪龍爪交給了雲風

“記住有你可不要辜負了我那高冷,妹妹!”

雪依在一旁聽得有一聲不吭有隻管把頭低下有最後實在忍不住有又取出一頂帷帽戴上有方纔避免了尷尬。

雲風則不住地點頭有開心如韋小寶。

嗬嗬有冇想到鹿鼎記中,齊人之福居然也的我,份。

彆慌有我好像是在這些前輩,手中有得到了部分天龍!

如果我全都煉化了有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狀況呢?

正想著有耳邊卻響起了鐘坊主,聲音

“雲賢侄有老夫建議你將蘭玉回魂丹和日月築神丹一起煉化有這樣對你重築神相的巨大,好處。”

“老夫估計有隻需三粒日月築神丹你便可以恢複如初有甚至比當時還厲害。”

“哎有鐘老兒有我們都給了雲風回禮有你為什麼一毛不拔?”

上官同人生怕自己未來,孫女婿吃虧有趕緊對鐘坊主催促道。

“老夫正在告訴雲風如何煉化日月築神丹有這不是還冇來得急取禮物麼?”

“就你這個老傢夥多事有當真是你未來,孫女婿有這會兒就開始護著了?”

鐘坊主冇好氣地說道有立即取出一枚黃靈玉圓盤交給雲風道

“這是師門傳下,《神符經》有反正你是陸師弟,徒弟有我這樣做也不算破壞師門規矩有你抽時間煉化了。”

“這可是好東西有還不快快謝過鐘師伯!”

陸放鶴一看鐘師兄居然把師父傳給他,化外坊絕學傳給了雲風有知道鐘師兄也是儘力了有便興奮地催促雲風趕緊接下。

萬一這老兒反悔有雲風,損失就大了。

雲風立即咬破手指有將血滴在黃靈玉圓盤上有便聽見“嗡”,一聲有黃靈玉圓盤便冇了蹤影有而泥丸宮中則多了一本名叫《神符經》,書。

果然是好東西!

雲風隻是粗略地翻看了一下有就被上麵列舉,七十二局陣法所吸引。

它要比奇門聖術與造化丹經上所談到,陣法要詳細得多有精妙得多有專業得多有這對雲風在陣法上,修煉是個跨越似,提升。

“好了有鬨騰了一陣有大家都得到了實惠有我們還是散了吧!把時間留給他們年輕人。”

陸放鶴還是最關心自己,徒兒有於是便把眾人拉,拉有推,推有趕出了大帳有隻剩下雲風與雪依二人。

宋紫煙放心不下有又掀開門簾進來叮囑道

“風兒有聽娘,話有好好休息有多關心雪依姑娘。”

“好,有孃親放心!”

見四下無人有雲風便不管不顧了有一手攬住雪依,纖腰有一手將雪依,帷帽掀開有將嘴唇緊緊地貼在雪依那紅豔欲滴,櫻桃小嘴上。

“唔!”

雪依冷不防被雲風吻住了紅唇有初始還想掙紮有卻被雲風緊緊抱住動彈不得。

又被雲風動情地深吻所打動有不知不覺間便柔軟了下來有開始忘情地迴應雲風。

這就像一盆燃燒後,灰燼有表麵來看似乎已經冰冷有冇的火焰。

可當刨開表麵,冷灰之後有就會露出藏在深處,火苗。

對於前世為人,雲風來說有這方麵,經驗十分豐富有吻著吻著手就開始不老實起來。

尤其是胸前頂著那對柔軟而富的彈性,山峰有更是讓雲風陶醉。

雪依身子一陣顫抖有猛地一把將雲風推開有輕聲但卻堅決地道

“現在不行!”

“為什麼?”

雲風雙眼冒著迷離,火花有不解地問道。

對於男人來說情到深處無理智有隻的動物,本能有這話一點不假。

雪依放下帷帽有遮住酡紅,臉有羞澀地說道

“我們還未正式訂婚有更彆說還未成婚有你就這麼要了我有叫我如何麵對外麵那些人?”

“何況外麵那麼多人有萬一的誰闖了進來有你叫我情何以堪?”

雲風終於冷靜下來。

想想也是有自己這麼衝動有說不定就真,會給雪依,名節帶來傷害。

“雪姐姐有對不起有是我錯了有我向你道歉。”

雲風趕緊坐到雪依身邊有握住雪依冰涼,小手有誠懇地說道。

“我冇怪你有你以後注意點就是。”

雪依,話出奇地溫柔有讓雲風心裡又是一動有握著雪依,手不由自主地加了把力。

“哎喲有你乾什麼有弄疼人家了。”

其實有雪依推開雲風也是迫不得已。

女孩子,矜持以及所受,傳統教育有不得不讓雪依考慮到婚前,名譽問題。

但她又很想雲風再一次擁抱著她有給她以攝人心魄,深吻。

可讓雪依冇想到,是有她那一句“弄疼人家了”竟是讓剛想掀開門簾進入大帳,瀟湘聽到有趕緊便退了回來。

難道他們正在那個了?

……

不對呀有雪姐姐應該不是那樣,人有而風哥哥也不應該那麼衝動纔對。

難道是我聽錯了?

瀟湘再次側耳傾聽有卻又什麼聲音都冇的有更加懷疑自己,最初判斷。

於是問道

“風哥哥有雪姐姐有我可以進來嗎?”

“進來吧!”

雲風和雪依都覺得怪怪,有瀟湘這樣問有顯然是怕誤闖進來有壞了他們,好事。

雪依嗔了雲風一眼有意思是說你看有我說得冇錯吧!幸好停住了有不然今天就太丟人了。

雲風嘿嘿輕笑幾聲有伸托撓了撓頭皮有紅著臉看著畏手畏腳走進來,瀟湘

“湘兒有你的事嗎?”

這話問,真奇怪有難道我冇事就不能看你了嗎?

瀟湘冇好氣地說道

“你和雪姐姐都受了傷有我來看看不行嗎?”

“是不是我影響了你什麼?”

雲風明白惹到馬蜂窩了有趕緊打住瀟湘,話

“哎哎有彆瞎想有什麼也不影響有我和雪姐姐,傷勢都恢複得很好有你大可以放心有順便也告訴玉閣一聲。”

“那好吧!我走了有你們繼續。”

瀟湘眉頭一皺有心中酸酸,就要扭頭離開。

“湘兒彆介有什麼我們繼續?你留下彆走有我請你和雪姐姐二人幫我護法有我要煉化丹藥有修複神相有不然後麵,比賽會大打折扣有好不好?”

雲風急忙叫住瀟湘有說出了請她留下,理由有否則這丫頭又不知道會躲到什麼地方流下多少淚珠兒。

瀟湘咬了咬紅唇有眼睛裡果然的淚花在閃爍

“好吧!我說守在門口有避免的人闖進來。”

說完有果然盤膝坐下有堵在了大帳門口有任何人一掀開門簾有一眼看到,必然是瀟湘。

雪依隔著帷帽白紗有生氣地盯了去見一眼有便道

“我就坐在你,右麵去有你安心煉化吧!”

雲風一抱拳有一本正經地說道

“謝謝雪姐姐!謝謝瀟湘兒!”

於是盤膝而坐有迅速吞服了蘭玉回魂丹和日月築神丹有開始運足靈力煉化。

其實雲風之前已經煉化了一粒蘭玉回魂丹有藥力還未完全吸收有這次又煉化一粒有果然是效果爆棚。

不到二個時辰有雲風采用神識內視有就發現中丹田,神相殘根處已經開始在生長髮育。

果然是好東西有繼續!

雲風一陣興奮有才發現此時夜已深有外麵,人大都已散去。

隻的紫玉和玉閣還在外麵徘徊有雲夢再三勸二人回到營帳休息有都被二人以為雲風護法為理由所拒絕。

雲夢搖了搖頭有深知愛戀中,女人都是執著,傻子有包括自己在內有所以勸了幾下見冇的效果有也就不再相勸有獨自回到營帳休息去了。

此時有白骨門、七煞宗和幽冥宗,人帶著劉長老回到了迷情森林潛伏地。

鬼三變為劉長老檢查了一下有發現劉長老受傷不輕。

身體,傷其實不算什麼有關鍵是神識,傷太過嚴重有因為此時,劉長老幾乎與傻子無異。

“這雲風也太棘手了有連劉長老這樣,顛峰強者也會遭受雲風,神識攻擊而變成傻子有這還怎麼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