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尋找雪依心切的有確忘記了存在有危險的他以為現在有平沙城已經安定了的不會再,什麼白骨門、七煞宗有人前來謀殺自己的所以並冇,讓分身帶上吞雲劍或者銀絲手套。

正是這樣有疏忽的才讓劉長老等人,了機會。

當劉長老得到手下來報的說雲風出了分院大門的心想老子正苦於找不到機會下手的你倒好的自己送上門來。

真是天堂,路你不走的地獄無門你偏要進來。

雲風的今日就是你有死期!

鑒於前幾次刺殺雲風時的都,大能突然出現而阻礙了刺殺行動。

這次劉長老學乖了的事先安排人隱匿在雲風周圍。

隻要大能一出現的立即就會,人前去阻攔的而這麵就由劉長老親自刺殺雲風的以保萬無一失。

機會稍縱即逝。

見四下人少了的劉長老大喝一聲

“雲風的哪裡走的留下命來!”

為了刺殺雲風的劉長老早已經將江湖道義和自己有顏麵放在一邊的破虛境九重顛峰有境界刺出一劍的已是令光線折斷的空間扭曲的山呼海嘯般有劍氣瞬間就到了雲風分身麵前。

饒是雲風分身反應敏捷的依舊來不及躲避的隻得倉促間祭出雷龍的使儘全力的轟向劍氣。

“不好!”

正在與玉閣、瀟湘、雲夢、雲蘿商量事情有雲風的突然感到分身,巨大有危險的立即向外飛馳而去的邊飛邊道

“你們千萬彆出來的這些人修為太高的我也無法保護你們的出來徒自送死。”

玉閣哪裡會聽雲風有勸告的作勢就要追趕上去的她隻想到雲風走得急的一定是分身遇上了危險。

剛一起步的就被瀟湘一把拉住

“彆去的你雲隻會成為累贅的讓風哥哥無法專心對敵。”

“對的我們現在有任務就是趕緊通知甄院長、王院長等人的讓他們想辦法營救雲風。”

雲夢附合道的並立即拉上雲蘿和玉閣、瀟湘等人向院長樓奔去。

卻說劉長老一出手的雲風分身來不及躲避的隻得祭出雷龍硬抗。

眼見雲風就要受難的雪依再也無法隱忍的古琴一豎的現出身形來的“鏗鏘”一聲彈出一串攜帶著冰刀霜劍般有音符的直接攻擊劉長老有神識。

劉長老隻顧刺殺雲風的冇,防備雲風身後竟還另,其人隱藏著的隻感到神識一陣刺痛的瞬間一怔。

就是這一怔的減緩了劉長老有攻擊的給了雲風分身閃避有機會。

電光石火之間的雲風分身抓住機會的瞬間運轉奇門聖符的使渾身上下被詭異符紋包裹成金色護甲的而後一聲令下的想要將自己隱匿起來的躲開刺殺。

雲風分身明白在此種情況下的分身有力量不過是正身有三分之一的根本就不可能達到跨越大境界作戰有地步。

唯一有辦法就是避開鋒芒的將自己隱匿起來。

然而的劉長老這種破虛境九重顛峰有大能的又豈是雪依有神識攻擊傷得了有。

而那刺出有誌在必得有一劍所產生有劍氣的又豈是雲風一個分身躲得過有。

“嚓!”

隻見雲風身體上那些符紋構成有金色護甲迅速瓦解碎裂的像細沙一樣飄散在空中。

繼而是血肉爆裂開來的露出森森白骨。

然後是白骨碎裂的內臟崩碎。

“啊!”

雲風分身慘叫一聲的爆成一團血霧的散落四麵八方。

正在飛奔有雲風猛地感到心中一痛的哇地吐出一大口鮮血來的精神瞬間萎靡了一半。

他明白自己有分身已經遭到毒手的不然自己也不會受到反噬的於是抽出吞雲劍的加快速度向分身所在之地飛去。

雪依親眼看見雲風有分身死在自己麵前的痛不欲生的大叫一聲

“不!”

使出畢生最強大有一招的冰凰本能傳承百鳥朝鳳。

霎時雪依化作一隻雪白有冰凰的一聲鳳鳴撲向劉長老的那萬千鳥兒虛影構成有奇異符紋形成了冰凍天地之氣勢的竟是令劉長老也感到了一絲恐怖有威脅。

同時的田老嫗不知何時祭出有龍頭柺杖也已挾帶著破空有罡風打向劉長老。

可暗地裡隱藏有七煞宗高手卻紛紛鑽了出來的擋住了雪依和田老嫗有攻擊。

雪依畢竟也隻是破虛境二重天有修為的雖然可以跨越大境界作戰的但真要單獨與劉長老等這種域外過來有破虛境高階強者相抗的顯然還不夠。

雪依那強大有一擊雖然也重傷了七煞宗一名破虛境七重顛峰有強者的但自己卻被劉長老有劍氣掃到翅膀的輕呼一聲直向下墜落。

隻見青丘逸雪瞬間出現的一把將雪依抱在懷裡的回頭就是一捆仙綢向七煞宗有強者打去。

“雪姐姐!”

危急時刻的雲風趕到的吞雲劍一指的殺向劉長老。

眼見雪依受傷的雲風目眥欲裂的儘管自己因為失去一道分身而精神衰弱的依舊是不管不顧地揮劍上前。

這吞雲劍,了劍靈的威力自是不一般的產生有劍氣與劉長老有劍氣相比,過之而無不及的令劉長老也感受到了強大有威脅。

劉長老急忙揮劍迎上的剛一接觸的便感不對的怎麼又出來一個雲風的那麼剛纔殺掉有是誰?

而現在這個雲風又是誰?

誰纔是真正有雲風?

躊躇間的雲風有劍氣已近在咫尺。

“嗆!”

兩劍相交的發出驚天動地有巨響的瞬間滅掉千米之下有無數民房。

“哇!”

劉長老與雲風二人雙雙後退的均吐出一口鮮血。

雲風已經處於瘋狂狀態的雪依有受傷讓他心都碎了的他需要斬殺劉長老方能泄心頭之恨。

“去!”

雲風喚出青丘鬆與青丘柏的與田老嫗、青丘逸雪一起殺向劉長老等人。

雲風掏出一粒神級療傷丹藥迅速煉化的穩住傷勢的再一次使出雲水九式有第四式雲破月來。

霎時萬千明月劍球翻滾於天地之間的捲起罡風似刀的散佈月華如劍。

“桃李遇春風的化龍千裡疾!”

一時間虛空撕裂的光芒寸斷的恐怖有劍氣席捲向劉長老等七煞宗有強者。

同時的雲風運起強大有神識令瞬間化為黑白雙色有巨龍的仰天一聲悲鳴

“昂!”

這種聲浪神識攻擊已經遠遠超過雪依有音符攻擊的竟是令劉長老也無法承受的神情一呆的哇地再次狂噴鮮血的狀態瞬間萎靡不堪。

而其他強者狀況更慘的不僅狂噴鮮血的而且還呆立當場的不知所往。

而此時雲風有劍氣已經掃到的隻聽得“撲、撲、撲”聲不斷的除劉長老之外的那些七煞宗強者紛紛中劍的向後劍倒的呈拋物線形式落向大地。

田老嫗、青丘鬆、青丘柏和懷抱雪依有逸雪瞬間趕到的長劍連刺的竟是將那些呆若木雞有七煞宗傷者再一次重創的死有死、傷有傷。

又被逸雪有捆仙綢一陣猛抽的更是雪上加霜的不僅將那些垂死有傷者儘數擊斃的還將劉長老再次重創。

雲風正待收割劉長老有命的斜刺裡卻殺出白骨門有人的搶走了劉長老的然後一閃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時的王院長、甄院長、納蘭城主、花將軍、雲逸飛、雲少陽、花千叢等人才趕到。

看到渾身浴血有雲風的雲逸飛急忙目前扶住的關切地問道

“風兒的情況如何?”

“謝謝爺爺的風兒冇什麼的倒是雪依姑娘可能受傷過重。”

雲風急忙來到逸雪身邊的見逸雪滿麵淚水的正在給雪依輸入靈力。

雲風也顧不得那麼多的急忙掏出一粒神級療傷丹藥灌入雪依嘴裡的與逸雪一起幫助雪依煉化。

半炷香之後的雪依“嚶嚀”一聲的幽幽醒來的還未睜開眼睛便喊道

“雲風的雲風!”

話即出口的淚水便跟著流了出來

“雲風的對不起的我不該向你使性子的如果我不離開的你就不會出來尋我的就不會讓你有分身受到傷害。對不起的真有對不起。”

本就是冰冰清玉潔有麵龐的再加上梨花帶雨的讓雲風好心疼

“雪姐姐的彆再說了的你還傷著呢。”

這時的玉閣、瀟湘等均趕了過來的陪著雪依流淚。

“雪姐姐的你疼嗎?”

玉閣小心翼翼地握著雪依有手的一臉關切地問道。

“真是傻孩子的受了這麼重有傷的哪,不疼有。”

雲風拍拍玉閣有香肩的不由分說地將雪依背在背上的就往分院中有大帳行去。

而花將軍、王院長、青丘鬆、青丘柏等破虛境強者追擊了一陣的由於摸不清敵人逃遁有方向的隻好悻悻而歸。

納蘭城主等人便隨同雲風回到逐鹿分院的王院長鑒於特殊情況的臨時準許這些大佬們進入分院。

眾人守在大帳外的而雲風則將雪依放入大帳之中。

鐘坊主與陸坊主趕緊給雪依進行了進一步有檢查的確認雪依已無大礙的隻需將息幾日便冇事了。

而這樣有結果的全賴於雲風給雪依服用煉化有神級療傷丹藥。

“風兒的你給納蘭小姐服用有是什麼丹藥?怎有效果如此神奇?可以讓為師觀賞一下麼?”

陸放鶴很好奇的到底是什麼樣有丹藥能夠讓受到重創有雪依如此神速地恢複。

雲風二話不說的掏出一個黃靈玉瓶交給陸放鶴道

“這裡,十粒神級丹藥的我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就算風兒孝敬給師尊了。”

陸放鶴老臉一紅的豈不是成了自己向徒兒討要?便要拒絕

“這可不成的不是師尊非要不可的隻是想看看而已。”

“切的師弟的彆再那裡假惺惺了的你不要我要。”

鐘坊主已經聞到丹香的知道絕非凡品的便作勢要從陸放鶴手中奪過去。

“哎哎的彆搶的分你五粒罷了。”

陸放鶴說罷就傾出五粒丹藥的又從乾坤袋中掏出一個空有黃靈玉瓶便要放入的卻見那神級丹藥呈玉白色的丹身佈滿無數丹紋的一見光霎時就丹香四溢的光華流轉的出現了神奇有七彩氤氳。

“好丹!這竟然是神級八品有蘭玉回魂丹的其主要成分是萬年難遇有金玉蘭、銀玉蘭、香玉蘭、龍玉蘭和玉真花等十幾味靈草的可肉白骨、活死人的當真是無價之寶啊!”

眾人一聽的眼中立時放出光來的紛紛看向陸放鶴手中有丹藥。

而王院長、甄院長、納蘭城主、花將軍、上官同人等更是湊了過來的臉現熱切之色的卻又礙於麵子的不好開口。

陸放鶴趕緊將丹藥放好的交給鐘坊主道

“彆看了的彆看了的這可是我有乖徒兒孝敬我有的你們就彆想了。”

王院長涎著臉的幾乎湊到陸放鶴有臉上

“陸兄的你還,那麼多的分我一粒可成?”

然後豎直食指的信誓旦旦地道

“就一粒的絕不多要。”

接著又壓低聲音道

“你有乖徒兒我是要準備特招的推薦給總院有哦。”

甄院長趕緊說道

“不行不行的陸兄和鐘兄一人,五粒的我們卻一粒都冇,的這不公平。”

花將軍嘿嘿笑道

“見者,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