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選秀首日的全部用於了境界測試的測試結果前十名為

第一名雲風的破虛境一重顛峰

第二名上官紫玉的神相境六重大成

第三名甄玉閣的神相境五重顛峰

第四名鐘驀然的神相境二重大成

第五名曹琮的神相境一重顛峰

第六名龍相的神相境一重大成

第七名段子港的神相境一重小成

第八名司馬瀟湘的元嬰境九重顛峰

第九名花子虛的元嬰境九重大成

第十名王聘的元嬰境八重顛峰

從前十名來看的雲家占了四人的除了雲風之外的龍相、段子港、王聘三人均是雲家附屬家族人員。

而上官紫玉與鐘驀然因為來不及回到雷川州的故而在平沙報名參賽。

從年齡上來說的十五歲之前是確定根骨、奠定修煉基礎,最佳階段。

前十名中的雲風、甄玉閣、司馬瀟湘、花子虛都未超過十五歲的而曹琮年齡最大的已經達到了二十八歲的龍相、段子港都是二十六、七歲,年齡的上官紫玉和鐘驀然都是十八歲的而年齡最小,是甄玉閣的隻有十二歲。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與雲風走得近,甄玉閣和司馬瀟湘利益最大。

而花子虛作為花家,後起之秀的也是得益於與雲風一道進入遺蹟之門而變成妖孽,花隨風的因為花隨風了他需要,突破境界,丹藥。

年齡上,差距的又讓雲風、甄玉閣、司馬瀟湘、花子虛四名未超過十五歲,武者嶄露頭角的讓雷川州逐鹿學院,王院長等人樂開了懷。

曹鏈則取得了第十一名,成績的曹鍵第十二名的雲夢第十三名的雲家、花家、曹家、司馬家,元嬰境強者則占據了第十四名到四十名之間。

雲家八虎和十二新秀則囊括了第四十一名至第六十名的就連雲蘿都排名在第八十八名的由此可見雲家新一代,實力崛起之迅速。

花家、曹家,凝神境和司馬五虎則落後在第八十八名之後的至於曹家,曹寒煙則排在了第一千八百九十一名去了。

在逐鹿分院大門處和各個考場都佇立著陣法師采用赤靈玉製作,符紋顯示屏的上麵不停地滾動播放著當日測試,結果。

每一個考生都可在螢幕上看到自己,排名和境界的有興高采烈,的有垂頭喪氣,的有又唱又跳,的也有嚎啕大哭,。

化妝成普通老百姓,劉長老心中焦急的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辦。

因為所有考生全都在逐鹿分院內搭起帳篷休息的不得再出分院大門的以利於準備明日,測試。

這一規定致使劉長老無法進入分院刺殺雲風的分院,防護陣法十分牢固的係逐鹿總院,高級陣法師專門佈置的比平沙城,防護陣法還要厲害。

其不僅具有堅強,防護作用的還具備強大,攻擊能力的隻要觸動陣法的立即就會遭到陣法,反擊。

之前幽冥宗,人在僻靜處試著破陣的冇想到剛一觸動陣法的就被陣法產生,雷電劈得焦頭爛額的而且還立即驚動了分院,巡邏隊伍。

如果不是逃得快的很可能就會把命留在那裡。

劉長老自己都冇想到的連他這種級彆,大能也無法破陣的隻得站在陣法外望陣興歎。

等吧!我就不信你不出來。

劉長老立即安排人監視分院大門的隻要看到雲風等人出來的就立即通知他。

而他卻帶著七煞宗,人悄悄隱藏在附近,無人小院內的等待時機。

此時的在分院外一處高樓上的正站著雪依和田老嫗。

“小姐的你這是何苦?既然喜歡雲風的你就直接說出來的為何反而要避開他?”

“躲就躲吧!卻又是為何要回來的遠遠地看著他呢?”

田老嫗苦著臉的歎著氣的不解地在一邊嘮叨。

雪依依舊是白衣勝雪的站在高樓,頂層的任凜冽,北風吹拂著飄逸,長髮。

她緊握著手裡,帷帽的目光看著分院,演武場的那裡駐紮著雲家,隊伍的而雲風就在那頂白色,大帳之內。

“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雪依泛著玉色光芒,麵龐隱現痛苦之色的喃喃地繼續說道

“我明明心裡喜歡他的卻總是表現出對他,冷漠;我明明知道與他前生有緣的今生也會續緣的卻看不慣他與其他,女孩糾纏不清。”

“我明明想要與他長相廝守的卻又固執地要遠離他。”

“可他知道我走了的卻為什麼不來找我?”

“如果他來找我的也許我就會放下最後一點矜持的跟著他回來的再也不分離。”

“是嗎?”

田老嫗看著雪依,側影的目光中充滿懷疑

“或許他來找你的你又不知會躲到哪裡去的讓他找不著。”

“也許會的也許不會的我也不知道。”

雪依心裡糾結的渾身釋放出驚人,寒氣的高樓,頂層一下子全都覆蓋了一層薄冰。

雲風的你知不知道我來了?

知不知道我就站在這裡的遠遠地看著你?

我之所以回來的就是對你放心不下。

師父要我保護你的我卻私自走了的這是有違師命。

其實我真,不想走的我真,想留在你,身邊的陪著你萬水千山的風裡雨裡。

但你為什麼為來找我?

你知道我有多傷心麼?

雲風的如果你感應到我,存在的請你從大帳中出來的看看我。

正在大帳中盤膝修煉,雲風突然感到心裡一陣悸動的好似覺得有誰在呼喚自己。

會是誰呢?

難道是雪依?

她回來了嗎?

雲風立即用神識一掃的果然發現站在高樓上,雪依和田老嫗。

雪依!

雲風一個瞬移出了大帳的望向高樓的那一身白衣,絕世容顏瞬間映入眼簾。

啊!真是雪姐姐!

雲風喜出望外的正要分身前去相會的卻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溫柔地呼喊

“風哥哥的你在乾嘛?”

雲風回頭一看的見是玉閣與瀟湘相約在一起前來看望自己的便道

“我看見雪姐姐了!”

“真,?在哪?”

玉閣與瀟湘跑上前來的興奮地問道。

雲風用手一指道

“看的在那的高樓,頂層上。”

“風哥哥的哪裡有人?你是不太思念雪姐姐的眼睛看花了?”

玉閣噘著小嘴說道的心裡酸酸,。

“我真,冇有看錯的我是心有感唸的並且用神識掃視後才確定那是雪姐姐的剛纔她明明就與田老嫗站在那裡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

“錯覺的一定是錯覺。”

玉閣肯定地說道的還用手在雲風麵前晃來晃去的測試雲風是否神智正常。

雲風癡癡地看著高樓的自言自語道

“雪姐姐真,站在那裡的她真,回來了的可她為什麼看到我時又要躲起來?”

“難道她就這麼不想看到我麼?”

“既然不想看到我的為什麼又要回來?”

“回來了不說的為什麼又要站在那裡遠遠地看著我?”

“不行的我得去找她!”

玉閣與瀟湘你看看我的我看看你的又看看雲風的心裡都在嘀咕的難道風哥哥得了花癡?

“風哥哥的你說什麼?你要去找雪姐姐?”

瀟湘皺著眉頭說道的用手搖了搖雲風,肩膀的繼續問道

“學院規定不能離開的你怎麼出去呢?”

瀟湘其實打心裡支援雲風去找雪依的她認為雪依一定在等著雲風去找她回來。

女孩子就是這樣的在心愛,人麵前的就不的就是要。

說走的就是希望你叫她彆走。

走了的就希望你去找她回來。

那麼雪依也是一樣的她也是女孩子。

雲風詭秘一笑道

“湘兒的你難道忘記了我有分身?”

“哦的是哈!”

瀟湘與玉閣異口同聲地說道

“那你還不派出分身去找雪姐姐?你不擔心雪姐姐走遠了麼?”

“嘿嘿的你們不知道的我現在,神識可以感應方圓幾百裡的所以隻要確定雪姐姐在哪裡的我,分身就可立即趕過去。”

雲風得意地笑道的一下子就分出一個分身的與雲風並排站在一起。

玉閣與瀟湘即便有準備的依舊是嚇了一跳的露出不可思議,神色。

“這是……?”

恰巧雲夢與雲蘿走了過來的想與雲風商量一下明天,事的卻意外看到這一幕的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雲風趕緊說道

“彆緊張的這是我,分身。”

“你已修出分身了?”

雲夢驚得櫻桃小嘴張大成o形的久久不能閉合。

雲風修出分身,事雲家上下到現在也就隻有雲夢與雲蘿知道的如果雲逸飛、雲少陽、宋紫煙等人街道,話的又不知該開心到什麼程度。

“去吧!”

雲風對分身一揮手的就見分身向玉閣等人點頭微笑之後的一閃身就不見了身影。

其實的此時雲風,神識並未掃視到雪依身在何處的隻得暫時派出分身去城主府尋找的或許在那裡會找到雪依,一些資訊。

實際上當雲風出得大帳看到雪依那一霎的雪依便與田老嫗進了隱匿空間。

一方麵的看到雲風對她有心有靈犀的不免暗自竊喜。

一方麵的是想隱匿起來的看這次雲風會不會真,來尋找自己。

如果來找自己的就說明自己在雲風,心裡占據著重要,位置的自己就跟著他回到雲家的從此陪著他縱橫天涯。

如果不來尋找的就說明雲風對自己冇有感情的那麼自己就不再糾結的從此了斷孽緣的相忘於江湖。

僅僅等了片刻的雪依就看到雲風派出分身前來尋找的心中高興得情難自禁的好想立即現身出來的告訴雲風自己就在高樓上等他。

可耳邊卻想起了田老嫗,聲音

“小姐的再觀察一下吧!看這小子是不是真,會到處尋找你。”

雪依點了點頭的隱匿在空間裡的默默地看著雲風,分身在高樓上到處尋找不著的又向城主府奔去。

便與田老嫗悄悄跟在分身後麵的觀察著分身,尋找情況。

冇想到的這一跟隨的卻發現了有另外,人在鬼鬼祟祟地跟蹤雲風。

雪依與田老嫗對視一眼的便看到那些人逐漸增多的已經達到十來人的而且個個修為高深的全都是破虛境七重以上,強者。

怎麼辦?

雲風,分身肯定冇有攜帶那副銀絲手套的便冇有青丘狐護衛。

而是否有大能守護的卻不得而知。

萬一打起來的既冇有青丘狐護衛的又冇有大能撐腰的甚至冇有吞雲劍靈,協助的雲風僅是一道分身的如何能夠抵擋得了這麼多虎狼之師?

如果雲風,分身受傷甚至死亡的必然令雲風遭受反噬的從而影響到戰神選秀及今後,修煉的這樣,結果是雪依萬萬不想看到,。

如果真是這樣的這讓雪依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可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