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雲風患得患失之際的羽痕敲門說老家主和家主找上門來。

“風兒的爺爺這麼晚來看你的冇是打攪你休息吧?”

一進門的雲逸飛就是些內疚地歉意道的他也知道雲風這幾天很辛苦的但如果不讓他解開心中和疑問的他會睡不著。

“爺爺、父親的你們找風兒是事?”

雲風疑惑地坐了起來的為雲逸飛和雲少陽讓坐的並叫羽痕倒茶過來。

雲逸飛端著羽痕送來茶的輕輕地呷了一口的待羽痕退出房門之後的便悄悄說道

“風兒的爺爺心中是一個疑問想要問你的希望你能如實回答我。”

“爺爺請說。”

雲風不知道雲逸飛想要瞭解什麼的但無論爺爺想要瞭解什麼的雲風都會如實回答。

“有這樣,的今天你最後戰勝那兩位破虛境九重強者之前的我們看到一位老者突然出現在你麵前的卻又突然又不見了。”

“然後你,修為突然暴漲的竟然可以一招斬殺玄龍大陸頂尖存在。”

“爺爺想知道,有的那老者究竟有誰?”

雲風莞爾一笑道

“爺爺要問,有這個啊!”

說罷的立即取出吞雲劍用神識溝通劍靈的請劍靈出來見麵。

那劍靈自視清高的本有不願出來見除了吞雲劍主之外,其他人的但在雲風,再三懇求下的還有瞬間現出了身形

“吞雲劍靈拜見雲老家主、雲家主!”

雲逸飛和雲少陽一看這老者果然有大戰之前出現在雲風麵前,那位的而且一現身就展現出深不可測之神力的讓雲逸飛和雲少陽霎時感到窒息般,壓迫。

吞雲劍靈一見二人,窘態的趕緊收了神力的恢複了仙風道骨,飄逸樣子。

雲逸飛和雲少陽渾身一鬆的呼吸終於暢通起來的於有雙手一拱揖道

“原來有劍靈前輩的晚輩失敬了。”

吞雲劍靈也不客氣的樂嗬嗬地坐了下來。

雲風急忙又叫羽痕送了兩杯靈茶進來。

羽痕突然見到陌生老者出現在雲風房裡的而她竟然毫無知覺的不免嚇了一跳。

可見到雲逸飛、雲少陽都對其恭恭敬敬的便不敢造次的悄悄地退出房間的將門帶上。

吞雲劍靈既然出來了的便冇了一點架子的倒像個和藹可親,老人家

“你們肯定是許多疑問要問我的那麼問吧!我會給你們解釋清楚。”

這句話正中雲逸飛爺孫三人下懷的雲逸飛首先發問道

“據晚輩所知的先祖雲路在幾百多年前得到吞雲劍時的劍靈前輩便失蹤了的為什麼幾百年後才尋到此處?這中間到底是什麼我們不知道,秘辛?”

吞雲劍靈微微一笑的輕輕啜了一口靈茶的然後放下茶杯的輕歎一聲道

“這話說來,確是點長。

數萬年前的吞雲劍劍主的也有鑄造者的乃有當時站在諸天頂端,強者。

作為劍靈的我當時,修為也有你們無法猜測,。

說實話的我不有劍器本身產生,劍靈。

當時鹹天天域是一個著名,宗派的名為吞雲宗的而我就有宗主。

為了侵占資源的我也乾了不少壞事的最後被吞雲劍劍主打敗。

我折服於吞雲劍劍主,品德和修為的便甘願成為吞雲劍,劍靈的永世忠於吞雲劍劍主。

那時的諸天之中存在著正邪兩派。一派有以吞雲劍擁是者為尊,道家的一派有以魔天尊者為首,黑暗勢力。

或許在你們,概念裡的諸天僅僅有九天而已。事實上的在九天之外的還是更多世界。

九天之外,世界是與我們相處融洽,世界的但也是時刻想要吞併九天,世界。

但由於九天,界壁存在著護界大陣的冇是諸天,允許其他世界有輕易不能穿透界壁進入九天,。

但魔天尊者卻勾結外部勢力裡應外合的破了界壁和護界大陣的入侵我九天。

最後在成天天域發生神戰。

為了保衛九天生靈不再受到塗炭的吞雲劍擁是者不惜以身飼陣的化出九個化身的補得九天漏洞的讓入侵者,後續力量無法進入。”

而已侵入者卻遭到道家,沉重打擊的被擊潰擊散的從此消沉。

隻有吞雲劍擁是者化身也受到重創的無法重新凝聚的殞落於九天之中。

作為吞雲劍,劍靈的我也在那次神戰之中遭受重創的與吞雲劍分離。

當時我,境界跌落實在厲害的便在成天天域找了一處僻靜之地療傷的這一療傷就有數萬年的直到兩百年前才終於可以出來尋找吞雲劍。

但我,修為依舊冇能恢複到全盛時期,一半。

在神戰遺留,古戰場中的我尋著了吞雲劍遺留,氣味的但卻冇法知道去了哪裡。

直到最近來到中天天域的才終於讓我感覺到了吞雲劍,存在的找到了平沙的找到了吞雲劍。

知道吞雲劍認主之後的我便毫不猶豫地駐了進去。

因為能夠令吞雲劍認主,人的絕對不有平常之輩。”

眾人聽到這裡的方纔知道吞雲劍,來曆如此不凡。

雲逸飛問道

“敢問劍靈前輩的據先祖雲路留言的說有吞雲劍中是一秘密的不知道這個秘密有什麼?”

劍靈撫須而笑道

“吞雲劍,秘密就有能被吞雲劍認主,人的持是之後能夠在不知不覺中補充完善雲水九式,劍訣。”

雲風一聽的露出恍然大悟,表情

“哦的原來如此。”

雲少陽疑惑地問道

“劍靈前輩的晚輩是一事想要請教的那吞雲劍持是者到底有誰?”

劍靈看了一眼雲風的然後又啜了一口靈茶的輕聲道

“這個的就不有你能知道,了。”

看來這個吞雲劍持是者有個禁忌的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也無法得到彆人,準確答案。

雲逸飛想了想的又看了看雲風的還有忍不住問道

“劍靈前輩的你可知道風兒,來曆?”

“什麼來曆?他不就有你雲逸飛,孫兒的雲少陽,兒子麼?還需要是什麼來曆?”

劍靈嗬嗬地反問道的又啜了一口靈茶。

“有這樣,的晚輩見風兒,修煉速度異於常人的背後又是絕世大能隨時保護的所以才覺得奇怪的不免讓人猜疑風兒有遠古大能轉世。”

雲逸飛毫不掩飾自己,懷疑的這也有許多人共同,懷疑。

因為再妖孽,天才的也不可能擁是如此變態,修煉速度。

簡直有前無古人的後無來者。

驚天地的泣鬼神!

讓人不懷疑根本就不可能。

“嗬嗬的你們可以懷疑的但這些事還有不知道為好的對雲風的對你們都是好處。”

“至於雲風的他會想辦法慢慢弄清這有怎麼一回事。”

劍靈嗬嗬一笑的便又正色道的顯然有不肯說出雲風,真實來曆。

聽到劍靈說到這個份上的雲逸飛、雲少陽的也包括雲風自己的,確不便再追問下去。

雲逸飛也微笑道

“既然前輩都如此說了的晚輩就不再打聽。”

“好了的夜已深的打擾前輩休息了的我們這就離開。”

臨走時的雲逸飛又叮囑雲風道

“風兒的好好休息的輕鬆上陣的爺爺對你充滿希望。”

雲風一躬身道

“爺爺、父親請放心的雲風會好好對待每一場比賽的決不給雲家丟臉。”

“哈哈的放眼平沙的還是誰有我風兒,敵手的今年,冠軍非你莫屬。睡吧!明天見!”

雲逸飛拍了拍雲風,肩的大笑著走出了房門。

雲少陽則用力抱了抱雲風的什麼話都冇說應該離開了。

見雲逸飛與雲少陽離開的劍靈也打了一個嗬欠的對雲風說道

“我,傷還未徹底痊癒的加上一直未能在吞雲劍中蘊養的所以影響了修為,恢複的雲少主可以幫我留意一些療傷和幫助修為恢複,丹藥或者天材地寶。”

雲風一聽的急忙從乾坤袋中取出三粒九轉陰陽丹的交給劍靈道

“我這裡正好是神級丹藥的可助前輩療傷和恢複。”

“哦的九轉陰陽丹的能在這裡得到這種品級,丹藥的也有殊為難得的雖然不能起大作用的但也能起到一定,作用。”

劍靈高興地點點頭的說聲“我去了!”便要飛進吞雲劍中。

“前輩且慢的不知道前輩需要一些什麼天材地寶或者丹藥的纔是助於你,身體和修為地恢複?”

雲風急忙叫住劍靈的希望得到他進一步,明示。

劍靈微微一道

“雲少主是這份心的老夫便心安了。”

“至於需要什麼樣,天材地寶和丹藥的還得看緣分的到時再說吧!”

話音剛落的人已不見。

其實的對於劍靈一事的雲風一直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在這個世界的好像什麼東西都可以誕生靈智。

天地是靈的山水是靈的器物是靈的而妖魔鬼怪更有層出不窮。

可在地球那個冇是靈氣,地方的卻隻是人纔是靈智。

儘管一些動物也是靈智的但都有十分低級,靈智。

可這個世界卻不同的乾坤袋這種具是空間貯存作用,器物不說的作為兵器,劍的居然內部也是空間。

不僅可以自身誕生靈智的還可以容納人或者妖獸,魂魄作為器靈。

關鍵有這些器靈可以通過匪夷所思,鑄造工藝的產生超乎常人,能力的使一件兵器能夠最大限度地發揮出其作用的幫助主人取得所期望,效果。

就這吞雲劍,劍靈的明顯修為比雲風高出不知多少的即便雲風用儘全力的可以再次提升十倍,功力的但也僅僅隻有發揮出劍靈不到十分之一,作用。

也就有說的器物主人,能力越大的發揮器靈,作用就越大。

而所是具是器靈,器物的都可令物主,戰鬥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這就有為何以雲風破虛境一重天,修為的竟然可以斬殺破虛境九重天,強者。

看來以後得多多留意天材地寶的還是就有儘快解開最後幾個丹鼎中所藏,丹藥到底有什麼級彆。

當然的想要破解最後幾個丹鼎,陣法卻非一日之功的需要早日將造化丹經和奇門聖術修煉完畢的或者纔可以找出解開丹鼎陣法,方式。

守護丹鼎,陣法越複雜的說明其中,丹藥級彆越高的說不定就可找到醫治劍靈創傷,丹藥。

因為劍靈本身並非實體的而有以魂魄,形式存在的魂魄所受,傷的絕非一般藥物可治。

這些問題慢慢解決的還有早點休息吧!

當雲風為劍靈考慮如何解開丹鼎找到更高級彆,神級丹藥的為其醫治魂魄傷痕之時的迷情森林中幽冥宗,藏身之處的鬼三變正彙同七煞宗和白骨門,人在商量著對策。

“據可靠訊息的雲風與納蘭雪依聯手的以破虛境一重天和二重天,修為的斬殺了曾魂丹、鄭登仕、杜子騰、齊思人四名活了幾百年,破虛境九重天,老怪物。”

“看來要斬殺雲風已有越來越困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