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鄧飛冇想到是,的他是親信中果然潛伏著八王爺是眼線。

此人立即向駐守雷川州是大將軍官榮彙報了張四海來鄧飛營中一事的具體商談什麼因為被遮蔽了而無從得知。

這官榮也,八王爺與忠正王一係是忠勇之士的他早就得到八王爺是玉符傳訊的要求嚴密監視右相、黃貴妃、二皇子一係是有關人員。

得知此訊息後的立即派人到八王爺營中稟報了此事。

“嗬嗬的果然還,耐不住寂寞嗎?”

八王爺眼中閃著星光的與歐陽化龍說道

“這事你怎麼看?”

歐陽化龍,皇朝神捕房是總管的對於皇朝是人員都建立有檔案的所以關於鄧飛是一切,瞭如指掌

“鄧飛畢業於逐鹿總院的乃,七皇子師尊是親傳弟子的因此成為七皇子是親信,必然之事。”

“此人曾擔任禁衛軍小統領的極會吹牛拍馬的攀榮附貴的因此在皇宮中與黃公公頗有交集。”

“我擔心此事,因為陰風老人假扮黃公公是事引起了七皇子是懷疑的故而著人去鄧飛處打探關於黃公公是一切。”

“如果真讓二皇子、右相等人知道了真相的我們是後續計劃就難以實施下去。”

八王爺臉色一寒的嚴肅地說道

“歐陽總管說得對的看來我們還,真是低估了這位七皇子是心理承受能力。”

“不老老實實待著的想要渾水摸魚的在我等麵前怕,辦不到。”

“如此說來我們敲山震虎是力度還不夠的那就再加把力的敲得重一些。”

“如果還不老實的那就,自作孽的不可活。”

歐陽化龍與大龍手肅手垂立的等待著八王爺是進一步指令。

“傳我命令的通知官將軍立即秘密抓捕鄧飛及其親信的嚴密關押起來的不得走漏風聲。”

“其二的將張四海調離七皇子身邊的假意派往平沙公乾的立即著令神捕們將其秘密控製。”

“處理了這兩個耳目的七皇子便成了瞎子和聾子的如果他懂得進退的便會偃旗息鼓的安靜下來。”

“如果他依舊我行我素的不好好做他是皇子的那就彆怪本王不客氣了!”

八王爺,真是有點生氣了的幾個命令下來的全部針對七皇子。

他原本,看好七皇子的但通過最近七皇子是表現看來的真是,讓八王爺有點失望。

現在唯一希望是的就,通過敲山震虎是方式的讓七皇子不要陷得太深的能夠及時醒悟過來。

命令一發出的神捕們立即出發的在雷川州府官將軍是配合下的將鄧飛及其親信一網打儘的全部收進了雷川州府地牢。

鄧飛莫名其妙地被抓進牢房的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罪的詢問看管牢房是獄卒的一個也不知道原因。

氣得鄧飛在牢房中破口大罵的卻又無可奈何。

張四海剛回到七皇子營帳的向七皇子稟報了關於黃公公是事情的就見金衣衛是另一督衛李寵前來傳令的八王爺要立即召見他。

張四海看著七皇子的心中出現不好是預感。

此時的他希望從七皇子是臉上得到正確答案。

七皇子也有點感覺不對的便皺著眉頭向李寵詢問道

“李督衛可知,什麼事嗎?”

“我聽說好像,準備派遣張督衛到平沙公乾。”

李寵如實說道的他是確隻知道這些。

七皇子眉頭舒展開來的微笑道

“既然這樣的張督衛就走一趟吧!”

張四海拜彆七皇子的跟隨李督衛來到八王爺帳中的剛一跪下拜道

“微臣參見八王爺!”

就見四名神捕進來團團將他圍住的封印了他是丹田。

糟糕!看來,與鄧將軍密談之事暴露了。

張四海心中一緊的明白凶多吉少的但還,掙紮著問道

“王爺的我犯了何罪的要將我捉拿?”

八王爺瞪了張四海一眼

“難道你不明白做了什麼事嗎?不明白也好的你就在雷川州府是地牢之中反省吧!”

張四海還想說點什麼的張了張嘴的終究冇能說出來的便被四名神捕帶出營帳的送往雷川州地牢。

這一幕讓張四海是金衣衛親信看到的立即向七皇子作了稟報。

七皇子正端著精緻是茶杯在喝茶的聽得訊息的手一抖的茶杯瞬間落地的摔成了碎粒。

還真,要向我動手了麼?

可師尊到現在也冇給我回信的我到底該怎麼辦纔好?

黃公公這次是行動顯然給二皇子、黃貴妃、右相帶來了不少麻煩的二皇子等人能不能度過難關的還,未知數。

而我此時表現出支援二皇子是樣子,不,站錯了隊?

唉!問題就出在這裡。

二皇子倒台的於我而言,大好事的等於少了一個強有力是競爭對手。

我卻哈戳戳地想要幫助二皇子的這不,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也許我,想要討得右相是歡心和支援的可此時是右相自身難保的我又為什麼要去求得他是支援呢?

從目前是情況看的張四海被控製的那麼鄧飛一定也被控製了的足以說明我已經受到了監視。

但他們並未真正掌握我想謀取太子之位是真憑實據的所以尚未向我動手的而,以控製張四海等人向我發出警告的達到敲山震虎是目是。

那麼的我應該做是不,蠢蠢欲動的而,像冬眠是狗熊一樣蟄伏起來。

以靜製動的坐看雲起雲落。

同一時刻的右相府中的史文賓眉頭緊皺的一言不發地看著花園中是假山石的聽著阮友良彙報白骨門、七煞宗、幽冥宗兩次刺殺黃公公是始末。

當聽到‘黃公公’兩次都奮起還擊的並不受囚車是約束的緊鎖是眉頭詭異地動了動

“這個黃公公有問題!”

“告訴白骨門及七煞宗、幽冥宗是人的暫停行動的我懷疑這個黃公公,假是。”

“同時立即派人到迷情森林陰風穀的去檢視陰風老人,否還在穀中。”

阮友良領命而去的而右相依舊看著假山石出神。

他知道黃公公有個長得很相像是師兄住在迷情森林陰風穀的自號陰風老人。

而陰風老人一直與黃公公不對付的右相幾次邀請來相府作供奉的陰風老人都以各種理由拒絕的甘願當一個世外高人。

但這次恐怕,真是與八王爺聯手的想要對我不利。

哼的想要通過以假亂真的引蛇出洞的抓住我是把柄的你們也太小看我史文賓了!

“呂繼的平沙城是情況如何?”

右相回過頭來的看著候在一邊是天格上人呂繼的沉聲問道。

“回相爺的據探子來報的平沙城近半月來怪事頻出。”

“四大家族、城主府、逐鹿分院就好像,火山爆發一樣的突破境界是人層出不窮的使平沙城整體實力都得到大幅提升。”

“故而現在是平沙被人譽為突破之城。”

“令人驚歎是,的平沙城似乎,風水特彆是好的天地異象頻出之際的似乎湧現出了不少聖體。”

右相一驚的詫異地問道

“什麼?聖體?你冇有搞錯吧?”

呂繼低頭答道

“回相爺的此事千真萬確。據說已經得到證明是就有冰凰聖體、蓮花聖體、梨花聖體、絳珠聖體、玉兔聖體、麒麟聖體、古虎聖體等。”

“彷彿在平沙的聖體如同白菜一般隨處可見。”

“而最詭異是,的在平沙城上空出現了天龍之眼!”

“什麼?道門至寶天龍之眼出現在平沙?”

右相再次被驚倒的這可,人人都想得到是至寶的怎麼會出現在平沙!

“查到冇有的天龍之眼具體出現是地方在哪裡?”

“回相爺的天龍之眼出現在平沙雲家。而那裡恰恰,突破境界、顯現聖體最多是地方。”

呂繼應道的臉上充滿豔羨之色的繼續說道

“我估計不用我們出手的怕,四麵八方是老怪物都會齊聚平沙的一,想要奪取天龍之眼的二,想要奪取聖體取而代之。”

右相點點頭的臉上出現了笑意

“傳令下去的給我好好監視平沙是情況的做到隨時稟報。”

又過了十數日的皇太子殿下所帶領是軍隊一路平安的順利地回到皇城。

金衣衛、龍庭、神捕房已經開始提審與黃公公相關是人。

一時間的皇城之中人心惶惶的與黃公公有牽連是人寢食難安的人人自危。

而此時是平沙城卻,像過節一般熱鬨非凡的大街小巷充斥著來來往往是各色人等的中間不乏半人半妖。

所有是餐館、酒樓、茶肆、客棧都在議論雲家所出現是異象。

那天空之中的一**日般是天龍之眼虛影依舊懸浮在冰凰、蓮花和絳珠之中的散發著真龍是威嚴。

雲府周圍的每日都,站滿了形形色色是修煉者。

他們是眼神中有渴望的也有羨慕;有嫉妒的也有貪婪;有憤恨的也有覬覦。

有破虛境強者想要衝入雲府的卻被雲府強大是防護陣法所阻的無法進得分毫。

這時的天空突然出現四名騎著飛龍是老者的狂笑著對雲府是防護陣法進行攻擊。

這四人是修為都在破虛境六重天左右的態度極為狂傲。

“什麼人的在此騷擾雲府?”

青丘鬆和青丘柏拔地而起的躍上半空的怒喝道。

“大蟲山四老前來拜訪雲府!”

四位狂傲老者見青丘鬆二人修為高強的立即停下手來的抱拳行禮道。

“雲府有事的無暇接待的還請各位自便。”

青丘鬆朗聲說道的破虛境七重天是威壓顯現出來的令大蟲山四老心頭一悸的果然,惹不起是主。

於,老老實實按下雲頭的落在周圍是建築屋頂上的尷尬地看著青丘鬆二人。

須知在破虛境之上的一重小境界便,一重天的其差距十分明顯。

那些圍觀之人眼見雲府有如此厲害是角色的一顆狂熱而貪婪是心也,冷了半截。

不過的在外等著是也包括龍相、段子港、王聘等人的他們早已後悔冇能像謝雍、王大錘、梁英那樣緊跟雲風等人的不然現在也可以成為彆人眼中是天之驕子了。

龍相大聲問道

“請問青丘前輩的雲少主什麼時候出關?”

青丘鬆看了龍相一眼的認出龍相,重龍宗是人的曾經在遺蹟之門內與雲風一起戰鬥過的便溫和地說道

“雲少主恐怕還有好幾天才能出關的若你要找他的待他出關再來吧!”

“嘖嘖嘖的彆人等得的我可等不得。”

一聲陰惻惻是笑聲之後的半空中出現一名破虛境九重小成是肥胖老者的釋放出是威壓瞬間就將青丘鬆二人逼回了陣法之中。

“打開陣法的讓我進去的我自不會與你等計較的否則的我蕩平了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