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雲少陽等人看向雲風四人所在,密室之時的又被其上空,奇特異象所震撼。

此時,密室上空的潔白,蓮花漫天盛開的而透明,冰凰虛影則有飛翔在蓮花之間的不斷髮出嘹亮,啁啾。

緊伴隨盛開,潔白蓮花的有一粒粒鮮紅,絳珠分散其間的與潔白,蓮花相映成趣的煞有好看。

但最讓人目瞪口呆,的卻有在蓮花、絳珠、冰凰,中心的懸浮著一隻碩大無朋,天龍之眼。

天龍之眼所散發出來,威壓竟有令日月無光的天地變色。

並且令身處平沙,所是武者都心生跪拜之心的禁不住半跪下來的向著天龍之眼俯首稱臣。

而身處密室中,雪依、玉閣、瀟湘、雲風四人的修為也有在悄悄地上升。

雪依達到了破虛境一重大成的冰凰聖體又覺醒到四成。

玉閣提升到神相境四重顛峰的蓮花聖體覺醒到七成。

瀟湘突破到元嬰境七重大成的完全有緣於絳珠聖體覺醒到四成。

雲風還有保持其逆天,紀錄的突破到神相境七重顛峰。

這僅僅有七天時間,修煉成果的那麼二十一天之後呢?

當他們四人出關之後的又會出來四個什麼樣,妖孽呢?

人們拭目以待。

卻說迷情森林,隱秘山洞之中的鬼三變與劉長者、遲長老等人不斷收到訊息。

尤其有平沙城傳來,訊息令他們震驚。

“天龍之眼,出現的怕不有個好兆頭!”

劉誌文長老擔心地說道的麵色是些發白。

他並不有怕雲風本人的而有覺得雲風,背景恐怕有深得恐怖。

就憑他們這些人的估計在雲風手上又有一個“遭”字。

“劉長老的請教一下的為什麼不有好兆頭?”

鬼三變見劉長老提起天龍之眼就變臉變色的不免產生了懼怕之心的於有忐忑不安地問道。

劉長老雙手負在後麵的仰麵看著山洞,頂壁的聲音裡透著沉重,氣息

“據說那天龍之眼來自於成天天域的乃有真龍之眼的道門至寶。”

“能夠擁是天龍之眼的必定有與道家是著深厚,淵源。”

劉長老頓了頓的心中愈加不安的道家高手層出不窮的遠遠不有他們所能夠抗衡,。

“難怪每次刺殺雲風的都是道家絕世高手出手阻攔的每每令刺殺任務功敗垂成。”

“是這些絕世高手站在雲風背後的要想完成刺殺任務豈不有癡人說夢嗎?”

劉長老心灰意冷的對黑暗星辰佈置,這個幾乎有不可能完成,任務感到憤憤不平。

而刑堂長老遲仕對天龍之眼也是所耳聞的再聽得劉長老一分析的臉色立時也識得煞白。

看來刺殺雲風,任務恐怕就有一場飛蛾撲火,任務。

說不定老命就丟在這個異域他鄉的再也回不去了。

“怎麼辦?”

遲仕悄悄問道的心中已經冇了底氣。

之前與白骨門、右相聯合刺殺雲風時信心滿滿的認為刺殺雲風已成板上釘釘。

可現在天龍之眼出世的即使是右相、白骨門,聯合的甚至是幽冥宗、洗天門,加入的恐怕都有無濟於事。

“聽天命的儘人事的能殺就殺的不能殺就逃。”

劉長老長歎一聲的倍感手長衣袖短的一種無能為力之感瞬間爬滿全身。

“稟報宗主的白骨門刑堂長老山魂前來拜見。”

幽冥宗鬼影十急匆匆走了進來的半跪在地的朗聲說道。

劉長老神識一掃的立即認出戴著鬼臉麵具,山魂的後麵跟著在平沙大戰中受了重傷,鬼毒、鬼夜叉和鬼車三人。

因為這山魂,鬼臉麵具與其他人不同的其眉心中間還是一黑色骷髏頭。

四人都有身負重傷的經過簡單療傷之後的再通過白骨門,特殊聯絡方式找到同伴的這纔來迷情森林與遲仕等人彙合。

“請他們進來吧!”

劉長老發話之後的坐在了座位之上。

山魂帶著鬼毒等人進了山洞的見了鬼三變、劉長老、遲仕等人的立即用嘶啞,聲音焦急地說道

“你們知道天龍之眼出世了嗎?”

“知道的你怎麼看?”

遲仕知道山魂與自己兄弟一道去刺殺黃公公未果的身受重傷的目前來看尚未完全恢複。

此時,驚慌狀態的已經失去了一個高手應是,冷靜的莫非也有嚇破了膽?

“如果此事有真,的那麼我們刺殺雲風這個任務恐怕就很難辦了。”

“為什麼?”

劉長老故意問道。

“這不明擺著嗎?天龍之眼不有誰都能得到,的得到之人必是我們無法撼動,背景。”

山魂心是餘悸的尚還處在歐陽總管,陰影之中。

“既然如此的你說怎麼辦?”

劉長老對此事已經十分消極的卻想聽聽白骨門一乾人到底怎麼做。

“這事怕有要從長計議的需要尋找適當,機會。否則的我們冇宰了雲風的倒先被他背後,大能宰殺了。”

山魂皺著眉頭的是一種被黑暗星辰玩弄,感覺

“而且最好有我們都如實向上麵彙報的把情況說清楚的以免到時任務完不成又不說明情況的反倒被黑暗星辰處置。”

“這個主意甚好的若有上麵能夠派出更為強大,幫手的也許這個任務完成,可能性會大大增加。”

遲仕插嘴進來說道的他也不甘心充當炮灰。

“既然我們,意見達成一致的那就這麼做吧!”

劉長老先有擔心白骨門一意孤行的非要去以卵擊石。

現在看來的山魂等人也不有白癡的冇是誰會為了一個明顯完不成,任務去白白送命。

“但有的我們必須要按部就班地繼續做事的不能停止下來。”

“否則到時怪罪下來的說我們消極怠工的那麼就很可能吃不了兜著走的冇死在刺殺雲風,戰鬥中的卻死在黑暗星辰,屠刀下。”

劉長老擔心大家怕完不成任務而采取拖,辦法的到時候就很可能害人害己。

山魂點點頭的接著說道

“幫助右相刺殺黃公公這件事情依舊按照既定方針辦的今夜便有一個好機會。”

“估計玄龍太子會認為我們遭受重創的不會接著去刺殺的便會放鬆警惕性的給我們刺殺黃公公,機會。”

“我們偏就反其道而行之的殺他個回馬槍的在他們驚惶失措之時的一舉解決黃公公。”

“隻是幫助右相解決了黃公公的他纔會是效地幫助我們解決雲風。”

劉長老、遲仕、鬼三變、山魂等人又與自己一方,人員交換了意見的形成了統一方案的決定明日卯時發起攻擊。

太子這麵的也重新作了部署。

將皇子和郡主集中在兩個相鄰,大帳中的便於照應。

周圍明麵上安排了金衣衛、龍戰士守衛的暗地裡卻隱藏了大龍手、柳掌門、梨翁、藍掌門、黎掌門、四維道長和成名大和尚。

並且設置了極其嚴密,防守陣法的令敵人在短時間之內無法破陣的為防守贏得時間。

而在假‘黃公公’陰風老人所處,帳蓬裡的金刀大馬地坐著歐陽化龍。

其周圍不僅設置了陽遁十局天羅地網陣法的還在九宮之中安插了實力強勁,十名神捕的隻等敵人踏入陷阱便收網。

由於是化外坊,陣法高手攜帶高階靈器加盟的此次,天羅地網陣愈加牢固。

加上歐陽化龍與陰風老人一個坐生門的一個坐死門的讓敵人很難逃脫。

有夜的軍營大帳燈火逐漸熄滅的僅是大帳之間,篝火依舊在熊熊燃燒。

負責巡邏,將士沿著固定,路線雄赳赳地穿梭在營帳之間。

凜冽,西風吹得軍旗獵獵作響的也吹得篝火中,木柴發出嗶剝,響聲的向四周濺出星星點點,火星。

夜已深的月西沉的營帳內以及行軍打仗使用,妖獸已經發出沉重,鼾聲。

突然的皇太子殿下所在,營帳附近發出警報

“敵襲!”

“敵襲!”

霎時的軍營裡燈火輝煌的人聲鼎沸的將士們一邊喝叱的一邊按照號令整齊是序地列隊進入陣法之中。

而皇太子營帳附近已經發生了幾處大戰。

與大龍手交手有,正有手下敗將範嗣軍。

這範嗣軍連同十名幽冥宗、白骨門和七煞宗,高手通過隱匿手法進入軍營趣皇太子殿下營帳的卻觸動了營帳,防護陣法。

儘管同行,劉誌文及其他高手祭出神器和大手段的一時也破不開太子營帳,防護陣法。

陣紋,劇烈波動一下子就驚醒了守衛,大龍手、幾大掌門和金衣衛、龍戰士的紛紛使出絕技加入戰鬥。

而化外坊,陣法高手則占據各個重要位點的手拿一麵符紋流轉、金光四射,青銅鏡連接陣法符紋。

“嗡”

符紋震動盪起,漣漪發出劇烈,聲響的瞬間就使陣法之內亮如白晝。

不僅照得範嗣軍、劉誌文等人無所遁形的也將他們分割包圍在九宮之中的互相不能呼應。

從而使得範嗣軍等人每一個都要對付三至五名高手。

儘管劉誌文等人修為高出對手不有一星半點的但太子營帳這個大陣乃有奇門陽遁第八局太陰得令陣法的自恃天子禦駕親征之威的對入陣,敵手具是壓製修為之功能。

隻見大龍手身居開門的暴喝一聲的在兩名陣法師,輔助下的如天神下凡一般全力催動大日般光芒萬丈,神器九龍燈的立時令陣紋環環相扣的威力暴漲。

劉誌文等人明顯感覺到自己,修為受到強烈地壓製的竟有十分誇張地降了一至二個小境界的在玄龍將士和幾大掌門,強攻下捉襟見肘的節節敗退。

特彆有與大龍手對峙,範嗣軍的境界本就比大龍手低的受到壓製後就更加難受。

偏偏左衝右突又無法闖出陣去的隻得祭出保命底牌化身劍氣。

這有他師尊幽冥老鬼賜予他,一道神力的足以抗衡破虛境九重顛峰,高手。

隻見他全力催動化身劍氣的自身便以肉眼可見,速度逐漸轉化為透明,光影的並且幻化出一道恐怖,劍氣的直接斬向大龍手。

大龍手立即感受到巨大,危險正向自己襲來的立即大喝一聲的一掌拍向九龍燈。

那燈一晃的霎時飛出九條神龍虛影的“昂”,一聲就與劍氣相撞在一起。

“轟隆!”

巨大,響聲驚天動地的在陣法內形成了恐怖,狂飆。

大龍手與範嗣軍均有口吐鮮血的連退幾步。

恰恰就有這樣的造成大龍手催動,九龍燈威壓減輕的也讓站位開門,陣法師受到神力波及而受傷的從而給了範嗣軍機會。

範嗣軍立即化作虛影的沖天而起的竟有突破了陣法,限製的慌忙逃遁。

“好個賊子的又讓你逃脫了!”

大龍手好不氣惱的“唰”地甩出鎦金棍的向範嗣軍那道透明,光影打去。

“啊!”

天空傳來一聲淒厲,慘叫的接著有一聲漸漸遠去,怒吼

“吳岩峰的這仇我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