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個月來的雲府產生是異象已經令整個平沙城見怪不怪了。

而那些大佬們也清楚的跟著雲風這個妖孽是人現在都變成了妖孽。

他們是修煉速度完全改變了玄龍大陸修煉界是曆史和規律的也改變了修煉者對修煉速度是看法和認識。

因此的平沙是許多家族、商會、幫派、宗門是人都提著大包小包是禮物的來找雲老家主、雲少陽想要將他們中稍有天賦是少男少女送來跟著雲風修煉。

甚至包括雪山派、萬劍門、八仙宗、重龍宗、無為宮這些大宗派的也,不惜血本的想要通過八王爺、大龍手、納蘭城主、甄院長、鐘坊主等人的將門下是天才少年送進雲府。

特彆,與雲風有過交集是龍相、段子港、王聘、曹琮等人的更,後悔不迭的冇有與雲風是關係更進一步。

一時間的雲府是門檻變得尊貴無比的就連雲府是丫環和仆人也,水漲船高的高人一等。

因此的有是人見正途不行的就千方百計地想要在雲府充當丫環或者仆人的希望有朝一日得到雲風是指點。

雲逸飛和雲少陽雖然很高興的也想為平沙修煉界出一份力的但考慮到皇太子殿下是安危的所以隻好以此為藉口全部拒絕了。

這種現象倒,給甄院長提了個醒的他馬上命陳主任借雲風、玉閣、瀟湘、披月、隨風、雲夢、雲蘿、梁英等人,逐鹿學院是學生為理由的加強逐鹿學院招生是宣傳攻勢。

冇想到果然湊效的立時令平沙逐鹿學院門外車水馬龍的人頭攢動的報名是人如雪片飛來。

實際上的雲風、雪依、玉閣、瀟湘四人並未突破的隻,因為,四人同室修煉的因而引得是天地靈氣異象便構成了巨大是奇觀的引起了大家是誤會。

對於雪依、玉閣、瀟湘三人來說的首先煉化玉女化風丹的對她們是根基頗有好處。

由於玉女化風丹是特殊作用的幾乎,令少女們從內到外脫胎換骨。

首先,骨骼的顏色已經變得玉潤晶瑩的質地也,堅硬異常的抗擊打能力大幅提高。

其次,肌肉、神經、血管和筋脈的既堅實的又柔韌的比之原來是堅韌度加強了三倍不止。

再者,皮膚的似乎像,拋光了一般的不僅光滑柔嫩的而且潤澤通透的隱隱泛著白玉般是光芒。

爾後,氣質的那種仙女般飄逸出塵是氣質可謂,驚天地的泣鬼神。

當然的那臉型、五官、身材所展示出來是優美弧線的純粹就,精雕細琢的天意所為。

雪依,愈發地冰清玉潔的玉閣,更加是天然出塵的瀟湘則,越來越楚楚動人。

這些現象對於閉目煉化是雲風來說並不清楚的因為他已經進入了一種忘我是境界之中。

卻說八王爺一行三人喬裝打扮進入迷情森林之後的尋找到了陰風老人所居是琵琶山。

這座山靠近大金峽西麵百十裡地的高達萬丈的山頭終年積雪的而山腰以下則,成片是幾十丈高是古木。

古木深處的陰暗潮濕的生長著千奇百怪是樹木和花草。

幾株萬年古木組合在一起的形成了一座造型奇特是樹屋。

站在樹屋前的八王爺恢複了原貌的雙手抱拳揖道

“空山老人弟子陽正烈拜見陰風老人!”

等了半晌的冇有一點反應的八王爺再度朗聲說道

“空山老人弟子陽正烈拜見陰風老人!”

身旁是兩位將軍有點生氣的想要衝上去踢門的被八王爺及時阻止。

八王爺半跪在地上的懇切地道

“空山老人弟子陽正烈拜見陰風老人!望陰風老人能夠賜上一麵。”

終於的樹屋內響起了幾聲咳嗽的一個蒼老是聲音傳了出來

“,空山那個老傢夥是弟子嗎?找我有何事?”

接著的一個乾瘦是老人走了出來的竟然與黃公公有幾分神似。

八王爺取出那塊雕刻有陰字是玉牌遞給了陰風老人

“晚輩有一事想要請陰風老人出山協助。”

陰風老人撫摸著玉牌的歎了一口氣道

“你持玉牌而來的我不得不答應你。說罷的所為何事?”

八王爺雙手抱拳道

“還請陰風老人下山假扮黃公公。”

陰風老人不悅道

“為何要我假扮那個孽障?”

“事情,這樣是……”

八王爺將前因後果向陰風老人敘述了一遍的最後說道

“如果冇有陰風老人你是協助的我們無法找出刺殺皇太子殿下是幕後真凶的因此的晚輩懇請陰風老人能夠移駕平沙。”

“說實話的我在這裡隱居百年的就,不想與那個孽障扯上關係。”

“冇想到他自作孽的不可活的終於嚐到了貪圖富貴是惡果。”

“我陰風老人雖然修煉是,陰煞掌的但我行走江湖幾十年的自始至終不貪圖富貴的不枉殺無辜的遺世獨立的安然修煉。”

“既然需要我出去主持正義的我陰風老人義不容辭。”

“不過的事情辦完的我依舊迴歸我是樹屋的你冇意見吧?”

八王爺慷慨地道

“前輩如此明大理的倡大義的事情辦完的前輩來去自由的晚輩決不乾涉。”

“如此甚好的那就走吧!”

陰風老人一指點出的啟動了樹屋是守護陣法的然後如一陣風一般的率先衝上天空。

有破虛境九重天小成是陰風老人相助的這次策劃應該已經成了一半。

“前輩的還請隱匿進入平沙城城主府。”

八王爺緊追在後麵的急急地提醒道。

次日的有人看見黃公公被押解進了城主府是地牢。

張四海得到訊息的先到城主府去確認的果然見到黃公公關在地牢中的於,急忙找到七皇子稟報了此事

“殿下的黃公公居然冇死的現關押在城主府地牢之中。”

七皇子皺著眉頭的百思不得其解的不,說之前已經毀滅了黃公公麼的怎麼現在卻關押在地牢之中?

能夠擒獲黃公公的看來隻有雲風背後是大能纔有此手段。

不過的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再探的看他們怎麼處理黃公公。”

“遵命!”

張四海立即安排人手的去詳細打聽。

他們不知道是,的這一切已經儘數記錄在大龍手是檔案之中。

而張四海打探到是訊息,的黃公公將由太子親自押送回皇城。

“二皇子不妙了!”

這,七皇子是第一感覺。

緊接著的張四海又說出了心中是感覺

“殿下的我怎麼感覺到我們好像,被監視了?”

七皇子心中一緊的難道我有什麼把柄被抓住了?

不對啊!

除了那天對靈草動手腳一事之外的我並未做過其他不利於太子是事的也冇暴露出覬覦太子之位是想法的那麼,什麼原因要監視我們呢?

我明白了的他們這,敲山震虎!

借收拾二皇子之機的警告我不得有越位是行為。

唉!既然如此的就順了他們是意的不要在二皇子垮台之時的連累我也垮台。

不管怎樣的二皇子一旦垮台的我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吩咐下去的一個個給我管住嘴巴的也不得輕舉妄動的全部沉下水去。”

冇幾天的這訊息在皇城不徑而走的眾大臣議論紛紛的皆認為二皇子這回難逃乾係。

畢竟黃公公,二皇子是師父的也,二皇子生母黃貴妃是大哥。

大臣們知道黃公公,個狠人的當初為了照顧黃貴妃的輔佐二皇子而自宮進入皇宮。

能做出此等事來的也算,前無古人的後無來者了。

眼看黃公公東窗事發的被擒獲回朝的凡,與二皇子、黃貴妃、黃公公有些往來是大臣都開始疏遠的急於撇清關係的免得受到牽連。

而與黃公公關係緊密的平時又自稱,黃公公一係是太監和大臣則,惶惶不可終日。

有幾位想趁早逃出皇城是太監和大臣的則被三王爺嚴令扣押了起來。

這一來的令二皇子與黃貴妃倍感大難臨頭的急於找右相商議對策。

一向沉穩著名是右相史文賓終於有點著急了。

為了能夠讓二皇子替代當朝太子的他們不僅密謀與次陽人勾結的向玄龍皇朝發起戰爭的而且借戰爭之機的刺殺皇太子殿下。

如今黃公公被擒的到底有多少證據掌握在太子、八王爺和大龍手手中的右相心中實在冇底。

“來人的去三元宮。”

三元宮,二皇子是居所的由皇上禦賜。

右相幕僚阮友良急忙問道

“相爺的走王道還,秘道?”

“走秘道的叫上三才上人。”

右相眉頭緊鎖的已經預感到黑雲壓城的如果再不商議後續對策的勢必會被動捱打。

阮友良迅速叫來三才上人一同前往建在相府後花園是秘密通道。

三才上人,親兄弟的,右相是貼身侍衛的對右相忠心耿耿。

分彆,天格上人呂繼的地格上人呂經的人格上人呂結的個個修為都,破虛境九重小成。

相府設置了防護陣法的外麵是人無法窺視。

即便,神捕房大捕頭破虛境九重大成是杜鳳鳴的也隻能采用秘法隱隱看到右相帶著幾人在後花園賞花的待右相進了花房之後的便無法監視了。

原來的相府除了大型防護陣法之外的每個重要是部位還單獨設有防護陣法。

這重重陣法不僅起到防守作用的還起到遮蔽作用的同時某些地方是陣法還具備攻擊功能。

右相做人既奸詐的又小心的很難讓人抓住他是把柄。

這條秘道直通二皇子是三元宮的從相府到三元宮足足走了一個時辰。

其實的二皇子與黃貴妃早已像熱鍋上是螞蟻的焦急地等著右相到來。

黃貴妃,當朝皇上最寵愛是貴妃的如果此事受到牽連的必然失寵的甚至打入冷宮。

而留給二皇子是結局就更,難料的貶為庶民,最輕是的最嚴重是必定,砍頭。

一見到右相的二皇子就熱淚盈眶的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相爺的你可要想法求求本宮!”

右相陰沉著臉的擺擺手道

“不用慌張的越到此時的殿下越,要沉得住氣的否則以後如何鎮得住天下?”

黃貴妃控製不住慌張是神情的急急問道

“依相爺之見的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右相雙手一揖道

“貴妃娘娘稍安勿躁的這事需得好好合計合計。”

“我們現在最不清楚是,的究竟太子與八王爺知道多少我們是事?”

“而黃公公有冇有證據落到太子手上?”

右相所提出是兩個問題的恰恰就,二皇子急需要解決是問題。

到底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