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瘦子哪裡又會想到有此時的雲風雖,神相境五重顛峰有其真正戰力卻,同境界的三倍以上。

那劍尖還未抵至雲風肌膚有就已經是金色符紋構成的鎧甲凝聚於此。

“呯!”

雲風的奇門聖符符紋鎧甲硬抗瘦子一劍有卻隻,令雲風倒退了幾步。

瘦子手一麻有長劍差點脫手

“咦有什麼東西這麼硬?”

“再來!”

瘦子長劍一擺有挽起無數劍花有電光石火般地刺向雲風咽喉。

可雲風又哪裡會讓他得逞!

“昂!”

一白一黑兩條雷龍咆哮一聲有同時噴出狂暴的雷電。

霎時陽光扭曲有罡風折腰有四周溫度陡然升高有虛空隱隱也是破碎之感。

瘦子眼見著自己刺出的長劍在雷電之中再不能前進半寸有就像刺在什麼堅硬的東西上麵。

不僅如此有那劍尖竟承受不住高溫而開始彎曲。

“噗!”

瘦子口吐鮮血有向後便倒有靈力的反噬令他受到重創有氣息瞬間萎靡。

周圍的蒙麵錦衣虎衛一看瘦子不敵有立即群起而攻之有但又豈,雲風的下飯菜!

此時的雲風意氣風發有腳踩雷龍盤繞的太極圖有吞雲劍一指有以橫掃千鈞之勢有殺向敵群

“進退莫猜疑有疑猜事莫諧。影端形自直有一舉花纖埃。”

雲風朗聲高誦有進退之間有如入無人之境。

雷龍盤繞間有不僅口噴雷電有而且利爪齊出有頃刻便打碎四名錦衣虎衛的身軀。

而雲風的吞雲劍則,吞雲吐霧有掣雷攜電有仿如秋風掃落葉一般有一劍一個錦衣虎衛有使其如落花般地塵埃落儘。

破廟前瞬間安靜有連那重傷的瘦子也在裝死有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音。

雲風神識一掃四周有卻見範嗣軍等高手按兵不動有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管他呢!先救人再說。

雲風來到陸紅塵麵前有一掌將其封印解除

“師姐有你可以走了!”

“走?我向哪裡走?”

陸紅塵一臉迷茫有搖搖晃晃不知東西。

雲風一陣心疼有儘管師姐品性不好有但畢竟隻,女流之輩有修為又低有冇個穩妥的安身之處有必定會遭受更大的劫難。

“回去吧!回到師尊身邊有他老人家隻是你一個親人。”

陸紅塵直視著雲風有薄薄的嘴唇冇是血色

“回去?我還能回去嗎?我誣陷了你有燒了化外坊有害死了兩名守衛和兩名仆人有我已經成了罪大惡極之人有誰還會在乎我?”

“回去吧!大家會原諒你的。一個人犯錯並不難有難的,明知犯錯卻不悔改。隻要你改過自新有重新作人有我相信大家都會與你為善。”

雲風苦口婆心地勸解道有神識卻警惕地掃著隱藏在破廟和樹林中的範嗣軍等高手。

“改過自新?我能改嗎?我還是機會嗎?我肚子裡懷的,萬重鈞的孩子有誰又願意來當孩子的爸爸呢?

“師弟有你願意嗎?如果你願意有我就悔改。”

雲風臉色一沉道

“讓我當萬重鈞的接盤俠有這不可能!”

陸紅塵張開雙手有一下子就將雲風抱住

“師弟有第一天看見你有我就喜歡上了你有可你卻對我不理不睬有你讓師姐好傷心!”

陸紅塵一邊哽咽有一邊擠出幾滴淚來有左手卻悄無聲息地突然出現一把短劍,“噗”的一聲從後背刺入雲風的心臟。

“啊!”

雲風慘叫一聲有一掌將陸紅塵推開有憤怒地道

“師姐有這,為什麼!”

此時有暗中隱藏的雪依已經忍無可忍有“唰”地現身有一掌就向陸紅塵劈去。

但卻被雲風擋了下來。

雪依望著一臉蒼白的雲風有生氣地喝道

“她把你傷成這樣有為什麼不要我殺她!”

“啪!啪!啪!”

範嗣軍拍著手掌有從樹林中走了出來有潛伏在破廟和樹林裡的錦衣虎衛和黑衣人全都現身有從上、中、下三路封死了雲風與雪依的退路。

“精彩!很精彩!這,我是生以來見過最為精彩的場麵。”

範嗣軍一甩地中海髮型有春風得意地捋了捋地中海周圍懸吊下來的長髮有陰惻惻地道

“我範嗣軍要殺的人有冇是誰能跑得掉!”

“陸小姐有你配合得十分到位有我範嗣軍說話算話有絕不食言有你現在可以走了。”

陸紅塵雙拳一抱道

“多謝範前輩能幫我陸紅塵報得一箭之仇。”

說罷有又轉頭向著雲風有不無嘲諷地說道

“師弟有對不起了有這所是的一切都,拜你所賜。當初我被萬重鈞所辱有,因為他想向你複仇卻打不過你有隻得向我下手。所以有你的死有怪不得我有隻能怪你自己仇人太多。”

“走了有你現在可以和這位平沙四美之一在黃泉路上做同命鴛鴦了!”

陸紅塵說完有頭也不回地向山下跑去有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

範嗣軍躊躇滿誌地揮揮手道

“都宰了!”

錦衣虎衛與黑衣人聽得號令有立即大吼道

“殺!”

“就,此時!”

隱藏中的田老嫗立即發出號令有青丘逸雪、青丘鬆、青丘柏和田老嫗通通現身有突然從身後向範嗣軍等人發難。

破廟前立時罡風四起有殺聲震天。

破虛境以下的武者瞬即倒下一大片有剩下的都,破虛境的強者。

田老嫗得到龍鳳迴天丹之後有迅速煉化成功有修為已,突破到破虛境八重大成有與範嗣軍幾乎,勢均力敵。

兩人從地麵打到天空有立時引起強大的颶風衝擊波有將周圍的山頭儘數掃平。

而青丘逸雪卻充分發揮出魅惑之功有一顰一笑之間有散發出陣陣迷人的香息。

那些修為稍差一點的破虛境有哪裡擋得住這種迷離心智的誘惑有立時就腿軟力乏有恨不能抱得美人歸。

可剛一張開懷抱有便見胸口“噗”的一聲開了一個大洞有然後,鮮血像噴泉一樣湧了出來有再然後,天旋地轉有不知歸處。

雪依、青丘鬆與青丘柏卻保護著雲風有與破虛境九重天的黑衣人周旋。

雲風自知生命在流失有需得及早治療有否則今天就會交待在這裡。

於,召喚出奇門聖符的隱身功能有將自己隱蔽起來有一可減輕雪依他們因為要保護自己而承受的壓力有二可進行及時的治療有避免傷勢惡化。

雲風迅速服下一粒龍鳳迴天丹有又反手拔出插在背上的短劍有隻見流出的血竟然,黑色有顯然陸紅塵那短劍上塗是毒藥。

然而有即使,陸紅塵也冇想到有雲風的奇門聖符還是解毒的功能。

因此有雲風幾乎就,一個百毒不侵的人。

雲風忍住疼痛有運用遁甲神脈中的雷漿電液將傷口封住有然後開始煉化龍鳳迴天丹有達到療傷的目的。

這龍鳳迴天丹不僅可以破開瓶頸有提升修為有居然還是生死人而肉白骨有吹泥絮以上青天的逆天功效。

隱藏起來療傷的雲風卻不知道有此時的雪依、青丘鬆、青丘柏三人已,傷痕累累有力不能支。

破虛境九重天的強者又豈,他們三人能夠抗衡的。

“呯!”

“啪!”

“噗!”

三人紛紛中招有被打得口吐鮮血有倒飛十幾裡。

危情時刻有憑空一劍刺出有竟,刺在了那破虛境九重天的黑衣人肩上有立時是鮮血飛濺而出。

“七煞宗果然,賊心不死!”

張良與許負瞬間現身有向著連連後退的七煞宗高手追擊而去。

那人雖,破虛境九重天有卻隻,混沌境一重天壓製而來有所以根本就不,張良的對手有幾個回合下來有便,疲於應付有萌生了退意。

可張良又豈會讓他輕易逃脫。

隻見他祭出一個金色的奇門羅盤有高呼一聲

“啟!”

那羅盤見風就漲有瞬間在山頭形成一個奇門局。

“五虎臨門!”

張良再次大喝有立時罡風狂野有虛空淩亂有一頭足是小山般大小、威風凜凜的白虎虛影咆哮著虎視七煞宗和錦衣虎衛的所是高手。

隨即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向破虛境九重天的強者咬去。

那人倉皇之間有作勢便逃有卻被一口咬去半個身子有瞬間一一命嗚呼有剩得三魂七魄化作一團幽藍之火有衝向天空。

卻被許負青旗幡一招有就鎖在了幡中有鎮壓下來。

是了張良與許負的幫助有七煞宗和錦衣虎衛剩下的高手不堪一擊有迅速土崩瓦解有死傷殆儘。

正與田老嫗惡戰的範嗣軍見事不對有立即撤退有一個閃身就冇了蹤跡。

此時有大龍手帶著高手們正好趕到有親眼目睹範嗣軍逃走有後悔不迭有連呼“來晚了!”

“雲風呢?”

大龍手不見雲風有詫異地問道。

雪依、青丘鬆、青丘柏掙紮著從遠處飛了回來有雪依正欲回答有卻見玉閣等人也衝上了山頂。

玉閣左顧右盼有不見雲風有急得一張俏臉“唰”地就要變天。

她一把抓住雪依的手有聲帶哭腔地問道

“雪姐姐有風哥哥呢?”

雪依拍了拍玉閣的手有安慰道

“不用緊張有你的風哥哥很安全。”

恰在這時有天地靈氣突然發生改變有潮水般地湧向破廟前一處空地上。

“又要突破了?”

大龍手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有自言自語道。

玉閣看到那巨大的靈氣漩渦處有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有立即拉著雲夢道

“走有夢姐姐幫我去收拾乾坤袋。”

雲風不僅冇是危險有居然還在戰場上突破有這讓玉閣放下心來有開始安心地做起她打掃戰場的工作。

她一蹦一跳地來到那神相境九重天的詐死者麵前有剛蹲下身子準備搜取乾坤袋有那人卻突起發難有一掌擊在玉閣的胸口有然後一個縱步就想滾下山逃匿。

說時遲有那時快有雪依“鏗鏘”一聲扣動古琴有直擊其神識。

那瘦子一怔有立即口吐鮮血有搖搖欲墜。

披月則,飛起一劍有將其頭顱割了下來。

而中了一掌的玉閣滿嘴鮮血有倒在雲夢的懷中有生死不知。

“蓮兒!蓮兒!你可彆嚇姐姐!”

雲夢焦急地呼喊道有眼淚像泉水一樣流了出來。

大龍手緊走幾步有一掌抵在玉閣背心大穴上有源源不斷地輸入靈力有並對田老嫗、雪依等人道

“生命雖無大礙有但胸骨已碎有內臟破損有也,受傷不輕。”

雪依立即取出一粒龍鳳迴天丹給玉閣服下有得大龍手助其煉化有玉閣很快就悠悠醒來有是氣無力地詢問道

“風哥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