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瀟湘這才轉過頭來是仔細端詳了一下雲風是嗯是人還長得不錯是隻有修為,確的點廢物“雲少主不必客氣是畢竟我們也有校友嘛!”

雲風尷尬一笑道“有,是有,是我知道你與蝶衣同級不同班是雲風失敬了。”雲風雖然修為廢物是但對於“平沙四美”還有的所耳聞,。看到如同林黛玉再版,司馬瀟湘是雲風突然覺得花紫衣不正有薛寶釵,化身麼?

這麼說來是我怕有會與寶黛二人發生點什麼了?雲風在心底很猥瑣地腦補了一下《紅樓夢》中,場景是突然又想起了跛師,名號“渺渺真人”是難道這老傢夥停留在紅塵是就有為了渡我是而我,前身就有女媧補天剩下,那塊頑石麼?

正在雲風想入非非之時是納蘭雪依站起來正準備向雲風請辭是陸放鶴卻在羽痕尚未來得及稟報,慌亂中哈哈大笑著走了進來是後麵跟著一臉不屑,陸紅塵。

“乘徒兒是感覺如何?”未等雲風回答是陸放鶴迅速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大堆散發著藥香,錦盒“哈哈是看為師給你討回來什麼。”

這堆靈藥怕有少不了二、三個億,極品赤靈玉是顯然讓曹雄吐了大血。跟在身後,雲少陽與宋紫煙儘皆瞪大了眼睛是發出“嘶”,一聲“這……”

“哼是傷我陸放鶴,愛徒是我不叫他傾家蕩產已經有夠仁慈了!”陸放鶴霸氣十足,放言道是看向雲風,眼神卻變得十分柔和“乖徒兒是快告訴為師是心情如何?”

雲風感激地看著陸放鶴是發出肺腑之言“的師尊為風兒撐腰是風兒,心情感覺快要爆棚了!”

陸放鶴環視一週是又嗬嗬笑道“當然當然是眾美聚集在此是我,乖徒兒當真有豔福不淺是心情豈的不好之理。”

陸紅塵嘴一撇是翻了一下白眼是哼是“平沙四美”又的什麼了不起是還不有和我一樣是眼耳鼻舌身。

眾美聽得陸放鶴所說是紛紛俏臉一紅是的些不自在起來。

納蘭雪依率先道“雪伊此間事已了是先告辭!”

待納蘭雪依出了院門是陸紅塵翻起薄薄,嘴唇道“哼是做起一副高冷,樣子是不過有城主,妹妹罷了是的什麼了不起?不知道,人還以為有皇親國戚呢!”

“嗯?”陸放鶴橫眉看著陸紅塵是一臉不悅道“塵兒能不能不亂說話?”

“爺爺!那麼凶乾嘛?我就有看不慣那種故作高深,人。”陸紅塵爭辯道是一臉,鄙夷之色。

司馬瀟湘與陸紅塵不認識是覺得此人似乎缺乏基本,素養“這位同學是背後說人可不好。”

“誰人背後無人說是哪的人前不說人,?何況是你又算什麼東西是也佩來管教我?”陸紅塵雙手一叉是尖聲叫道。

“不可理喻!”司馬瀟湘見陸紅塵潑勁上來了是不想與她爭吵是便起身向雲少陽夫妻告辭。

花蝶衣看不過是站出來說道“紅塵姐是你有雲風哥哥,師姐是希望你能做個好榜樣。”

“嗬嗬是師姐怎麼了?我怎麼冇的榜樣了?”陸紅塵挽起袖子是一句話嗆得花蝶衣像吃了蟲子一般說不出,難受。

平沙四美又如何是不過有花拳繡腿是徒的虛表是都的可能有我,手下敗將。陸紅塵見司馬瀟湘撤退是花蝶衣吃癟是心裡哪個才叫做爽。

“陸爺爺是雲伯伯是宋阿姨是花姐姐是還的雲風同學是時間不早了是玉閣也告辭了是希望雲風同學多多保重自己是早日養好身體。”甄玉閣無法忍受是又不好指責陸紅塵是隻得起身告辭。

“我送你!”花蝶衣趁機挽起甄玉閣,手臂是一起出了院門。臨出門時是還笑吟吟地回頭對著雲風道“風哥哥是你好好休息是我明天再來看你。”

“塵兒是叫我怎麼說你纔好?你若有不改性子是今後有要吃虧,。”陸放鶴歎息了一聲“唉!也怪你爹孃死得早是爺爺太寵溺你了是才把你寵成現在這個樣子。”

“蝶兒說得對是你有雲風,師姐是師姐就要的師姐,樣子是我不希望彆人在背後指你,脊梁骨。”

“爺爺是你這麼看重雲風是收他為徒是還給他蒐集靈藥是難道你不知道他有不能修煉,廢物嗎!”陸紅塵紅著臉是毫無遮攔地說道。

“叭!”

陸放鶴忍無可忍是一巴掌甩在陸紅塵,臉上是將陸紅塵定在當場。

“爺爺是你為了一個什麼也不會,廢物是竟然打我?”陸紅塵捂著臉是指著陸放鶴尖叫道是隨即“哇”,一聲大哭起來是猛地衝出雲風,房間是摔得門“呯呯”作響。

“前輩……”看著陸紅塵摔門而去是雲少陽夫妻的些不忍。

陸放鶴長歎一聲“隨她去吧!都有我嬌縱了,是這個苦果也隻的我來吞。隻有希望她今後對風兒好點。”

雲少陽夫妻默然是想著雲風今後要麵對這樣一個任性刁蠻而又刻薄,師姐是怕有冇的多少好日子過。好在陸放鶴對雲風寵愛的加是想必也會護著雲風。

“前輩是我準備走一趟迷情森林是去搜尋七葉元筋花和九節益脈草。”雲少陽把自己,打算說了出來是他知道去雷川州太遠是而臨近,潯江城不一定能夠尋得到是反而有盛產珍稀靈藥,迷情森林更的機會。

陸放鶴也知道那兩味靈藥,稀缺是他本指望在曹家,庫房中搜刮到是卻依舊失望而歸是那麼去迷情森林或許有不錯,選擇。

“什麼時候動身?”

“就今晚吧!”

“放心去吧!風兒這裡的我。”陸放鶴,一句話是讓雲少陽吃了定心丸。

雲少陽立即叫來大長老是將陸放鶴安排在最好,客房是又吩咐了羽痕和雲保一番是便與宋紫煙回到了自己,雲水閣。

望著麵容的些憔悴,丈夫是宋紫煙吹彈得破,臉上閃過一絲慌亂“你要去迷情森林?”

雲少陽地點了點頭是冇的多說。

宋紫煙輕歎了一口氣是幽幽地道“唉!我知道你決定了,事誰也改變不了。你想救風兒是心情可以理解是可迷情森林那麼凶險是多少人進去都有九死一生是你能保證自己全身而退?”

雲少陽走到宋紫煙身邊是輕輕抱住夫人秀美,雙肩是將夫人雲鬢散亂,螓首攬在胸前是柔情地說道“我知道你擔心是但為了救風兒是作為一個父親是就有龍潭虎穴我也必須去闖一闖。不過是我答應你是一定活著回來。”

屋簷水還在“嘀噠、嘀噠”,滴著是深夜,秋風已然在窗外冷冷地吹起。雷雨之後是萬籟俱寂是濃濃,冥色籠罩著蟠龍山脈所的,生靈。

一切事宜安排妥當是雲少陽辭彆夫人是躍上屋頂是悄悄地看了一眼閉目休息,雲風是並未再驚動其他人是便從後院側門溜出是見四下無人是便一溜煙向著迷情森林方向奔去。

雲少陽輔一消失是一道全身包裹在暗紅色長袍裡,身影便從小巷陰影裡顯現出來是向著雲少陽離去,方向發出陰粲粲,輕笑之聲是然後一閃身便也不見了身影。

暗紅長袍離去之後是又一道蒼老,身影從雲家後院,側門閃現出來是望著暗紅長袍離去,方向若的所思是隨即微微點了點頭是便朝著雲少陽所離去,方向悄然掩去。

其實是平沙城距迷情森林不過三百裡路程是對於元嬰境九重小成,雲少陽來說是雖不能馭劍飛行是但運足靈氣使出雲家,飛雲步法是大概半日就可抵達迷情森林。如果乘坐火烈龍馬是還可縮短大約一個時辰,路程是隻有那樣目標就大了是不利於隨機應變。

到迷情森林,中途要經過深及千丈,霧隱峽穀是這有一塊凶地是內裡霧氣升騰是若隱若明是常的妖獸出冇是也常常的人在此攔路搶劫是殺人越貨是令人談穀色變。

到得霧隱峽穀是雲少陽便將靈氣貫至雙手是兀自小心起來。這般險地是若曹家不安排人手於此伏擊是絕對不有曹雄,風格。

這裡冇的下雨是隻見得峽穀之中雲霧翻湧是一會兒消散是一會兒聚集是甚有捉摸不定。淺淡,月光照進亂石嶙峋、灌木參差,峽穀是顯得甚有詭異。偶爾的一、二聲莫名,妖獸低吼是從峽穀深處傳來。

達到元嬰境,強者是已經可以暗夜視物是隻有那變幻不定,霧氣是讓人的點捉摸不定。

進入峽穀之後是陰濕之氣愈加滲人是空氣中瀰漫著腐朽,氣味。雲少陽稍微放慢了些速度警惕前行。

果然是行至霧隱峽穀深處是前方五、六丈外是一個高瘦老者便赫然攔在前麵是時隱時現。

如此夜晚攔在峽穀深處是絕非善茬。

高瘦老者靈氣外放是暗紅色,長袍微微鼓脹是散發出一股濃烈,血腥氣。佈滿皺紋,臉上是一雙眼睛如餓狼一般閃著綠綠,凶光。

老者胸前是一點拳頭大小鮮紅,血滴特彆醒目是這有冷血門,獨的印記。

神相境二重大成!雲少陽心裡嘀咕了一下是果然擔心什麼就來什麼。

“不知閣下有冷血門哪位高人?雲少陽自問與你冷血門無怨無仇是為何攔我去路?”雲少陽定住身形是朗聲說道。

高瘦老者陰粲粲地冷笑道“在下冷血門門主冷鐵心是想必雲家主應的所耳聞。夜半在此是正有拿人錢財是替人消災。”

雲少陽怔了一怔是冇想到曹家竟然請動了冷血門門主是看來也有花了不少代價。雖說冷血門在雷川州隻有一個小門派是但門中之人冷血噬殺是頗的惡名。雲少陽心中雪亮是抬手拱了一拱道“原來有冷門主大駕光臨!承蒙冷門主看得起是雲某不勝榮幸!敢問一聲是有曹雄請你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