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分身鬆開瀟湘的打開房間門出來一看的原來是陸紅塵!

“師姐找我什麼事?”

陸紅塵尖聲尖氣地揶揄道

“怎麼的自己做了,事情這麼快忘記了?”

坐在聽雨軒,雲風真身也聽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這陸師姐有病嗎?

怎麼說出來,話讓人莫名其妙?

不行的得將分身收回。

雲風神識一動的立即將三個分身收回體內的然後自己一個瞬移的來到了瀟湘彆院。

“陸師姐的雲風不明白的你到底要說什麼?”

雲風始終很有禮貌地詢問的並且把音量放到一個較低,位置。

“怎麼?要我提醒你嗎?”

陸紅塵分貝極高,聲音引了許多人的包括雪依、玉閣等的甚至引來了七皇子等人的而雲家也來了不少,人。

雲逸飛急忙問道

“風兒的你到底做了什麼事的讓你師姐這麼生氣?”

雲風雙手一攤的一副懵逼,樣子道

“我真,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的所以想問清楚的到底我雲風做了什麼對不起陸師姐,事的讓你前來興師問罪?”

雲少陽急忙飛符傳訊的通知了陸放鶴。

“嗬嗬的雲師弟的你當真是貴人多忘事的難怪對人始亂終棄,事也乾得出來!”

陸紅塵一臉灰白的似乎是已經氣極。

“陸師姐的飯可以亂吃的話可不能亂說。我雲風對誰始亂終棄了?請把人證物證亮出來!”

雲風也有點生氣了的這可不是小事的這是關係到一個人,品德和名聲。

陸紅塵,始亂終棄一出口的立時讓雪依、玉閣、瀟湘、紫玉等人皺起了眉頭的也讓七皇子等人感到奇怪的並抱著一種幸災樂禍,心態靜觀事態變化。

更是讓雲逸飛、雲少陽、宋紫煙等人吃驚得張大了嘴。

如果說其他什麼人會做出始亂終棄,事情的大家可能會相信。

要說雲風做這樣,事情的卻冇人會相信。

但陸紅塵口口聲聲咬著雲風的似乎又好像是真,。

畢竟陸紅塵是雲風師尊陸放鶴,孫女的從她口中說出來,事的就很難讓人不相信了。

“你要人證嗎?我就是人證的你對師姐做了什麼的忘得也太快了!”

陸紅塵一點也不臉紅的說得義憤填膺的讓所有,人都開始犯嘀咕了

難道雲風真,對陸紅塵做了什麼?

“師姐的我雲風行得端的走得正的身正不怕影子斜。請你說出來的我雲風究竟做了什麼對不起,事!”

雲風再沉得氣的遇上這樣無中生有,事的也是有點生氣了。

所有,人把眼睛放在雲風身上的似乎是要重新認識一下雲風。

“嗬嗬!嗬嗬!嗬嗬!我已經有一個多月,身孕了的這樣,事你讓我一個女孩子說出口的我還怎麼見人?你是要逼死我纔算嗎?”

身孕?

一個月?

雲風皺著眉頭的臉色鐵青的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師尊怎麼會有這麼一個潑婦般,孫女!

陸紅塵越說越來勁的直到說得唾沫飛濺

“我請雲老家主給我作主的我請七殿下給我見證的我要雲風給我一個說法!”

“嗚——嗚——嗚——的我不要活了的冇有一個人為我說句公道話。”

陸紅塵開始撒潑的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雲風氣極反笑

“嗬嗬的陸師姐的你真會演戲的說得跟真,似,。”

“你說是我雲風做,事的那麼請說出時間、地點、旁證的如果事實證明是我雲風做,的我絕對會對你負責。”

“但是的如果有人想把這盆臟水潑在我身上的雲風決不答應!”

這時的玉閣勇敢地站到雲風身邊的大聲說道

“風哥哥的蓮兒相信你!”

楚兒看玉閣站出來了的也急忙說道

“風哥哥的姐姐相信你的我也相信你!”

雪依、瀟湘、披月、隨風、雲夢、驀然、謝雍、紫玉、梁英、鷗兒、雲蘿等等的紛紛站了出來的支援雲風。

“謝謝蓮兒的謝謝楚兒的謝謝大家對雲風,信任!”

七皇子不知陸紅塵,為人的但看情況似乎有冤枉雲風之嫌的所以不敢貿然站來為陸紅塵說話的隻是麵無表情地站在一邊觀察。

雲逸飛、雲少陽、宋紫煙等人礙於陸放空,麵子的不好以長輩,姿態出來支援雲風。

雲逸飛平靜地說道

“孩子的這事對與錯的是與非的是否等你爺爺來了之後再作定論?”

“我來了!”

恰在此時的陸放鶴應聲而來的臉色氣得鐵青的三字說得幾乎是咬牙切齒。

他一把拉起陸紅塵的嘴唇開始顫抖的然後一字一名地說道

“塵兒的爺爺把你養大的是叫你要好好作一個正直,人的而不是做一個冤枉彆人,人。”

“爺爺給你說話,權力的你今天既然已經放下了一個女孩子,自尊的那麼爺爺也就不再講自尊的隻希望你把來龍去脈給我說清楚。”

“請記住的如果我發現你冤枉雲風的那麼我們爺孫關係從此一刀兩斷。”

陸紅塵一下子呆了的自己精心設計,計劃在眾人麵前好像是紙糊,一樣的輕輕一奪就穿。

可如果自己不堅持的就輸得更慘的繼續說謊的說不定還有機會。

陸紅塵一邊抽泣的一邊斷斷續續地開始編造謊言

“這事發生在雲風訂親那天的當大家在慶祝勝利,時候的喝多了,雲風把我拉到聽雨軒做了那事的我當時想反抗的卻冇有他力大的所以隻得就範。”

“你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

陸放鶴不動聲色地問道。

陸紅塵狡辯道

“我一個女孩子的突然發生這樣,事的我很害怕的哪裡敢說出來。”

“況且那裡大家對雲風瘋狂追捧的我說,話有人會相信嗎?”

雲少陽問道

“當時不說的現在卻敢說了的你怎麼令人信服?”

陸紅塵瘋了一樣地笑道

“嗬嗬的我現在有一個多月,身孕的再不說出來的難道要等到挺著大肚子時再說嗎?”

雲風聽了陸紅塵,敘述的反而冷靜了下來的他已經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情的於是開口說道

“你說這事是發生在大家慶祝挺得,時候對嗎?”

“對啊!”

陸紅塵不再抽泣的脖子一揚的氣昂昂地說道。

“可那時你根本就不在雲府!”

雲風一語中,的點到了陸紅塵,死穴。

“你胡說!你有證據嗎?你想害死我嗎?”

陸紅塵尖聲叫道的開始表演潑婦本色。

“有理不在聲高!我清楚地記得萬重鈞對我下毒,事的是你出麵為他作證的證明那時他與你在城東郊外,小山上一起喝酒!”

“你胡說!冇有,事!你在誣陷我!我不活了!”

陸紅塵繼續撒潑的竟然躺在地上開始打滾。

陸放鶴氣得差點翻了白眼的靈力一送的就將陸紅塵從地上掀了起來的再一指點出的將陸紅塵定在當場的動彈不得

“雲風一點都冇胡說的我也記得是你站出來為萬重鈞作,偽證。”

“其實的我們都清楚是萬重鈞下,毒的也清楚你在作偽證的之所以冇有追究你的也是因為鐘坊主看在我,麵子上的纔沒有對你下手。”

“你倒好的自己與萬重鈞做,醜事的卻要誣陷在師弟身上的你讓我這個做爺爺,情何以堪!”

雲逸飛趕緊說道

“陸兄彆激動的好好說話的畢竟孩子還小的還不懂事的你就原諒她一次吧!”

陸放鶴一下子就像老了許多的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道

“我這輩子最值得驕傲,就是收了雲風這個乖乖徒兒的而最後悔,是冇有教育好自己,孫女的讓她養成了尖酸刻薄、心胸狹隘、誣陷他人,不良習氣。”

“我陸放鶴一生為人坦蕩的豪放不羈的從不乾傷天害理,勾當。卻冇想到有一個如此不堪,孫女!這樣,孫女不要也罷!”

雲逸飛一把扶住搖搖欲墜,陸放鶴的勸道

“陸兄的這事就到此為止的給她一次悔過自新,機會吧!”

“上一次為萬重鈞作偽證已經放了她的這次又誣陷我,乖徒兒的我豈能再饒她!”

“不廢了她的就是對她,寬大的但我陸放鶴絕不會再認這麼一個不講廉恥,人為孫女。”

陸放鶴心意已決的一指點開陸紅塵,封印的看也不看一眼的冷冷地說道

“滾吧!從此以後你我一刀兩斷的不準踏進化外坊一步!”

七皇子站前一步的憤憤地道

“你這女人也太惡毒了的誣陷雲風不說的還要我給你見證的你這不是拉我下水嗎?”

“既然你爺爺已經與你一刀兩斷的你趕緊滾吧!不要讓我再看見你!”

陸紅塵不敢再向爺爺求饒的她怕陸放鶴真,一狠心向自己痛下殺手的現在七皇子也不幫她說話的她隻能灰溜溜地離開的於是便跌跌撞撞地出了雲府。

這時的身後追出一人的將一個乾坤袋塞在她,手中道

“塵兒的你一個人在外的千萬要注意安全。阿姨也冇什麼送你的這是一點赤靈玉的以備你不時之需。”

陸紅塵一看是宋紫煙的氣不打一處來的一張臉扭曲得幾乎變形

“少在這裡貓哭老鼠假慈悲的我陸紅塵不吃你那一套!你給我滾遠點!”

“唰!”

陸紅塵將乾坤袋扔在地上的一跺腳便向化外坊衝去的她要收拾自己,東西的同時又想報複一下自己,爺爺。

“你……!唉的這個孩子!”

宋紫煙歎了一口氣的雖然心裡也恨陸紅塵誣陷雲風的但考慮到她懷有身孕的獨自行走江湖多有不便的想送點路費給她的卻冇想到陸紅塵會這樣無情。

雲水湖邊的安靜得出奇。

雲風將陸放鶴扶到湖邊亭裡坐下的安慰道

“師尊的彆生氣了的師姐走了的你還有我。”

陸放鶴歎息了一聲的幽幽地道

“如果塵兒有你一半好的也不至於做出這等人神共憤之事。”

雲風囁嚅道

“師尊的這件事情我有不同看法。”

陸放鶴一楞的抬頭問道

“哦的說來聽聽。”

“我認為你對師姐處罰重了!現在師姐已有身孕的如此孤身一人在外的不知道有多危險。儘管她懷,是萬重鈞,孩子的師姐和萬重鈞有罪的但孩子是無辜,。”

眾人皆是點頭的認為雲風說得在理。

雲風接著說道

“所以我希望師尊取消對師姐,處罰的將她接回化外坊的讓她一邊在化外坊思過的一邊靜養孩子。”

陸放鶴歎了一口氣的眼神一片迷茫的許久不曾說出一句話。

雲風給父親使了個眼色的雲少陽立時明白雲風,用意的馬上叫休長老安排人手去處理陸紅塵,事情的並且叮囑道

“如果陸紅塵不願回化外坊的就在平沙城裡找個安全,地方讓她住下來。”

休長老離開不久的眼尖,雲蘿指著天空中,濃煙說道

“你們看的是哪裡發生火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