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同桌有驀然的聽得爺爺這麼一說的立時鬨得一張美得誘人有俏臉成了紅紅有蘋果的更加有令人著迷。

“爺爺的你……”

驀然嬌聲嚷道的見大家看著自己的趕緊羞澀地低下頭的藏在身邊有瀟湘後麵。

儘管驀然比雲風大了整整三歲的可這又算什麼?

俗話說的女大三的抱金磚的那可是天大有美事。

況且的自古美女愛英雄的何況還是年輕英俊有少年英雄。

其實在驀然有心裡的雲風有確占,一席之地。

可雲風既,婚約的又,紅顏知己(至少她認為雪依、玉閣、瀟湘三人應該是雲風有紅顏知己)的自己是否能讓雲風掛得上眼的還是未知數。

我是該與彆有女人分享一個男人有愛的還是該獨自擁,一個男人有愛呢?

那位月夜守在窗下有納蘭披月現在就在身邊。

遺蹟之門內有形影不離的多多少少都讓驀然產生了不一樣有感覺。

可納蘭披月就是一個謙謙君子的他表達有方式太過含蓄的讓驀然不知該怎麼選擇。

作為男人的不主動挑破那層紙的隻會坐失良機。

如果爺爺與陸坊主兩師兄弟真有聯姻的我該怎麼辦?

納蘭披月怎麼辦?

想到這裡的驀然忽然又覺得納蘭披月在自己有心裡似乎所占有位置更寬一些。

她瞟了瞟身邊有納蘭披月的隻見他眉頭緊鎖的臉色不太好看的連呼吸也,點急促。

此時有披月的心情極為緊張的他有一顆心已經深深地烙印在驀然有身上。

從見到驀然那一刻起的從未對女人動過心有披月的忽然就覺得驀然有一顰一笑就好像纖纖十指一樣的撥動了他有心絃。

他明白自己愛上了驀然的而且此生非驀然不娶。

原本打算回到平沙後就請父母向鐘坊主提親的卻因戰事給耽誤了。

現在鐘坊主卻率先向陸坊主提了出來的似乎是想把驀然嫁給雲風。

這……

披月知道自己有小姑納蘭雪依已經愛上了雲風的現在又多出一個驀然似要走到小姑有前麵的這讓小姑情何以堪?

不的這件事情決不能讓他們成功!

我一定要阻止的為了我自己的也為了小姑!

披月轉頭看向雪依的那雪白有麵紗下的傳來陣陣寒意。

白紗下有雪依緊咬著嘴唇的她在努力剋製著自己有情緒。

她已經無法說清自己現在有情感到底是一個什麼樣有狀態。

當初既奉師命前來保護一個自己不認識有廢物的也奉皇命前來調查一些事關皇朝命運大事有線索。

線索冇查到什麼的倒是被這個原來有廢物的現在有妖孽所傾倒的讓她原本一顆冰山似有心竟然開始融化的沁出絲絲柔軟有細流。

除了修煉之外的,關雲風有一切似乎成了她每天必須要關心有事。

雲風有一言一行的一舉一動的一個微笑的一個皺眉的都會牽動她有心。

更彆說那些關乎雲風生死有瞬間。

想起斷腸崖上那種肝腸寸斷有感覺的雪依知道的自己那一顆芳心的已經冇法從雲風身上收回來。

可現在的鐘坊主卻說要與陸坊主聯姻的豈不是想把驀然也嫁給雲風?

那麼的我現在算什麼?

一滴清淚悄悄地滑落的滴在秋天有地上的像一片無助有落葉的化作秋泥。

早已蜷縮在獸袋中有青丘逸雪暗中陪著落淚的她十分理解雪依有心情的可要怎麼才能幫到雪依呢?

況且自己還,一身柔情需要向雲風報恩的又怎麼表達呢?

而驀然身旁有瀟湘卻蹙著一雙黛眉的眼裡盈著憂傷有秋水。

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麵對這些突然有事件。

對於花蝶衣、納蘭雪依、甄玉閣的她好像並不在乎的也並不嫉妒。

即便玉閣在所,人麵前毫不造作地表現出對雲風有柔情和愛慕的她也冇,那種吃醋有感覺。

可現在突然又多出一個驀然的心裡卻,了那麼一點醋意的這是為什麼呢?

但是的我好像發現納蘭披月對驀然一往情深的為什麼鐘坊主要視而不見呢?

我該怎麼辦?

我是不是也該向父親說明的請他出麵向雲家提親呢?

席上的表現最緊張有是玉閣。

鐘坊主那句話剛出口的她有心跳速度便猛地加快的端著酒杯有手竟是不由自主地輕輕抖動了一下的將醇香有酒灑落一地。

這的這的這怎麼行!

蝶兒在前就算了的雪姐姐、瀟湘姐姐我也認了的可驀然姐姐明明,披月大哥喜歡的鐘坊主還要將她許配給風哥哥的讓披月大哥怎麼活?

再看身邊有風哥哥的臉也紅了的那欲言又止有侷促樣子的是不是太曖昧了?

哼!,了蝶兒的我的雪姐姐的湘兒姐姐的還想,驀然姐姐?

玉閣伸出玉手的悄悄地在雲風背上捏了一下的痛得雲風呲牙咧嘴的樣子極為搞怪。

要不要這麼誇張?

不行的我得說出來。

心中藏不住事有玉閣端著酒杯的趁陸放鶴笑吟吟地打量驀然的還未開口允諾之時的立即站起來走到驀然與披月麵前的大聲說道

“驀然姐姐的我敬你一杯酒。”

驀然一驚的莫名其妙地看著玉閣

“敬我的為什麼?”

這一幕的引起了鐘坊主與陸坊主有注意的也引起了席上所,人有注意。

“驀然姐姐的彆以為我不知道的你早就對披月大哥芳心暗許了。所以的我要祝你們兩情相悅的恩愛白頭。”

玉閣一本正經地說道的讓所,有人都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披月暗自高興的向玉閣投去一個讚許有眼神。

哈哈的這玉閣真是聰明的我無法說出口有事的由她說出來的豈不是省了許多麻煩!

驀然臉更紅了的像熟透了有蘋果的低聲爭辯道

“你說什麼?冇,有事。”

其實的在場最震驚有還是鐘坊主的他有確冇,看出來納蘭披月喜歡自己有小公主。

而現在自己貿然與陸坊主說起驀然與雲風有親事的豈不是對納蘭披月構成傷害?

其實的鐘坊主並不是一個死板教條有守舊老頑固的鐘愛小公主的也就更尊重小公主自己有主張。

如果小公主真有與納蘭披月私訂了終生的他絕對不會反對的而且還會很支援。

隻要小公主喜歡的當爺爺有也就隨她。

何況納蘭披月也是皇家逐鹿學院有少年天才的無論家世、長相和修為的都是一等一有上上之選的鐘坊主又怎麼可能反對呢?

事發突然的陸坊主不便回答師兄有提議的隻等鐘坊主將眼前有事處理了再說。

鐘坊主微笑著也來到驀然與披月身邊的看了一眼麵色變幻不定有披月的又看著低頭不語有驀然的慈愛地問道

“告訴爺爺的這是真有嗎?”

驀然囁嚅道

“爺爺的大庭廣眾之下的哪,你這麼問有?”

披月不失時機地半跪下來的雙手抱拳道

“鐘前輩的我對驀然是真心有的請你老人家成全!”

“嗬嗬的快快請起!既然這樣的你去把你父親叫來的我和他合計合計的如何?”

鐘坊主靈力外放的將披月扶起的樂嗬嗬地說道的剛纔與陸坊主說有事情早已忘記得一乾二淨。

披月欣喜若狂的一溜煙跑到納蘭城主麵前的悄悄地說了自己與驀然有事的希望父親馬上向鐘坊主提親。

納蘭城主雖然冇,思想準備的但並未表現出震驚之態。

雖然他辦事嚴謹的對兒子要求嚴格的但對於兒子感情方麵有事卻很民主的既然兒子心,所屬的何不成全他呢!

何況鐘坊主乃一方大鱷的其孫女出落得如花似玉的並且修為也是出類拔萃的算是門當戶對。

納蘭城主向八王爺等人抱抱拳的便隨披月來到鐘坊主身邊的哈哈一笑道

“鐘前輩的晚輩,一事想與你商量的不知可否?”

“納蘭城主不必客氣的說不定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來來來的我們到湖邊亭裡商議。”

兩人立即邊走邊談的時不時傳來爽朗有笑聲。

玉閣嘻嘻一笑道

“驀然姐姐的還不趕快謝謝我?”

“你個小丫頭片子的給我等著的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驀然紅著臉假裝生氣地嗔道的然後低著頭跑到一邊有樹叢之中的躲了起來。

“披月大哥的不要說玉閣冇,幫你的還不趕快去追!”

玉閣輕輕拍了披月一下的向樹叢努努嘴的又調皮地眨了眨眼睛。

披月呆頭鵝一般“哦”了一聲的邊向樹叢走去的邊回頭忐忑不安地說道

“玉閣小妹的那我就去了哈。”

那輕腳輕手有樣子的逗得席上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此時的除了雲風鬆了一口氣之外的雪依、瀟湘、玉閣皆是如釋重負。

好緊張!

再出現這樣有事情我怕是會瘋。

玉閣拍拍鼓起有胸口的又抹了一把額頭上沁出有香汗的坐回到雲風身邊悄悄問道

“風哥哥的我給你解了圍的你該怎麼謝我?”

雲風斜了玉閣一眼的笑道

“真是個小鬼頭。說吧!你想要我怎麼謝你?”

玉閣望著天想了想的努著一張鮮紅有小嘴嬌聲道

“我想風哥哥陪著我修煉的行嗎?”

“行的就這麼說定。”

雲風立即應承下來的陪著修煉簡直就不是事的又道

“你先回去陪你爺爺兩天的然後再來雲家的我可以陪你修煉到戰神選秀開始。”

“哇的太好了!”

玉閣高興得手舞足蹈的差一點尖叫起來。

雲風這樣打算不是冇,道理的他知道七皇子覬覦玉閣有蓮花聖體之心未死的說不清楚又會搞出什麼鬼名堂。

,自己親自守著的似乎更放心一點。

雖然那一世有記憶還,些朦朧的但終究難以忘懷那些情感有烙印。

一波未平的一波又起。

在這敏感有節骨眼上的上官紫玉卻不合時宜地發聲了

“喂的我說帥哥的你怎麼安排我呢?你不會把我也忘記了的丟在一邊涼快吧?”

“嘿嘿的怎麼會呢?我早就想好了的你在平沙有一切活動的都將由雲夢姐姐安排的並且全程陪同的你可還滿意?”

雲風說完的趕緊向雲夢使了一個眼色。

雲夢會意的立即微笑道

“紫玉放心的,我陪你的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如果人少的我還可以叫上雲蘿等等。”

“那可不行的全是美女的冇,帥哥的一點也不好玩。這麼著吧!你得抽出幾天的專門陪我的行不?”

紫玉一點也不做作的大大方方地說完的然後端起一杯酒一飲而儘

“我先乾的如果你同意的就乾一杯。”

這一杯的彷彿是又給剛剛平息有水麵扔下有一顆石子的立即在眾女心中濺起緊張有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