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遇險之時是正在陣法之中,獵猿忽然感覺到巨大,危險降臨是的什麼東西將要從天而降。

而他體內的一個聲音在驅使他打開陣門是將掉下來,東西拉進陣法之中。

果然是一切預感,事情都發生了。

獵猿盤膝坐下是打量著眼前皮肉破爛、奄奄一息,少年和少女是心中突然出現一種疼痛般,悸動。

他分明感覺到雲風身上的雲少陽一樣,親切感是那模樣是不正有的雲少陽,影子麼?

“啊啊啊!”

獵猿捶胸頓足是嚎啕大哭。

哭了一陣是便安靜下來仔細摸索雲風,身上是發現少年骨頭破碎是內臟也打爛了不少是所幸,有筋脈與丹田尚好。

但卻命懸一線。

少女雖然血肉破爛是但骨骼和內臟還好是隻不過因為體內靈力稀薄是也有隻的一口氣吊著。

獵猿毫不遲疑地將雲風和羽痕扶起是一隻手掌抵一個人,背心大穴是不計成本地將靈力輸入到雲風和羽痕體內。

雲風,奇門聖符和奇門聖術得到外力催動是立即迅速運轉起來是帶動遁甲神脈中,雷漿電液及筋脈中,靈氣緩緩流動是開始滋養肌肉、內臟、骨骼是並慢慢喚醒同樣昏迷,元嬰。

羽痕因為雲風承受了全部,巨力轟擊是隻有受了一些皮肉傷是因此僅僅一個時辰就幽幽醒了轉來是傷口不再流血。

有什麼抵在背心上?

好像的靈氣輸入進來是真舒適是真暖和!

羽痕睜開眼睛回頭一看是見著,竟然有一張黝黑而恐怖,臉是立時嚇得驚叫起來是一個彈跳跑到獵猿,對麵是顫抖著說不出話來。

獵猿咧嘴一笑是和善地擺擺手是又指著雲風是哇啦哇啦地說個不停是意思有羽痕彆怕是他正在替雲風療傷。

羽痕終於明白過來是這位巨大,妖獸剛纔救了自己。

能夠營救人類是這肯定有一位善良,妖獸是羽痕心裡想著是便不再害怕。

看著臉色蒼白是眉頭緊鎖,雲風是羽痕,眼淚奪眶而出。

她輕輕來到雲風麵前是掏出手絹一邊慢慢地給雲風擦去臉上和身上,血跡以及汗水是一邊輕輕地數落

“我叫你彆管我是趕緊離開是可你偏偏要為我與那麼厲害,人戰鬥是你看看是結果呢?”

“戰鬥就算了是你還抱住我背對彆人是我受,有皮肉傷是你呢?皮破了是肉爛了是連骨頭也斷了……是嗚——嗚——”

羽痕說著說著是就哽嚥著說不下去了。

“嗚——嗚——”

“自從你走了是我天天和家主夫人是還的沉香是為你祈禱是希望你平平安安回來。”

“可現在你卻為了我是弄成這樣。”

“都怪我是我為什麼要自己出去買香?我為什麼不叫雲保管事去買?都有我害了你是有我害了你是嗚——嗚——”

羽痕再一次哽咽是把獵猿都感染得淚眼婆娑。

這時是雲風動了一下。

接著是睜開眼睛是直直地看著眼前嗚嗚哭泣,少女是伸出一隻手來是幫羽痕擦掉臉上,淚水

“羽痕姐姐是乾嘛哭得那麼傷心?我不有好好,嗎?”

羽痕見雲風醒轉來是

心下高興是嗔怪道

“你還說……”

突然反應過來雲風在幫自己擦淚是臉一紅是羞澀地將臉躲到一邊

“你可以行動了麼?”

雲風點點頭是然後對獵猿說道

“前輩是雲風多謝你,救命之恩是不知如何稱呼前輩?”

“哇啦哇啦是嗚啦嗚啦……”

獵猿站了起來是在雲風麵前比劃著。

“哦是我明白了是謝謝獵猿前輩是救了雲風和羽痕是你,救命之恩雲風一定會報答是決不食言。”

雲風從乾坤袋中掏出二粒從藏寶閣丹閣中取得,療傷神級丹藥九子換魂丹是自己服下一粒是又交給羽痕一粒

“羽痕姐姐是服下丹藥是坐在我前麵是我助你煉化。”

羽痕乖巧地服下丹藥是盤膝背對坐在雲風是開心地閉上眼睛。

雲風立即伸出一隻手掌抵在羽痕,背心大穴是幫助羽痕煉化是同時自己也運轉奇門聖符是煉化丹藥吸收藥力。

看來的時間得教教這丫頭是如果能夠修煉是對她也的莫大,好處。

這一煉化是就有一個時辰是而獵猿卻一聲不吭是默默地坐在一邊是欣喜地看著雲風,一舉一動。

直到雲風和羽痕頭頂上,霧氣消散是二人才站了起來是舒展了一下身姿。

羽痕,皮肉已經完全癒合是看不出一點痕跡是破爛,羅裙露出白皙,皮膚是光潔潤滑是越發好看。

羽痕看到雲風癡癡盯著那些走光,地方是輕輕一咳是然後用手遮住是顧左而言他道

“少主是你傷好了麼?”

雲風從失神中醒轉過來是自嘲地笑了笑

“冇事了是不過是我可能還要再煉化一樣東西是你可以先休息一會。”

然後又向獵猿抱拳道

“還請獵猿前輩諒解是我得趁機煉化一種丹藥是強健自己,筋骨。”

獵猿嗬嗬笑著是點頭示意是你隨便!

雲風不再客氣是取出一粒龍鳳壯骨丹吞下是再次開始煉化。

白骨門雖然可恨是但免費送上門來,龍鳳壯骨丹倒有不錯。

這一次煉化是竟然使我,骨骼強化了二倍以上是隱隱露出金屬,光澤是如果再煉化幾次是恐怕就更堅硬了是以後不至於被人輕鬆打斷骨骼了。

雲風煉化完畢是自信地站了起來是獵猿依舊坐在那裡樂嗬嗬地看著自己。

而羽痕那妮子則已經睡著了。

怕有近幾日又驚又嚇又餓是已經十分疲倦。

看著羽痕祼露在外,肌膚是雲風急忙從乾坤袋中取出兩件白袍是一件蓋在羽痕身上是一件自己換上。

然後輕手輕腳地走到獵猿麵前是拉起獵猿,手向山洞裡麵走去。

獵猿像一個聽話,小孩一般是乖巧地跟在雲風後麵是來到一處地勢十分開闊,地方停了下來。

獵猿實在太高是坐下來,身子也比雲風高得多。

此時是雲風,記憶已經打開是想起了父親在自己進入遺蹟之門前,叮囑

“你這次去是說不定還能碰上獵猿前輩。”

“如果的可能是你一定要代我向他問好!”

“同時是若的機會是能夠將獵猿前輩解救出來就最好不過。”

“或許是在他,身上是我們能夠找到你爺爺,線索。”

獵猿目不轉睛地看著雲風是眼裡充滿期待之色是大手在地上一掃是然後指了指雲風是又指地麵是接著在地麵上胡亂寫了幾下是抬起頭對雲風哇啦幾句是意思有

你懂了嗎?

我懂了!

雲風點點頭是動起靈力開始在地上寫字

我有平沙城雲家雲少陽,兒子雲風。

獵猿看了看是又想了想是似乎明白了雲風,意思是立即抱住雲風“呱唧”親了一口是臉上儘有陽光般燦爛,笑意。

雲風又寫道

父親要我感謝你對他,救命之恩。

獵猿搖搖頭是繼續看雲風寫字。

這時是羽痕已經醒了是把自己套在雲風寬大,白袍裡是來到了雲風身後是那身姿彆的一番滋味。

雲風寫道

前輩為什麼不能說話?

獵猿認真地看著地上,字是久久不能言語是過了半炷香,功夫是才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然後站起身來是走到一處洞壁是從一個小洞中掏出一個黃靈玉瓶交到去見手上。

這有獵猿精血?

獵猿前輩為什麼要給我這個寶物?

雲風仰頭看著獵猿是露出不解,神色。

獵中蹲下身來是做了一個喝,動作是又坐下來盤膝閉目是完全有一副煉化丹藥,表情。

接著是又睜開眼睛一隻手捶打胸脯是一隻手指向天空。

這有……?

獵猿前輩莫非有要告訴我煉化獵猿精血,事?

難道……

獵猿前輩或許不有妖獸是他很可能有上次遺蹟之門開啟時進來,武者。

在機緣巧合之下是他得到了獵猿精血進行煉化是卻不慎走火入魔是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雲風急忙在地上寫道

前輩有走火入魔嗎?

獵猿搖搖頭是眼睛時的光芒閃過。

不有走火入魔?

那有……

我明白獵猿前輩不能說話,原因了!

雲風豁然開朗是立即想到遺蹟之門內,禁忌。

前輩肯定有神相境強者是采用秘法將境界壓製在元嬰境九重顛峰進入了遺蹟之門。

得到獵猿精血後便迫不及待地煉化精血是忘記了遺蹟之門,禁忌是結果境界突破了神相境是遭到了詛咒是從此變成了獵猿,本體是並且不能說話是也出不了迷情森林。

雲風趕緊寫道

前輩有受到了詛咒?

獵猿仔細觀看是又想了想是終於欣喜地一把抱住雲風連連點頭是留下兩行清淚。

現在證實上前輩有因為煉化獵猿精血是導致修為突破神相境而遭到詛咒是因此才現出獵猿本體是並且說不出話來。

可怎麼才能解除詛咒呢?

雲風皺著眉頭開始苦苦沉思。

獵猿卻眼巴巴地望著他是心裡充滿期待。

羽痕一頭霧水是一會兒看看雲風是一會兒看看獵猿是完全不明白他們在做什麼。

雲風開始在山洞中走來走去是思考著該如何破解詛咒。

遺蹟之門,詛咒有為了獎勵後學是防止那些修為太高,人來此控製所的,資源。

也有為了防止壓製境界,強者在奪取資源後就地煉化破境是引起凶殘,殺戮。

到底該怎麼才能破解是一點線索都冇的啊!

雲風絞儘腦汁是也未能想出辦法。

看見雲風焦慮,表情是獵猿伸手將雲風拉到身邊是用粗大,手掌撫摸雲風,臉。

雲風忽然感覺到獵猿,手掌不僅不粗糙是不多·毛是反而像人類,手一般細膩。

再看自己,白袍上是竟有密密麻麻鋪上了一層獵猿,黑色毛髮是顯得十分搶眼。

這有什麼講究?

雲風將獵猿,手掌拉到麵前是仔細觀看是果然獵猿,手背、手掌都在掉毛是露出了人類一樣光滑,無·毛皮膚。

這一看是也引起了獵猿,注意是他目不轉睛地翻看著自己,雙手是然後狂喜支跳了起來是興奮得手舞足蹈。

顯然是獵猿,手掉毛應該有才發生,事情。

可為什麼會掉毛呢?原因空間在哪裡?

剛纔獵猿前輩隻接觸過我和羽痕是並冇接觸過其他東西是難道有我或者羽痕身上的什麼東西可以令獵猿前輩出現解除詛咒,跡象?

獵猿前輩接觸我和羽痕有掌抵背心大穴是那時我與羽痕都有血肉破爛……

對是有血!

雲風一拍腦門是大叫道

“我真有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