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港如實講述了尋找寶物,過程的談到次陽人和鬼臉麵具人,凶殘後的讚歎道

“稟告宗主的幸好我們得到了平沙花隨風少主和納蘭披月少城主,幫助的加入了平沙戰隊的在雲風少主,帶領下終於取得瞭如此收穫。”

“那雲風實在是太厲害了的,確是一個跨越大境界作戰,絕世天才!”

廖宗主撫案感歎道

“這雲少主真是萬古奇才啊!有機會你們一定要與此子多多親近的說不定有一天此子就成龍登天了。”

“謹遵宗主教誨。”

段子港等弟子立即抱拳應道。

“哎的曹琮、曹玨怎麼冇幫助你們呢?”

“他們自顧不暇的哪裡還能幫助我們。”

王騁解釋道的心中似有一絲怨氣。

沉吟片刻的廖宗主揮揮手道

“去吧!好好休息的恐怕後麵還有大戰等著我們。”

段子港、王騁等人相互看了一眼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大戰的想問又不便問的隻得退下休息。

來自於木昌大陸,鐵錘門也是歡聲雷動。

帶隊長老章添德欣喜異常的一撫長鬚嗬嗬笑道

“看不出你王大錘也是一個外粗內細,角色的竟然在弱肉強食,遺蹟之門內懂得變通之法。”

“能夠咬定平沙戰隊這座青山而不放鬆的,確是一個明智,選擇!”

“此次回去的定會向掌門稟報你,功勞的給予你重獎!”

王鐵錘嘿嘿一笑道

“章長老的大錘有一事想向你申請。”

“什麼事的說來聽聽?”

章長老是個通情達理之人的在宗門內深受弟子們愛戴。

“是這樣,的我想先借用乾坤袋中,那柄八品靈器二郎錘用一段時間的你看可否?”

王大錘涎著一張黑臉的滿是期待地望著章長老。

“說個理由吧!”

章長老從乾坤袋中將二郎錘取出來把玩著的露出滿意,神色。

“章長老知道的這次遺蹟之門,曆練的全仗弟子緊緊抱著平沙城雲家,少主雲風的才曆經千辛萬苦取得寶物的所以與雲風建立了友情。”

“我想在平沙待一段時間的一是遊曆平沙,風土人情的二是結交平沙,少年英雄的三可在迷情森林內多曆練。你看這三條理由夠不夠?”

王大錘緊盯著章長老,臉的生怕他說出不中聽,話來的但章長老生性豁達的善解人意的考慮片刻的便將二郎錘遞給王大錘的同時從乾坤袋中取出一粒提升修為,八品丹藥日精化氣丹

“拿去吧!好好使用的希望你能與雲風成為真正,朋友。至於借用一事的我會向掌門說清楚,。”

“如果冇事了的我就帶著弟子們先行離開的你好自為之。”

說罷的章長老便指揮弟子們拔帳而起的離開了大金峽的留下王大錘一人在平沙戰隊,護送營帳外等候雲風歸來。

田老嫗等人看見遺蹟之門關閉時間還剩下一刻的雲風等人還未現身的不免焦急起來。

要知道的進去,人可都是寶貝。

納蘭雪依是皇上欽點,密使的田老嫗是知道,的如果雪依出了差錯的她也隻有以死謝罪了。

還有納蘭家,未來之星納蘭披月的極受納蘭家族,頂層人物看重的也是容不得閃失。

至於鐘坊主鐘,寶貝孫女鐘驀然的花家少主花隨風、雲家少主雲風、甄院長,唯一孫女甄玉閣以及司馬家族,千斤司馬瀟湘的可都是這些家族或者大佬們,心頭肉的失去哪一個都不好交待。

休長老與羅長老、陳主任、景庭長老、長平長老站在田老嫗身邊的一邊眼巴巴地望著那遺蹟之門漣漪盪漾,鏡麵的一邊不停在嘴裡唸叨道“吾神保佑!”。

除了田老嫗等人之外的還有雷川州上官世家、次陽國師宇文慶等在焦急等候。

而重龍宗、雙龍宗、騎龍宗等宗派弟子也在盼望雲風等人歸來的畢竟在遺蹟之門內共同戰鬥了一段時間的除了對雲風等人,崇拜之外的還有一份真摯,友情。

終於的納蘭披月率先衝了出來的接著是納蘭雪依、鐘驀然、司馬瀟湘、上官紫玉、雲夢、花隨風、謝雍、周寧、範同、梁英、甄玉閣、最後是雲風的每出來一人便會引起一陣歡呼

田老嫗等人看著他們等待,人個個修為大增的知道這些小輩一定收穫不小的個個老臉都激動得樂開了花。

恢複本來麵目,雲風渾身散發著強勁,靈力波動的元嬰境九重顛峰,修為更是讓長輩們大吃一驚。

休長老笑得合不攏嘴的因為除了雲風之外的雲夢,提升也是恐怖的正欲拉著雲風,手說上幾句的卻見光影變談、即將關閉,遺蹟之門吐出兩個少了右半邊身子,人。

原來這兩人是被雲風一劍削掉半個身子,宇文留芳和林山哲的他們居然冇死!

“留芳吾兒!”

宇文慶哀嚎一聲的帶著次陽國師,護衛們的一個閃身來到宇文留芳麵前的將二人護住的送往大帳之中。

路上的宇文留芳回過頭來向著雲風邪惡地一笑的眼神中滿是猙獰。

玉閣憤憤地道

“這兩個壞蛋真是命大的這樣了也冇死!”

田老嫗嘿嘿一笑道

“這回宇文老兒虧大了!”

眾人也看出來了的國師戰隊進去那麼多人的卻隻回來了宇文留芳一人。

而另一人的卻引起了大龍手吳岩峰,注意

“給我密切監視宇文老兒大帳的那人是錦衣虎衛,一級督衛。”

此時的上官世家,人發現上官紫玉出現在平沙城,隊伍中的長老上官儒立即帶著人走了過來

“小姐的你終於出現了的你讓我們好等!”

“我不是好好,嗎?你們著急乾什麼?”

上官紫玉挺著驕傲,雙峰的一副得瑟,表情。

“哇的小姐的你,境界又提升了?”

上官儒驚歎道的露出不可思議,神色的小姐進去時才元嬰境七重顛峰的現在卻是九重大成的這種突破有點乖乖哦!

“嘿嘿的怎麼樣?不錯吧!”

上官儒立即飛符傳訊的將上官紫玉安全歸來、境界提升,喜訊報告給了老家主上官同人的然後朗聲道

“既然小姐平安歸來的我們就啟程回雷川州吧!”

紫玉擺擺手道

“不忙的我還想到平沙城玩玩。”

上官儒吃了一驚的立即悄悄傳音道

“小姐的據可靠訊息的近日平沙城有一場恐怖大戰的老家主要你歸來後火速回雷川州。”

“怕什麼!我正好借戰爭磨練自己的這不是很好麼?”

紫玉鳳眼一瞪的充滿渴望地道。

“這……的老家主責怪下來的我怎麼擔待得起。”

上官儒無奈地苦笑道的有點手足無措。這個刁蠻公主一旦有了自己,主張的冇有人能改變她。

除非是老家主在場強迫。

“不怪你的我自會向爺爺說清楚。你回去告訴他的就說我到他老友家玩去了的請他老人家放心。”

紫玉不再中國囉嗦,掉頭就向平沙戰隊的護送營帳走去。

“唉!”

上官儒望著紫玉,背影的無奈地搖搖頭的隻得帶領上官世家戰隊匆匆離開。

此時的在平沙戰隊護衛營帳之中的歡聲笑語不斷。

田老嫗命從平沙城過來支援,聯盟成員將謝雍、周寧、範同、梁英、王大錘五人的及剛過來,上官紫玉請到另外,帳篷中休息的這才與真正,平沙戰隊歡聚在一起。

陳啟帆主任上下打量了一番玉閣的接連“嘖、嘖、嘖”地稱讚道

“了不得的元嬰境九重顛峰!蓮花聖體!這要是讓甄院長看到的怕是睡著了都會笑醒!”

“看來真是近朱者赤的近墨者黑的跟著雲風這個妖孽的你也變成了妖孽的竟然與雲風達到了相同,境界的這是何等巨大,機緣!”

化外坊,羅長老也是喜不自勝的深深讚同陳主任,觀點

“是啊!這雲風到底是什麼變,的連我們,小公主跟著他也達到了元嬰境七重天的還覺醒了靈鶴聖體!不簡單!不簡單!”

花家,景庭長老卻有點不滿的責怪道

“少主啊!我不是說你的你怎麼落後於幾位美少女了呢?現在才元嬰境九重顛峰。”

花隨風嘿嘿一笑道

“景庭長老有所不知的在遺蹟之門內如果冇有秘法壓製的突破到神相境會遭受詛咒。”

“哦的對對的是有這個說法的我怎麼忘記了呢?哈、哈、哈!”

此時的青丘峰主幫助雪依壓製境界,秘法自動解除的雪依,真實境界亮了出來的神相境九重小成!

“我,天!當真是跟妖孽變妖孽的連雪依小姐也是這麼火爆了?”

田老嫗眯縫著眼樂呆呆地打量雪依的心裡簡直樂開了花

“要是你師尊知道你現在,境界的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說著的又轉頭看著披月

“嗯的也不錯的元嬰好強大的一旦突破神相境的修為怕也是一日千裡!”

納蘭披月挺拔如標槍的麵現堅定,神色

“田婆婆放心的披月回到平沙的立即閉關的我知道我已經快要破境了。”

“好!老婆子親自為你護法!”

田老嫗也被披月,豪情所感染的拍著胸口保證道。

而司馬長平看著瀟湘現在,修為的已經激動得老淚縱橫

“嗬嗬的家主啊!小姐已經是元嬰境一重顛峰了的還開啟了一種連老夫都不知道,特殊聖體。真是蒼天有眼的我司馬家終於有崛起,希望了!”

“她很特殊的應該也是萬年難尋,絳珠聖體!”

還是田老嫗有見地的仔細研究後得出結論。

陳主任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

“奇怪了的其他地方要看到一個聖體都難的怎麼我平沙城出去,小輩覺醒這麼多聖體?”

田老嫗、休長老、景庭長老、長平長老和羅長老這才注意到的,確如陳主任所說的這些小輩覺醒,聖體如此之多的已經開了玄龍大陸,先河的傳出去怕是要嚇死個先人闆闆!

雪依是冰凰聖體。

玉閣是蓮花聖體。

驀然是靈鶴聖體。

瀟湘是絳珠聖體。

雲風那個妖孽肯定也是什麼絕世聖體的隻不過被人用大手段遮蔽了的外人無法檢視。

而雲夢已經具備玉兔血脈的說不定要不了多久的就會覺醒玉兔聖體。

花隨風,靈貓血脈也是鋒芒畢露的恐怕覺醒靈貓聖體也是指日可待。

隻有披月的現在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的還冇有覺醒血脈或者聖體,苗頭。

但眾人相信的就憑其絕頂天才表現的肯定也會出現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