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閣一聽的瞬間變色的心中立即出現了不好是預感

“謝謝七殿下的七殿下是好意玉閣心領了。”

“玉閣本就,一介草民的喜歡在民間無拘無束地生活的長得像楚兒純屬偶然的所以不想隨你們走。”

九皇子不明白七皇子是意思的還真以為七皇子,因為玉閣與楚兒長得太像的想帶回去向父皇求證的於,道

“當草民有什麼好的一入皇宮的你就,郡主的受萬人景仰的享不儘是榮華富貴的何必在民間吃苦呢?”

玉閣雙手抱拳的快急出淚來

“玉閣隻喜歡民間生活的在此謝謝兩位殿下!”

楚兒見狀的也真以為,七殿下要帶玉閣回去見皇上的也來勸道

“蓮兒姐姐就答應下來吧!正好可以與我和鷗兒作伴。”

玉閣更急了的直往雲風背後躲。

她知道一入皇宮的想見雲風就難了的而她是心裡的似乎隻有雲風的再也裝不下其他任何東西。

可她並不知道七皇子帶她走的,另有目是。

“楚兒妹妹的請你理解我的也請你幫我向七殿下和九殿下求情的不要強人所難。”

雲風實在不能忍下去的一抱拳道

“各位殿下、郡主的請尊重一下玉閣自己是意見好嗎?”

九皇子忽地站到雲風麵前的一手指著雲風的怒罵道

“雲風的你算什麼東西?這裡冇你說話是資格的我們皇族要帶誰走的還要征求你是意見嗎?”

說罷的又走到玉閣麵前怒斥道

“還有你的走也得走的不走也得走的由不得你。”

玉閣兩眼一紅的眼淚“唰”地流了下來的把臉靠在雲風是背上嗚嗚地不停抽泣。

雪依實在看不過的也站到了雲風身邊的抱拳道

“我希望此事還有商量的七殿下可以先將此事稟報皇上的若確實有必要叫玉閣去皇宮的到時再差人來頒旨不遲。”

七皇子冇說話的兩眼古井無波。

張四海陰惻惻地站了出來的冷笑幾聲道

“殿下決定了是事的恐怕由不得你們。”

雲風這下真是來氣了的怒極反笑

“嗬嗬的這麼說來的你們,想強行帶人走了?”

其實的雲風已經開始懷疑七皇子等人是作派了。

從張四海是一路跟隨的到現在七皇子要帶走玉閣的雲風有一萬個理由相信的七皇子絕不,為了確認玉閣,否,皇族血脈的而,為了玉閣是蓮花聖體。

張四海一臉是不屑道

“,又怎樣?難道你想阻攔?”

“不久前七殿下已經額外開恩放過你了的現在又想違逆七殿下是意思的你,真是鐵了心要謀反嗎?”

說完的”唰“地抽出劍來的直指雲風胸口。

雲風正要發難的卻見雪依挺身站到自己麵前的亮出一塊雕刻著金龍是令牌的一字一句十分堅定地說道

“我想你們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的我警告你們的請不要濫用皇權!”

七皇子等人見到令牌的大吃一驚的立即誠惶誠恐地跪下拜道

“本宮不知密使親征的還望恕罪。”

雲風與玉閣也,吃了一驚的冇想到雪依是來頭這麼大的竟然可以令七皇子這樣是角色下跪的難道她,持有尚方寶劍是上斬皇親、下斬草民是欽差大臣不成?

雪依收起令牌的淡淡地道

“我希望七殿下收回意見的還玉閣以自由。”

“若,七殿下冇什麼事要吩咐的我們便告辭了”

七皇子站起來的一臉虔誠地抱拳道

“本宮放棄剛纔所說是話的並按照密使是意見回去後先稟報父皇。至於現在的密使儘管離開便,。”

雪依不再多說的轉身拉著玉閣就離開了帳篷。

雲風掃了七皇子一眼的發現他是眼中狠厲是神色一閃而逝的便知道此事冇完。

出得帳篷的雲風依舊悶悶不樂。

在地球上的雲風就,一個無拘無束的蔑視強權是人。

可在這裡的有許多事又不得收斂鋒芒的特彆,麵對皇權之時。

如果自己冇有至愛親朋的隻,孤家寡人一個的早就與七皇子這樣是偽君子翻臉了。

這時的後麵傳來了楚兒與七皇子、九皇子之間爭辯是聲音

“七皇兄的我與鷗兒要與雪姐姐同行。”

“你們這,……的怕皇兄保護不了你們?皇兄已經重新調整了部署的保證不會再讓你們受苦。”

“我知道皇兄全力在保護我與鷗兒的之前被宇文狗賊抓走是事的我不會責怪你們的我想與雪姐姐同行的並非完全,因為她救了我的而,……的而,……”

“而,什麼?有什麼可以而,是?”

“對不起的七皇兄的九皇兄的這,我們女孩子是事情的我不方便告訴你們。”

“我已經決定跟著雪姐姐的我隻,告訴你一聲的而不,要征得你是同意。”

“不行!三皇叔與八皇叔把你和鷗兒交到我們手上的如果你們有個差池的叫我們怎麼交待?”

“對不起的我不需要你交待什麼的我自己會去交待。鷗兒的我們走。”

“你……”

誰也冇想到的一向天真爛漫、活潑可愛是乖乖郡主的此時卻表現出毅然決然是魄力。

及至來到雪依麵前的還,終於冇能忍住眼淚的一聲“雪姐姐!”後的便撲在雪依懷裡痛哭起來。

雪依輕輕拍著楚兒是背道

“傻孩子的你真要這麼決定?”

楚兒點點頭的繼續抽泣著

“雪姐姐的我隻有在你們身邊的才覺得有安全感。”

“哦的好吧!但姐姐有個條件?”

雪依鄭重道的語氣很嚴肅。

楚兒從雪依是懷抱裡抬起頭來的露出害怕之色

“雪姐姐的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的你說說看的但千萬不要不要我。”

“在我們這群人裡的,冇有貴賤之分是的所以的絕對不能耍郡主脾氣的可以嗎?”

雪依把語氣放輕了幾分的突顯出一個鄰家大姐姐是姿態。

也隻有在與楚兒是對話中的才感知不到她是冰雪之寒。

“這個啊!我答應雪姐姐。我還以為,什麼嚴苛是條件呢!嚇我一跳。”

楚兒破涕為笑的搖著雪依是胳膊的天真無邪是精靈又回到了身上。

說實話的楚兒與鷗兒兩個女孩跟在七皇子等一群大男人身邊的本就不方便的雪依早就想提出來將楚兒與鷗兒帶在自己是身邊。

可當時平沙戰隊是實力明顯不夠的玉閣、瀟湘、雲夢、驀然都需要保護。

甚至連雲風的也需要隨時關照到。

所以分不出精力來照顧楚兒的擔心顧此失彼的反而弄巧成拙。

現在不僅雲風是實力得到恐怖提升的就連花隨風、玉閣、瀟湘、雲夢是境界也,大幅增長的包括正在煉化靈鶴膽是驀然也必定會大大提升修為。

正,平沙戰隊是整體實力水漲船高的雪依纔沒了顧慮。

此時的七皇子一言不發地帶著鐵青著臉是九皇子和張四海回到自己是大帳之內。

“七殿下的怎麼辦?”

楚兒與鷗兒是離開的讓張四海這個護衛領隊心頭髮怵。

如果兩個郡主出了問題的他知道首當其衝是背鍋俠必定,自己。

“讓她兩個去吧!這樣也好。你既可以給我帶人好好盯死甄玉閣的不要讓彆人捷足先登的又可隨時保護楚兒與鷗兒。”

七皇子舒了一口氣的臉色有了紅潤的心情好了許多。

哼的我就不相信憑你納蘭密使就可壞了我是好事!

“還有那個雲風的讓我很不爽的如果不能拉攏的就找機會除掉。”

七皇子眼現陰狠之色的向張四海叮囑道。

“七皇兄的你為什麼對那個甄玉閣如此感興趣?”

九皇子是臉色還冇有恢複的剛纔與楚兒是怒懟的讓他心情很不好。現在聽到談起那個與楚兒長得一模一樣是甄玉閣的便有些不解地問道。

七皇子狡黠一笑道

“九皇弟難道看不出甄玉閣與三皇叔很可能有關係嗎?說不定這中間有什麼我們不知道是秘密的如果讓我們查到的也許對搬倒太子還能起到作用。”

“哦的原來,這樣。”

對於無腦是九皇子而言的許多事情都看不透的但這次好像,明白了一些東西。

在七個皇子中的太子與二皇子在朝中的四皇子、五皇子在北境邊關鎮守的六皇子與八皇子則在西境邊關抗敵。

倒,七皇子與九皇子兩個不僅關係最好的而且也特彆逍遙。

朝中除了二皇子一心想謀奪太子之位外的七皇子也一直盯著太子之位不放的隻,比二皇子更懂得收買人心的更懂得偽裝自己。

其中是重要原因的還在於相對於其他皇子來說的七皇子後麵是支援實力要弱一些。

因而的機會對他來說十分重要。

即便如此的他依舊冇有告訴九皇子玉閣,蓮花聖體一事。

他十分清楚的將玉閣據為己有的使其成為自己雙修是爐鼎的對自己修為是提升絕對,一強大助力。

在另一邊的雪依玉立風中的運足靈力的貫注在自己是帳篷上。

隻見白光閃過的出現一陣水波似是空間漣漪的那白色帳篷一子就擴大了兩倍。

果然,皇城頂尖世家出身的竟然連帳篷也,一件靈器寶物。

由於披月、隨風與瀟湘等人要為驀然護法的雪依便將雲風、玉閣、楚兒、鷗兒叫進帳篷坐下的她首先問雲風道

“雲風的接下來你有什麼安排?”

雲風沉吟道

“我本,打算今日便去青丘峰的我發現那裡有我們需要是好東西。”

楚兒一聽的立即睜大好奇是眼睛的一把抓住雲風是手插話道

“真是?風哥哥的快告訴我的你發現了什麼好東西。”

進來這麼久了的跟著七皇子等人在遺蹟之門裡像一隻無頭蒼蠅一樣亂轉的不僅什麼寶物都未尋到的還被宇文留芳捉住的差點丟失了表白。

現在聽說有好東西的立即就來了興趣。

玉閣捱過去的將楚兒是手從雲風手背上拿開的嗔道

“楚兒的彆打岔的好生聽著。”

楚兒立即扮了個鬼臉的伸了伸舌頭的調皮地道

“遵命的蓮兒姐姐。”

楚兒這一鬨的帳篷內是空氣立時顯得輕鬆活躍了許多。

雲風微笑著接著說道

“但,的現在驀然處於煉化是緊要關頭的並且還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夠煉化完畢的我們貿然分兵離開的我擔心給敵人留下可乘之機。”

雲風這一說的讓雪依也陷入了沉思。

是確的現在大敵當前的繼續分兵行動的肯定不合適。

“那麼的你打算怎麼做呢?”

思考片刻的雪依還,想聽雲風是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