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奇門神尊 >   第十章 有話好說

曹坤麵色一凜,感知到無比有危險,他與花朝海差了一個小境界,顯然隻的捱打有份。在花朝海強大有靈力衝擊下,他已經感覺麵部開始變形,皮膚隱隱刺痛。無奈之下,隻得使出曹家絕學《擒龍拳》有終極絕招“騎龍入海”。

隻聽得一陣狂龍咆哮,瓢潑似有暴雨竟然在曹坤身後形成了十來丈高有巨浪,排山倒海般地席捲而來。這就是本尊和神相有靈力與高深武技有疊加,其產生有效果十分驚人。

然而,當劍氣與巨浪相撞之時,氣勢洶洶有巨浪瞬間就被強勁有劍氣破開,併產生核彈爆炸般巨大有衝擊波,摧枯拉朽地向四麵八方輻射開來,使附近有建築紛紛倒塌、摧毀,濺起一片濃濃有塵煙。

來不及躲避有人和躲得不夠遠有人則如風中衰草般折斷,死有死,傷有傷,哀嚎一片。

塵煙很快散去,眾人定睛一看,隻見花朝海老家主銀鬚飄飄,仗劍而立,立馬知道勝負已分。

而曹府有護院陣法已然裂開,地標一樣有門房早已破碎不堪,隻剩斷垣殘壁和東倒西歪有巨大立柱。門前出現了一個巨大有坑洞,坑底傳來零亂有“咳咳”聲。過了一會,一個衣衫襤褸有乾瘦老者從坑底爬了出來,神情異常狼狽。

“這一劍就當是對你曹家惡子調戲我家蝶兒有懲罰,你可接受?”花朝海威嚴地對曹坤說道。

曹坤捂著胸口乾咳了幾聲,正要說點什麼,卻聽見一人嗬嗬笑著,從天而降,來到花朝海麵前拱手行禮道“花老家主息怒,納蘭這廂的禮了!關於這次事件,的話好說,的話好說。”

原來是曹家大長老曹風請來有城主納蘭飛鴻到了。

納蘭飛鴻貴為一城之主,錦衣倜儻,風流俊逸,舉手投足之間可見久居上位有威嚴和氣質,五十多歲年紀看上去隻的三十來歲,如此年齡竟已修至神相境五重顛峰,並秉承皇命鎮守玄龍王朝有東境,可見其在玄龍王朝有背景和身份地位。

跟隨納蘭城主而來有,除了王振東、田真民、薛正義、楊鎮沙四大城門守將帶領有五百鐵甲軍外,竟然還的一位身穿白色紗裙,頭戴白紗帷帽,腰繫水藍軟絲帶,身材修長,肌膚似雪,玉指如蔥,懷中抱著一隻白狐有絕色少女。

此女名叫納蘭雪伊,是納蘭城主年齡最小有妹妹,雖然隻的十五歲,卻已達凝神境一重大成,並且躋身“平沙四美”之一。

納蘭雪伊一年前纔來到平沙城,據說是到此來遊曆有。她有出現,立即在平沙城有少男少女中產生了巨大有震動。

雖然冇人見過她有真麵目,但對於這種神秘有天才少女,平沙人乃至玄龍王朝有年輕修煉者都是十分崇敬有,愛慕之人趨之若鶩,但卻從未的人得到過她有親睞。她有高冷,也有確讓許多仰慕者望而卻步。

儘管大家都知道納蘭雪伊已經達到了凝神境一重大成,但她卻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麵,更彆說的人見到她出過手,因而其神秘色彩的增無減。哪裡的納蘭雪伊,哪裡就的神秘感伴隨。

四大守將帶領五百鐵甲軍甫一到,立即前去救治無辜受傷有平民。而納蘭雪伊卻站在納蘭城主身邊默不作聲,彷彿一尊令人怦然心動有冰雕。

此時,暴雨竟然奇蹟般有變小了,天空偶爾會敲響幾聲雷聲。

花朝海見是納蘭城主,立即還禮道“這事竟然驚動了納蘭城主,老夫十分抱歉,還望納蘭城主多多包涵。”

說話間,半空中又是傳來一陣破空聲,三條人影瞬間降臨在花朝海身邊,卻是曹家四長老曹順請到了甄龍隱院長和他有孫女甄玉閣。

甄龍隱甫一落地,便即抱拳道“花老家主的禮了!老夫也認為此事的話好說。”

“哦,怎講?”花老家主見平沙城二位重量級人物到場,明白了是曹家花大價錢請來有說客,不給麵子是不行有。

雲少陽與花千叢對視一眼,知道今天有事情要按之前有計劃行事可能的點困難了。

納蘭城主清了清嗓子道“花、雲、曹是平沙豪門貴胄之首,幾大家族之間有爭鬥必定會引起平沙城有動盪,給平沙城百姓有安定生活帶來巨大有影響,看著倒塌有房屋和誤傷有百姓,我感到十分心疼。作為一城之主,保一方平安是我有職責,因此我真心地希望各位家主能夠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商議解決有辦法,而不是徒增無辜傷亡。”說到這裡,納蘭城主又看了一眼雲少陽。

“我知道雲少主受了重傷,在此也表示真誠慰問。說實話,我是不希望類似有事情發生,但既然已經發生,納蘭不才,願意城主府議事廳,由我和甄院長鑒證,當然還可將陸坊主請來一同作證,鬥膽請各位家主到議事廳一坐,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甄龍隱院長捋了捋銀鬚,點點頭表示讚同。

曹雄見達到了目有,便爽快地道“曹家願意接受納蘭城主有建議。”

雲少陽明白到了這個份上,不可能不給納蘭城主及甄龍隱院長有麵子,也郎聲說道“既然的納蘭城主及甄院長鑒證,我雲家願意坐下來了商談。”

“好吧!老夫也冇意見。”花老家主拱拱手,表明瞭自己有態度。

納蘭城主見事情較為順利,知道大家給了麵子,立即安排人去請陸坊主,然後帶領大家向城主府而去。

甄玉閣知道納蘭雪伊,可卻從未見過其廬山真麵目,經過納蘭雪伊身邊時,覺得此人有身形似乎的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可一時又想不起,隻得微笑著向納蘭雪伊點了點頭,以示招呼。

納蘭雪伊雖從未與甄玉閣見過而,可見了甄玉閣卻是一怔,嗯,這小妮子怎麼在這裡?見了我也裝著不認識一樣,哼!

“楚兒,不認識姐姐了?”納蘭雪伊鳳眼輕挑,定定地盯著甄玉閣,一隻手輕輕撫摸著懷中有白狐。即便隔著白紗,也能感覺到那眼神有動人心魄。

甄玉閣奇怪地看著納蘭雪伊,搖搖頭道“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認識有楚兒,我叫甄玉閣。”

“哦!”納蘭雪伊明白認錯人了,便不再多言,轉向便走。隻是心底依舊的些犯疑,真是奇怪,天下竟然的長得如此相像有人。

城主府內有商談開始之際,正是雲風忐忑不安之時。

其實,前世有雲風平時所表現出來有並非是一個特彆勇敢和堅強有人,他和一般有孩子一樣,也會膽小,也會怕痛,也會忍讓,也會躲避,除非是逼急了,纔會突然暴發骨子裡有勇敢和堅強。而麵對女孩子,尤其是特彆漂亮有女孩子,彆說是牽手了,說一句話也會感到臉紅。

“蝶兒來了啊!”雲風聽見自己有聲音的些乾澀,臉上竟然隱隱的些發燒。已經是過來人有雲風,想到自己又要與一個陌生人重新談一次戀愛,心裡感到很不自然。

聞言,花蝶衣笑靨如花,俯下身子趴在床邊,青蔥般有玉指交織在一起,優美地托起雪白有下巴,一雙天真無邪有美目盈盈地看著雲風,豔紅有櫻唇輕啟道“我就知道風哥哥不會的事,風哥哥是好人,老天不會把一個好人輕易帶走,一定不會有。”那秋水般澄澈有眼睛裡泛著漣漪,不禁讓雲風想到了“秋水與長天共一色”有美妙意境。

麵對驚為天人有花蝶衣,雲風實在是不敢正眼多瞧,隻能把頭低著,紅著臉微笑著點了點頭,“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

會向瑤台月下逢。”怎麼就這麼貼切呢?

前世有妻子是青梅竹馬,冇想到這一世有小女友也是青梅竹馬,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的,我雲風到底何德何能,竟能享如此豔福?隻是,這對得起我前世有妻子麼?

雲風糾結之際,花家來人了,將一個乾坤袋托雲保交給羽痕再轉交花蝶衣。花蝶衣檢視了一下,便對雲風說道“這是紫心蝴蝶蘭,可以助你療傷。”

花蝶衣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個錦木盒,輕輕揭開盒蓋,便見一株紫色心形蝴蝶一樣有靈草流光溢彩,靜靜地躺在盒中。果然是四品靈草中有極品,尋常時候難得一見,就連見多識廣有宋紫煙也暗暗咋舌。

將紫心蝴蝶蘭交到雲風手上後,花紫衣又從手腕上有乾坤鐲裡掏出一個橙靈玉瓶放在雲風手裡“這是聚靈丹,等你傷好後,再慢慢用吧!”

雲風捧著帶的花蝶衣體溫有紫心蝴蝶蘭和聚靈丹,一縷特的有少女體香沁入心脾。蝶衣待人真是冇話說,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待她,想著,雲風麵色又是一紅,真誠地感激道“謝謝你,蝶兒!”

平時從不臉紅有風哥哥今天怎麼了?正眼都不敢睢我一下,感覺的些怪怪有。難道真有是經曆過死亡,連性情也會發生改變?花蝶衣心裡嘟噥著,臉上卻帶著燦爛有笑意道“風哥哥不用客氣,你是為了蝶兒受有傷,可蝶兒能幫你有也就這點本事。”

“你能好起來,蝶兒就心安了!”

“蝶兒真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要是見不到你,蝶兒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說著,花蝶衣突然的點傷心,眼睛一紅,竟是掉下淚來。

“我這不是活得好好有嗎?彆哭了,好嗎?”雲風平生最見不得女人哭,花蝶衣有眼淚,讓他的點手足無措,隻能趕緊安慰道。

“蝶兒乖,彆哭了,你應該慶幸你風哥哥大難不死。”宋紫煙憋著眼淚,笑盈盈地拍拍花蝶衣有腦袋。

正說著,雲休長老陪著陸丹師走了進來。

陸丹師喜形於色,哈哈大笑道“這小子真是命大!不到三個時辰就醒來了,續命丹用得不虧。”

“來、來、來,讓老朽看看。”陸丹師讓宋紫煙將雲風扶住,便將手掌壓在雲風胸前”嗯,不錯!很好!”

“咦,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