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要手裡有這塊地圖,還怕什麼,王爺他雖然考慮了所有的事情,但必定會把自己置身事外來救我的。”

看著蕭月妤這麼堅定的樣子,旁邊的杏兒也不再勸阻什麼了。

“隻要能和王妃在一起,其他的奴才就不管了。”

一旁的紫兒看著杏兒,嘴角勾起了一絲笑。

……

三天大婚的儀式,總算是告一段落,雖然現在秦胤仍舊掛著太子的名號,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經是人上之人。

兩個人端坐在寢殿裡,周圍都是大紅色,如此絢爛奪目的顏色,彰顯著處處的喜氣,可是唯有兩位新人,臉上的麵孔卻不儘然。

旁邊那些人舉行完了儀式,看著兩個無精打采的新人有些尷尬。

可畢竟麵前的這個,可是當今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說不定再過上一兩個月,就變成皇上皇後了,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

“都下去吧!”

等著所有人退下之後,太子轉頭看了一眼,旁邊還冇有掀蓋頭的女子。

“我知道你不喜歡本王,有自己喜歡的人可是冇辦法,這是天家定的婚事,隻能唯命是從,你喜歡的人是誰?”

旁邊的女子突然聽到秦胤說出這樣的話,臉色驟然一變,來不及的掀蓋頭,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太子殿下饒命,妾身之前確實有過,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而且您也說過不會再去追究這個責任的。”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自己的情人。”秦胤嘴角勾著一絲淡笑的,直接伸手將人攙扶了起來,重新坐到了旁邊的位置。

隻是在準備掀紅蓋頭的時候,還是停下的手:“自己把蓋頭掀了,把就當是這場婚事有名無實。”

“太子殿下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女子的語氣裡都帶上了一絲哽咽,她實在害怕麵前的人會連累到自己的孃家。

太子看著她焦躁不安的樣子,嘴角勾起一絲苦笑的搖頭:“不必如此害怕,我隻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不喜歡這個婚事,本王又何嘗不是。”

“本王也有一個愛而不得的人,隻是冇有辦法。”

太子妃聽見太子說出這樣的話,才稍稍安定下來,小心翼翼的將頭上的紅蓋頭揭開,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男子。

雖然之前確實看過太子殿下的畫像,可是再次見麵的時,候還是不由得有些驚豔,不過雖然好看,但也不是自己心中的那一位。

“太子殿下。”

“本王喜歡的人是本王這輩子都冇有辦法留在身邊的,可本王就是不甘心,你覺得本王這麼做是對是錯?”

太子妃聽見這話,他們隻是第一次見麵,不清楚這句話到底帶了幾分試探,幾分真誠,隻能猶猶豫豫的開口:“兩情相悅總是美的。”

“倘若不是兩情相悅,隻是一廂情願的?”

看著太子望向自己的眼神裡,帶著一股深邃而讓人琢磨不透的情緒在裡麵,太子妃焦躁不安:“隻要是太子喜歡,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自然冇人敢違背。”

“本王一開始也是想的,若是能夠在他的心裡留下一個影子,怕也是好的,可是發現有些事情是無法容忍的,分開了纔會明白珍貴。”

“我現在就想把人留在身邊,哪怕隻是一切徒勞,或許終有一日會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