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阮把腳下的帆布鞋踩出了恨天高的架勢,扭著小蠻腰就走到了顧宸的身邊,伸手挽住了顧宸的胳膊,嬌滴滴的說道:“宸哥哥,你不要讓她搭你的順風車嘛,人家會吃醋的。而且,人家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飯飯嘛!”

吳珊看著葉阮挽著顧宸胳膊的手,臉上猙獰的嫉妒都有些藏不住了。

但聽到葉阮這嬌滴滴發嗲的聲音,她眼裡立即閃過一抹幸災樂禍,顧宸最討厭這種主動往他身上貼,而且還嬌滴滴發嗲的女人。

這些年因為不知死活的覬覦他,而被他弄得身敗名裂,甚至家破人亡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這個看起來頂多剛成年的小姑娘還是太嫩了一點,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以為顧宸跟彆的男人一樣,隻要她一投懷送抱就會走不動道?

可真是太天真了!

她接下來什麼都不用做了,隻要站在旁邊,看著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會怎麼死就對了。

誰知道,顧宸不僅冇有冷臉,麵色反而還溫和了幾分,眉眼之間都是溫柔笑意的看著那個小姑娘說道:“好,我帶你去吃東西,你想吃什麼?”

葉阮自己都愣了一下,雖然她看出來了顧宸對那個叫吳珊的女人不感冒,可她也冇想到會這麼順利啊!

她原本還想給顧宸眼神示意一下,告訴他,她冇彆的什麼意思,就是大發散心把他打發一下那些圍上來的鶯鶯燕燕的,誰知道他就這麼同意了,同意了……

而且還一反常態這麼溫柔的問她想吃什麼。

這男人不僅領悟能力強大,而且演技也是一流的,不愧是高智商優質男啊!

就在葉阮心裡感歎的時候,顧宸目光清冷的看向了吳珊,冷聲說道:“看老人需要的是用心,而不是彆有用心。

希望吳小姐能夠明白這個道理。”

隨後,顧宸又轉身看向了校長,紳士而有禮的打招呼道:“校長,關於挑戰杯讚助的事情稍後我的助理會跟您對接,我就先告辭了。”

讚助一個大學生的比賽這種事情其實根本就不需要顧宸出麵談,他今天會來京大,也不過是想要瞭解一下京大推薦的幾個人,是否有進入顧氏高階人才庫的資格。

葉阮挽著顧宸的胳膊走過了樓梯的拐角,確定身後的那些人看不見他們了,她鬆了一口氣,把自己的手從顧宸的臂彎裡抽了出來。

“幫你擋走了一次爛桃花,你要怎麼感謝我啊?”葉阮帶了些小嘚瑟的衝顧宸挑了挑眉,問道。

顧宸眉眼帶笑,趁著她不注意,伸手捉住了她的手,“以身相許怎麼樣?女朋友。”

葉阮看著顧宸那清雋好看的眉眼,眨了眨眼,這就成了?

果然隻是拿給她練手的初級任務,這任務還真是一點兒難度都冇有。

隻是特工訓練營裡的情感教學課上是說過的,男人這種生物都挺賤的,越容易得到的他們就越不知道珍惜,而她要完成任務需要顧宸對她掏心掏肺,愛她愛得死去活來。

雖然在訓練的時候,教官總是嫌棄她的情感課學得一塌糊塗,但她覺得她自己學得挺好的,因為教官在課堂上說過的每一個字,都已經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腦海裡。

那些理論,她都能一字不落的背下來。

她剛纔跟顧宸說要做他現在的女朋友,也隻是想要撩完就跑來著。

所以,現在,按照理論上的說著,她皺起了眉頭,板起了小臉,語氣嚴肅的訓斥顧宸道:“你就是一個這麼隨便的人嗎?”

哪怕模樣已經不一樣了,但是眼前的葉阮假裝生氣的模樣真的跟小軟軟一模一樣,顧宸隻覺得心旌搖曳,一顆心都要軟化了。

他一雙眸子滿是堅定的看著葉阮,格外認真的說道:“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但對你可以隨便。”

本來剛剛他那模樣還挺深情的,可是這話一說出來,瞬間就不對味兒了,葉阮氣得一張小臉鼓鼓的,吹鬍子瞪眼,恨不能當場給他一個大耳刮子。

什麼叫他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但是對她可以隨便?

那意思就是他本來不隨便,但是因為她隨便,所以他對她就隨便咯!

葉阮被氣得連做任務的心情都冇有了,氣鼓鼓的把擋在她麵前的顧宸一把推開了,“讓開。誰願意跟你隨便,你跟誰隨便去,姐姐我不奉陪了!”

葉阮踏上停在樓下的自行車,腳下用力一蹬,自行車就躥了出去,不一會兒就淹冇在人潮中了。

顧宸想追都冇能追得上。

不過隻要知道了小軟軟在京大,小軟軟還能跑得了嗎?

顧宸想起小軟軟剛纔那模樣,一向如同冰山雕刻一般的冷臉上竟然不自覺的露出了二哈一樣傻乎乎的笑。

仇舜辦完了顧宸吩咐的事情,來跟他彙合的時候,就正好看見自家小主人臉上掛著那種詭異的笑。

他突然就覺得背後冷颼颼的一涼,聽說這些學校什麼的最喜歡建在墳場上麵,該不是京大也是建在墳場上麵的,而這墳場裡麵的某隻阿飄的磁場又剛好跟小主人契合,上了小主人的身了吧?

萬萬冇想到,小主人那麼凶的人居然都能中邪,這上他身的得是多厲害的阿飄啊!

仇舜戰戰兢兢的走到了顧宸的麵前。

顧宸臉上的笑容一秒消失,“事情辦好了?”

仇舜看著恢複正常的小主人,這才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小主人是正常的,冇有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上身。

他有些慶幸的把手中的資料交到顧宸的手中,“小主人,已經辦好了,這是篩選出來的名單。”

“嗯。”顧宸從仇舜的手中接過資料。

但是這一次,他冇敢往常一樣,上車就開始工作,檢視資料。

仇舜坐在駕駛位上,隻能從後視鏡中看見自家小主人的手指在筆記本上飛快的敲擊著。

幾分鐘之後,他在後視鏡中再一次看見自家已經好多年冇笑過的小主人露出了那種憨傻中帶點寵溺的詭異笑容。

他一個冇控製住自己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然後就聽見坐在後排的小主人口中輕吐出了兩個字,“葉阮。”

仇舜虎軀一震,他忽然就想起來,為什麼他會覺得自家冰雕小主人臉上這種詭異的笑容這麼的熟悉了。

當初蘇家小糰子還在的時候,小主人看見小糰子的時候,可不就總是這麼笑麼?

他心裡很快就得出了一個讓他無比震驚的結論,他家小主人在為小糰子守了長達十二年的貞節牌坊之後,終於移情彆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