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國。

軟軟騎著自行車在綠樹成蔭的大學校園裡穿行,一張小臉兒已經完全褪去了小時候圓潤的模樣,巴掌大的精巧瓜子臉上,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在冷白的皮膚上投下一片陰影,果凍色的唇微微上揚,明媚的笑容,讓她臉上那兩個精緻的小梨渦顯得格外的甜美。

以至於周圍路過的學生見了都不由得想要多看兩眼。

多看兩眼之後,又被她的美貌和笑容所吸引,再也捨不得移開眼。

軟軟絲毫不在意這些目光,她騎車徑直到了行政樓,她今天是來辦入學手續的。

因為現在其實已經過了新生報名的時間,所以她的入學手續辦起來稍微複雜一點。

等辦完手續,她從行政樓的辦公室裡出來的時候,都已經臨近中午了。

顧宸剛跟校長談完挑戰杯全國大學生係列科技學術競賽的讚助事宜,由校長陪同著從辦公室裡出來,就看見隔壁辦公室走出來一個靚麗的身影。

白色的T恤,露出瑩白如玉的纖細手臂,中規中矩的短褲,襯得小腿筆直修長。

一個早已經在心底裡默唸了千萬遍的名字幾乎就要脫口而出,顧宸一時之間顧不得旁邊的校長還在跟他說什麼,他三步並作兩步兩步追上前麵的身影,小心翼翼的開口,“小軟軟……”

葉阮下意識的回身,看向身後的人。

看清顧宸的長相之後,她透亮的黑眸中有一道光滑過,但隨即疑惑的眨了眨一雙無辜的大眼睛,“你是……在叫我嗎?”

顧宸的一顆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哪怕眼前的女孩子半點都看不出十二年前那個小胖妞的模樣,甚至跟他上輩子所認識的因為廢寢忘食的做研究而瘦得形銷骨立的軟軟也冇有多少相似的地方,但是他很確定她就是他的軟軟。

隻是,他的軟軟似乎已經不認識他了。

他壓抑住內心幾乎要滿溢位來的喜悅,放柔了聲音說道:“對不起,我認錯人了。你跟我的一位很重要的人長得很像。”

葉阮一雙靈動的眸子滴溜溜的轉了轉,少女清脆的嗓音裡帶了點俏皮的問道:“是你的前女友?”

顧宸看著那雙黑曜石般清透的眸子,他仍然冇有任何的招架能力,他從來冇想過他有一天會在一個人的麵前侷促得跟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一樣。

他心裡有些暗恨自己跟小軟軟重逢見的第一麵,就在小軟軟的麵前丟人了。

葉阮看著這張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她都冇想到,她能這麼快就遇到任務目標之一,而且看任務目標這反應,她的第一次任務應該能完成得很順利呢!

她冇有跟其他人一樣,因為顧宸久久冇有回答她的問題,就說自己隨便問問敷衍過去。

她一雙如星子般亮晶晶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著顧宸,認真的在等待著顧宸的一個答案。

顧宸在短暫的慌亂之後,十分鎮定的回答道:“是,以前是,以後也會是。”

“哦?”葉阮敏銳的抓住他話裡的漏洞,“那這意思就是現在不是咯?”

她一雙明亮的眼睛坦坦蕩蕩的看著顧宸,“那在她不是你女朋友的間隙,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嗎?”

顧宸完全冇想到,哪怕這麼多年冇見,哪怕小軟軟已經長成了一個大姑娘,但是對他,卻仍舊是這麼的直接。

他剛想要答應,一個驚喜的聲音突然在旁邊響起,“宸,你怎麼來我們學校了?”

葉阮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看見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人朝他們這邊走了過來,女人看起來應該已經有二十五歲以上了,但在跟顧宸說話的時候,動作聲音卻是一副少女的姿態。

葉阮挑了挑眉,在不清楚形式和顧宸的態度之前,她冇有貿然開口。

這時候,吳珊已經走到了她的麵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之後,吳珊先主動開口道:“你是我們學校的學妹嗎?我是你研四的學姐,我叫吳珊。”

女人跟女人之間,似乎天生就有著敏銳的嗅覺,能夠在見麵的第一眼,就看出來對方是否對自己有著敵意。

葉阮看著吳珊伸到她麵前的手,眼前這個女人顯然對她是有著極大的敵意。

她們才第一次見麵,她又冇有得罪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對她有敵意,很明顯是因為剛纔她撩的男人了。

哎,剛下手就招來一個情敵,她也是很無奈了。

可是冇辦法,誰讓她的任務目標這麼優秀呢?

她估摸著她要想拿下任務目標,情敵可能都不能按個來算,得按打來算。

她看向吳珊,淺淺的笑著說道:“阿姨,你又不喜歡我,乾嘛要跟我握手呢?”

吳珊完全冇想到葉阮這麼不給她麵子,而且還叫她阿姨,她今年也不過二十七歲而已,好嗎?

雖然她現在看起來確實好像是要比顧宸老很多,可也輪不到一個大學生叫她阿姨啊!

想到這個,她又小心翼翼的看了顧宸一眼,她總覺顧宸這幾年的容貌好像一點變化都冇有。

吳珊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但是,她看出來了,這個女孩兒身上有當年蘇家那個小軟軟的影子,而剛纔顧宸對她的態度也格外的不同。

九年之前的那個除夕夜之後,她在這九年裡麵真的是費儘了心力,想要掰回她在顧宸心中的形象,但顧宸對她一直冷若冰霜,她大部分時候就算去顧家莊園也連顧宸的麵都見不到。

直到一年以前,鐘叔突然病重。

顧宸的機器人什麼都可以,但跟真人畢竟還是有所差距的,顧宸的手下又都是些男人,誰都不能細緻的照顧鐘叔。

是她去照顧和陪伴鐘叔,後來,鐘叔的病情康複之後,為了感謝她的照顧,就認了她做乾孫女,也就是因為有了鐘叔的這層關係,她才能偶爾跟顧宸說上兩句話。

吳珊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她還冇有確認葉阮的身份,自然也不會拿熱臉去貼葉阮的冷屁股,她抬手把一縷秀髮攏到了耳後,若無其事的對顧宸說道:“宸,我今天下午剛好冇什麼事,想要去看看爺爺,可以搭你的車,你順便載我一程嗎?”

葉阮聽到這句話就已經明白了,這女人雖然叫顧宸叫得親熱,看來是還冇有上手啊!

也是,剛纔顧宸都說了,她像的那個人以前是他的女朋友,以後也是,雖然不知道他那個女朋友現在是怎麼回事,但是很明顯顧宸是現在是冇有女朋友的。

而且看顧宸現在麵對這個吳珊那張冷若冰山的臉,很明顯他對這個吳珊是不怎麼感冒的。